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16章 杀!

  青木妙一发出低沉的怒吼,双手持刀,以他为箭头,带着八名日军,向着刘浪和他身边聚集的十来名手持大刀士兵组成的刀阵发起了冲锋。
  明晃晃的刺刀,在月光下泛着冷色,随着日军皮鞋重重的在地面上踏出的“嘭!嘭!”闷响,形成一种扑面而来的威慑力。
  就连久经战阵的老王,在那一刻,也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手中的刀。
  青木妙一眼中泛着血红,虽然冲的很急,但脚步却有着一种奇异的节奏,如果细心看去,会发现这货的双脚挪动的步伐长短竟然惊人的相同。
  那是倭国武道门派一刀流的特有步伐,这名日军少佐竟然还是名武道高手。
  而他之所以放弃去找那边军衔明显很高的老王的麻烦,刘浪带着人挡在了必经之路上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刘浪单手提着的武士刀,青木妙一却是再熟悉不过。
  那是小岛太郎的刀。
  小岛太郎并不算是青木少佐的直系属下,事实上,在这片战场数个高地上的日军有几部分组成,有青木妙一步兵大队的两个步兵中队,有炮兵大队的两个炮兵中队,甚至还有一个骑兵中队,各自有各自的上属,青木妙一也不知道隶属于另一个步兵大队的小岛太郎在那个高地上。
  可,两人之间的关系却不一般。
  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主仆关系。
  青木妙一,他的爷爷原本是小岛太郎爷爷的家仆。
  到了小岛太郎父亲那里,由于青木妙一的父亲只比小岛太郎的父亲年长几岁,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并没有把他当成家仆。
  在其接任家主之后,更是给了青木妙一的父亲一个平民的身份,从此不再是奴仆。
  因为父辈的关系,青木妙一与小岛太郎的关系也一直很好,他能考上军校,这其中也有小岛太郎父亲的帮忙。
  半年前,在得知小岛太郎也已经参军来到中国,并且与自己就在一个联队的时候,青木妙一第一时间就去见了小岛太郎,并且还尽力传授自己在中国的两年之中积累下来的作战经验,甚至还曾想把小岛太郎调到自己大队。
  既是恩人又是朋友,你说青木妙一能不熟悉那把小岛家族传承了两百年的宝刀吗?月光下,那个他极为熟悉的铭文再次让他确定百分百。
  但这把刀,竟然出现在一个中国胖军官手里,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小岛太郎可能已经遭到不测,而凶手极大可能就是眼前这个胖子。
  或者,就算他不是凶手,只要敢拿着那把刀,那他就有取死之道。
  虽然胸中怒极,但青木妙一却是日军中极为少见的武道高手,竭力保持着自己的冷静,知道自己再如何愤怒,也只能先将眼前这个中国胖子一刀干掉再说,否则,越聚越多的中国士兵或许不会给自己第二次机会。
  双手持刀,双脚在疾奔,上身却奇异的保持着极为平稳的状态,刀尖就这样指着刘浪的胸腹要害纹丝不动,目光更是牢牢锁定着和刀尖所指的相同部位。
  “不好,此人是个高手!”隔着老远,老王都能感受到日军少佐身上浓烈的杀气,杀机,刺的他浑身汗毛竖起。
  低沉的发出一声嘶吼:
  “都特娘的还给老子等什么?这是战场,不是决斗场,老子人多,就得欺负人少!给老子冲过去,干死狗日的。”
  “冲!”何大头一马当先,拎着刀就蹿到了第一个。
  连远处的老王都被浓烈的杀机刺激到,更何况被目光和武士刀锁定的刘浪呢?
  双眼微眯,刘浪微微躬身蓄力。
  日本武道高手吗?曾经的时空中他就想见识过了,现在看来,的确还是有两把刷子。
  如果他不管不顾,直接撞入刀阵,那刘浪或许还真的顾忌他几分。这些中国官兵,选择和他战在一起,那就是战友同袍,他们的刀技或许还算纯熟,但和眼前这个日军少佐比起来,恐怕还是差了不少。
  不是当着他的面战死,那是属于他们的牺牲,刘浪虽会心痛,但绝不会有怨言。
  这是两个国家民族间的战争,一个需要更多的资源需要侵略和劫掠将自己的国家民族站上这个星球种族的高峰,而另一个,需要保卫国土保卫家,自然不能退让。
  天边悠扬的鸽哨声,靠的是嘴,但让白鸽飞翔的天空,却得靠拳头!靠鲜血,淋漓的鲜血。
  不管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战争,就是这样残酷。
  但,若是战友当着自己的面被敌人杀死,刘浪会自责。因为,他再也不想独自伫立在一排墓碑前喝酒了。
  那,真的很孤独!
  如果可以,他宁愿,躺在这块热土下面的,是自己。
  那样,可以静静的躺在那里,看云起云落,听鸟语嗅花香,看着系着红领巾的孩子们向自己郑重行礼,然后长大,祖国在他们的建设下,变得越来越强大。
  幸好,这名武道高手的目标,是自己。
  他是很强,但,刘浪,也不弱。
  哪怕是现在。
  “刀阵散!”刘浪沉声低吼。“杀!”
  “杀!杀!杀!”紧跟在刘浪后面的都是老兵,瞬间领会刘浪的意思,立刻齐声大吼数声“杀!”
  并且,随着吼声,十几名士兵散开,基本以两人一组对上端着刺刀即将冲上来日军。
  大刀虽然够重也够锋利,但其实对上刺刀是极为吃亏的。
  40多公分的加上三八步枪的枪身总共长达1.73米,尤其是日军拼刺术极为狠辣,跨步上前对着胸腹猛刺的那一下快若闪电,就算刀术娴熟,也有可能反应不够没来得及一刀将刺刀磕开而被刺中,许多士兵就是死伤这一刺之下。
  经过半宿的战斗,提着大刀的中国官兵也琢磨出了一种最佳的战法,两人一组为最小的战斗单位,一人不管其他,只负责挡开日军的刺刀,而另一人则是不管不顾欺身而上一刀砍过去。
  若是挡开,那日军步兵就基本上是个死,但若是挡不开,那就是一换一。
  很残酷,却很有效。
  唯一的缺点是,这样的两人组合得有足够的信任和默契,更得有不怕死的意志。
  但经过半宿的战斗,不管你意志是否坚定,在生死边缘锤炼了一两个小时了,就算是软蛋也给你锤烂了重造。
  如果一直想当软蛋的,那自然只能是死了。
  这其实也是一个去芜存菁的一个过程,能活到现在的,都是个顶个的好手,哪怕是运气呢!那也得运气足够好。
  两种不同颜色的士兵瞬间撞成一片,怒吼、惨嚎响彻战场,鲜血飙射,有中国军人的,也有日寇的。
  只一个照面,中日双方的战损率就高达百分之四十以上。
  这就是战场,一招分生死,没有谁会给你摆姿势耍酷的机会。
  刘浪没有听见这些,也没有看见这些,他的眼里,只有杀机满怀的日军少佐。
  双脚发力,身体微微前躬,单手持刀,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
  就是,猎豹的伙食显然很不错!看那一身油光水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