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40章 真禽兽啊!

  刘浪拿这一手,无非是先震慑住眼前这两千余人,不管他们是被上级长官强迫不得不来,还是想搏一把赚100块大洋再升个官,或是和日军有血海深仇不惜命也想找日军的麻烦。
  总之,刘浪的意图很明显,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这一刻,老子就是老大,除非你的能力比我强战功比我大。
  但显然,2000多人在109旅军法官和明毓以及一群士兵为刘浪作证后,嘈杂的声音逐渐变得安静了,代表着他们已经认可了目前这只“领头羊”。
  刘浪点点头,很满意这帮已经上过战场见过血老兵们的表现,钱多,可以让人跟你干,但能力强,才能好好跟你干。这些人都深谙战场生存之道。
  “好,现在,我宣布考核方式,唯有通过者才有资格入选150人名单;
  我再重复一遍,入选的弟兄,可以登记自己的家庭住址以及把钱交给谁,我签完字后旅部的通信兵即刻出发去我山西老家,最迟一个月,只要你的家在华北或是山西陕西,100大洋保证送到,这里的所有弟兄和长官们以及明记者都可以为弟兄们作证。”刘浪大声吼道。
  刘浪刚说完,下方的官兵们已经不是哗然,简直可以称得上躁动了。
  原来还只是听说,现在刘浪再度确认,虽然不是现洋,但刘大少是谁?连续两年过年师部下发给各团的肥猪听说都是刘大少那位老爹送过来的,那年的花销不得几千大洋?他说送,一定会送,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
  此时官兵们的情绪,可比先前刘浪摆战功时来得还要更热烈几分。
  “长官,您说有,就一定有,我们信您,赶紧宣布怎么考核吧!老子甄大壮这一百块大洋挣定了。”站在前排的一个身材魁梧的士兵在队列大声吼。
  “狗日的,凭什么你甄大壮就挣定这一百大洋了,老子没准也能行。”另一个身体不算粗壮但一脸痞气的士兵估计平时就和这位有些不对付,在下面高声和甄大壮唱对台戏,只不过信心方面稍弱一些。
  。。。。。。
  刘浪目光如电扫了一眼乱哄哄的人群,大喇叭里传出的声音犹如炸雷:“想急着挣这一百大洋没问题,不过你们都给老子安静一点,菜市场卖菜吗?”
  士兵们都安静下来,听刘浪关于考核的内容。
  结果刘浪的第一条考核内容就让士兵们集体发呆。
  考核跑步?看谁能跑?
  这是哪门子选精锐?要是论光会跑的话,那帮喜欢拉稀跑带的**们绝对是其中的好手。
  那边刚刚在小马扎上坐稳当的老王听到刘浪考核的方式后,血压再度飙升。
  在战场上能杀敌的精兵,第一应首选枪法吧?!这跑步跑得再快再远,那也快不过子弹不是?这是不是还没打,就想当逃兵,生怕有人拖后腿的意思?
  不过,经历过好几次浪胖喜欢与众不同的先抑后扬做事方式后,老王多少还是有了几分定力。默默安慰自己,淡定,这应该只是前奏,杀手锏一般都放在后面。
  老王却是没看见,坐在旅指挥部前面默默看着这一切并不发表自己任何意见的赵登宇听到刘浪的考核方式之后,脸上却是现出了一丝异样。
  脑袋,决定屁股下面的位子,这话其实真的没错。。。。。。
  要不,人家是少将,老王年龄比他大的多,还是个小上校呢!这就是差距。
  等到刘浪宣布正式考核规则,老王不由得一个劲儿呲牙。原来,这不是前奏,直接杀手锏啊!
  刘浪的考核的是跑步,但不是考速度,而是考耐力。
  所有人就围着旅部后面的座小山跑圈,周长大约3里,没有终点,直到跑到你跑不动主动停止为止,跑死也算。
  这考验的,不光是身体上的耐力,也是意志上的。
  旅部的几个文书和参谋,先是成了书记员,拿着毛笔在白布上给每人写号码,从1到2000多,每个人都有个属于自己的编码,铺开,拿绳子绑在胸前。
  然后,他们各自带着一个警卫班的士兵成裁判,每人依照各自的号码区间对每位跑完一圈的士兵进行签到,以好核定最后所跑的圈数,对所跑距离最长的前220名,或是最后还能坚持再跑的入围第二轮考核。
  不过,就算没有裁判,估计也没几个人敢作弊,坐在山坡上观看的各部长官高达十几人,都是来得晚了不能进入现场,被何大头网开一面送到那里。
  但位置却是刚刚好,虽然距离稍远一点儿,可却能俯瞰一切,谁在他们面前偷奸耍滑,绝对是茅坑里点蜡烛---找屎!
  当然了,跑可不是就光穿身军装。现在本就是战时,来报道的官兵可都是全副武装,背着步枪背后斜插着把大刀,有的人甚至还挂两三枚手榴弹。
  刘浪公布了每人身上的负重,一杆汉阳造步枪和大刀以及四枚手榴弹是标配,没手榴弹的也简单,随身携带的粮食袋打个结,隔出一半的空间装上泥土,装满后也有接近四斤的重量和四枚仿德制M24木柄手榴弹的重量基本相仿。
  这样的标准一说,基本精通军务的军官们多少明白了刘浪这第一项考核的意思,这考的就是全副武装长途行军。
  知晓刘浪组建“决死队”执行偷袭日军炮兵任务的赵登宇更是轻轻点头,想炸掉日军的火炮,首先得装备足够的攻击型武器,还得携带一定的爆破装置,如果没有足够强的负重型耐力值,别还没跑到就被累死在半途中,那还不如不去的好。
  组织两千多人开始跑步考核,并要核准每个人身上大概装备,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109旅旅部的十几名军官带着上百警卫连的兵忙乎了大半个小时,才算是初步审核完毕。
  然后,根据号码区域,一队百人,一队百人的放出去,犹如一条长龙般开始了还在处于战争期间的一次特殊考核。
  通过,生或是死已经不属于自己所能决定,唯一能确定的,是有刘土豪私人赞助的一百大洋。
  这注定是29军不长的建军史上最为让人心情矛盾的一次考核,既悲壮,又让人期待。
  尤其打头的,是一个脱去上尉军服,仅着白衬衣,将两挺捷克式轻机枪打了个捆背在背上的胖子。
  不是胖子身上的大肥肉有多令人瞩目,而是,他的负重。
  要知道,一挺捷克轻机枪重9.6千克,两挺,就是近40斤的重量。
  如果换算成一枚重0.5KG的仿M24长柄手榴弹,这货,能背上40枚。。。。。。
  真特娘的,是个禽兽啊!
  PS:看到这里,各位看官,是不是知道,浪团座重新回来了?那还不快投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