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26章 把天聊死了

  冯志安一脸微笑的摆摆手:
  “本来还担心你刘参谋伤势不轻,但刚刚走在外间,我听说刘参谋用盆喝粥,这究竟是怎么一个故事啊!”
  说着,就径自在一旁的空弹药箱上坐下,目光看向一旁规规矩矩站着的王长海,脸色一肃:
  “老王,怎么的,是口粮没分配够?如果是这样,那我可要唯你王团座是问了。”
  老王立刻叫起了撞天屈:
  “师座啊!您可别冤枉我,这可是个杀头的罪啊!实在是,实在是。。。。。”
  扫了一眼苦笑着的浪胖,老王一个大锅立刻甩过去:
  “实在是刘参谋这个体格,饭量是比常人大了些。”
  刘浪苦着脸凑了一句:
  “团座,你这是对胖子有偏见,那一盆咱吃得也是很辛苦的啊!不是跟您和师长旅长几位长官打这一仗,咱平常一碗,不,两碗足矣!”
  “哈哈!”冯志安和赵登宇听刘浪说得有趣,不由都是哈哈大笑。
  看向刘浪的眼神更是和蔼可亲起来。
  原来,他们或许看某“胖财神”的目光很和睦,但那百分之九十九可是看在刘浪金光闪闪老爹的面子上,可这会儿,他们才发现,原来这个胖子,不光有钱,还有本事,更重要的是,会说话,这情商可是杠杠的。
  可别小看这一开场的玩笑,对于两名将军级的大人物来说,这就是谈话前的暖场,如果刘浪接的好,那接下来聊天气氛就会很和谐,如果刘浪一旦恃宠而骄或是不怎么会聊天,可就把这兴师动众的这两位给架到火上了。
  要知道,除非是营级干部受伤,这位中将师长才会象征性的去探望一下。否则,第37师上万人,一个小小尉官受伤人家就屁颠屁颠赶来探望,那堂堂中将别干别的了,就几个卫生队呆着好了。
  显然,刘浪属于很会聊天的那种人,不仅接笑话接的圆,还很机灵的给两位上司拍了一记小小的马屁,拍的这两位都很舒服。
  那可是自日军出兵热河以来,二十万中国大军头一次以差不太多的兵力和日军硬干一场还干掉了近千日寇,虽然远在金陵的最高指挥机构的嘉奖令还没下来,但北方军事委员会的通令嘉奖却已经是到了军部。
  做为一个直接指挥者和一个亲身率队上前线的将官,这场仗可谓是他们军旅生涯的一个顶峰,被刘浪不露痕迹的如此一提,那心里别提是多舒畅了。
  “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一人独自格毙一个日军少佐一个日军中尉还加上十八个日寇,说真的,这战功报到我这儿来,老子当时都有种想把老子的枪抵到王长海他狗日脑壳上的心思。”冯志安示意刘浪和王长海都坐下后,开始进入正题。
  老王吓得一哆嗦,忙又弹起来立正:
  “师座,这可都是明记者做保的,而且,日寇中尉的军衔和指挥刀现在都在旅部,日军少佐被刘参谋格毙是我老王亲眼所见,绝无虚言。”
  “废话!你王长海要是在战功上敢弄虚作假,你的脑袋早就被登宇砍下来传示109旅了还用得着老子动手?”冯志安笑骂。“老子不也只是表达一下老子当时看到你那封战报的心情嘛!要你特娘的再蹦出来给老子解释一遍?”
  王长海讪讪然的坐下:
  “我不是担心您不信嘛!”
  “是啊!别说我当时看了这个不信,就是军座看了都给我连打两个电话确认。”冯志安双眼看向刘浪,感叹道:
  “真是差一点儿就珠玉蒙尘那!还好战前老子同意了你来218团,否则,谁会知道一个平素只会到处呼朋唤友吃吃喝喝的混球,竟然是这样一员战将,单兵作战干掉20个鬼子,别说是在我29军开创了一个杀敌记录,恐怕在我中华之军中,也是从未有过的吧!”
  “都是师座,旅座,团座平时的栽培!刘浪才能在生死时刻超常发挥!”刘浪立刻站起身朗声回答道。
  刘浪很聪明,把战功往三位长官身上分一点儿,顺便解释一下自己为何突然会变得如此牛逼,潜力这个东西,可是说不清楚的。
  “得,得,你也别谦虚,栽培,栽培个屁,老子当初就是看着你老爹有钱,要不然谁特娘的会弄个不学无术的胖子放自己身边添堵?能干掉20个鬼子,不管你是人品爆发运气够好还是临阵突破极限,那都是你娃的本事,没人会抢你的功劳。”冯志安倒是个直性子,却是摆手拒绝了刘浪悄然的分润战功的意思。
  然后,悄然的冲赵登宇丢了个眼色。
  一直根据军中规则让冯大师长唱主角的少将闻弦而知意,轻咳一声道:
  “刘上尉,是这样的,今天我和师座前来,一来是探望你这个抗日英雄,二来呢,军部可是传来命令,让师部旅部对你进行奖励,我赵登宇添为109旅旅长,217团的直属长官,自然是主要负责此事。
  师座本来的意思是,依你这次惊天之功,给你官升一级,并给予你实职。
  不过,升军衔简单,可鉴于你从未担任过基层部队的主官,就这样贸然把你放在那个位置上,有几位长官还是有些顾虑。
  综合考虑后,我打算让你以少校军衔回师部担任通信连主官,顺便也听听你这个当事人的意见。”
  刘浪算是明白这位的意思了。
  他现在展现出的是惊人的单兵作战能力,但可没有指挥作战的能力。
  如果他不过是个少尉中尉,给他个排长或者连长当当倒也没问题,但问题是,官升一级就变成少校,而少校属于营级编制,突然给他几百号人让他指挥,他这个当旅长的心里发虚啊!
  毕竟,那可是几百号人的命,就这样交给一个昔日看着就不靠谱的胖子,哪怕他宰过20个鬼子,那对于任何一个明智的将军来说,都是个痛苦的选择。
  但若是只升一级军衔,每月多拿几块大洋军饷,这样的奖励对于两个将军来说,又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要知道,眼前这位可是有着一个每年都给29军贡献好多现大洋的爹啊!
  拿钱砸土包子可以,但用这种方式去埋人家“富二代”,中将少将不要脸的吗?所以,通信连这种不用直接拎刀枪上战场的主官是再适合他不过了。
  “师座,旅座,如果只是当通信连长,那这个奖励,我不要!”刘浪却是站起身,朗声回答道。
  中将少将的脸色沉了下来,刚刚还在心里暗夸这小子的会聊天,咋突然间就把天给聊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