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24章 来……来一盆!

  整个中国,在继一年前“一二八淞沪事变”之后又一次反日寇侵略战争中,再次被震动。
  到了中午,,刘浪终于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
  或者说,是从深度睡眠中醒了过来。
  之所以会晕倒,就是因为巨大的体能消耗让这具身体无法承受,而强行进入了休息状态。
  而这一休息,可就是足足28个小时,如果不是他的呼吸悠长,脉搏有力,一直关注着他的人们或许早就急得不行了。
  刘浪一睁眼,就嗅到一股子浓烈的荷尔蒙气息。
  哦!或许形容的不算准确,应该是一股子浓烈的汗臭味儿,一个光头大汉,就耷拉着脑袋坐在他跟前打盹。
  打盹也就罢了,偏偏这货还想打盹的舒服一点儿,一只手臂杵在刘浪脑袋边上,脑袋放在手掌上,这导致刘浪的脑袋正好在他的腋下。
  好家伙,刘浪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这货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给熏醒的。
  当然了,刘浪还得庆幸这个大光头男人味儿够足,要不然,会更惨。
  他睁开眼那一刹那习惯性的观察周边环境第一时间发现“险情”,要不然那货的嘴角马上就要被地心引力拉着下坠的一坨“晶莹”都能滴他脸上。
  要说这个大光头倒也机警,刘浪只是受到“惊吓”稍微转动脑袋脱离“晶莹”的杀伤范围,他的一双牛眼就睁开了。
  四目“深情”相对,两个男人,是啥感觉?刘浪不知道自己心里有多复杂,但却能看得出对方那双大牛眼里的欣喜。
  “你醒了?”
  “应该是吧!”刘浪眨巴眨巴眼。
  “脑壳还晕不晕?”光头大汉温柔的让刘浪鸡皮疙瘩掉了快一床。
  刘浪一骨碌坐起来,倒不是他想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好的不能再好了,而是再不坐起来,身为战士的刘浪有种预感,马上就有不太好的事情发生。
  “团座!团座!胖。。。。。。刘参谋醒了!”光头大汉径直张开嘴一声大吼。
  刘浪。。。。。。
  千算万算,他还是没想到对方这口水的杀伤范围,整个堪比德制长柄手榴弹啊!
  更让刘浪感觉害怕的是,这货以堪比大喇叭式广播的喊话,是专门告诉日本人有个大官在这儿的吧!想加害某团座也就算了,可别把老子也坑了哇!
  随即,外面就传来了王长海带着一丝无奈的骂声:
  “你特娘的大头!喊那么大声搞啥子?老子现在只是胳膊负点伤,你特么别把老子的心脏病再给吓出来!”
  随着声音,王大团座那颗同样锃亮溜圆的脑袋就率先出现在了刘浪的视线之中。
  看到已经能从担架床上坐起来的刘浪,王长海顿时咧嘴笑了:
  “好好好,特娘的,刘胖……刘参谋,没想到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这下可是给了咱老王一个大大的惊喜!”
  说完,他转向何大头:
  “愣着干啥?赶紧去报告旅座,就说刘参谋醒了!”
  “等等,你娃还是呆在老子身边的好。”还没等何大头转身迈步,王长海突然像是被开水烫了舌头一般转身一把拉住何大头,朝外面喊道:“通讯兵!进来!”
  通讯兵进来之后,王大团座又把刚刚的话对其说了一遍,把人打发走了。
  他可是不敢让何大头去报告了,赵旅长这会儿顶替他在217团指挥部督战,可不像他被强架着在团卫生队部包扎伤口,若是让这货中气十足的喊声旅座被日寇侦察尖兵听到,那可就悔之晚矣!
  接着,王长海再次将视线落在了刘浪身上,一张脸笑的跟朵菊。。。。。不,是牡丹花似的,通俗点儿说,就是要有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那目光,那表情,看得浪胖一阵毛骨悚然,如果不是不合时宜,他都想顺手拉起自己身上盖的“小被几”。
  “刘参谋,感觉咋样?要不要吃点儿啥?老子让炊事班给你熬肉粥?”
  “成,先来一盆!”刘浪倒是不拒绝。
  他其实也想委婉一点,但身体很诚实啊!激战一夜,身体已经消耗巨大,这一天一夜又因为昏睡而水米未进,这具体重最少超过200斤的躯体,早就发出了抗议。
  刘浪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被生生饿晕过去的。
  “哈哈!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的个性,饿了就是饿了。”老王放声大笑,一点儿也不比他的警卫班长声音小。“放心,别说一锅,两盆三盆都成,昨晚从鬼子哪儿缴获的肉罐头,可是不老少!”
  旁边的何大头直撇嘴,就您这声音,有啥资格说我嗓门大?
  附近正在忙忙碌碌的护士却是不由张大了嘴巴,实在是,被刘浪这张嘴就是一盆这个数量词给惊着了。
  来自九十年前的胖蝴蝶其实是南方人,南方人吃米饭是用碗,但上到桌子上方便大家盛饭用的是饭盆,说白了其实就是更大一些的碗。
  可北方人喜欢吃面食,这对于盆的概念,那可真是盆啊!
  所以,小护士们惊讶于某浪的可怕饭量之余,刘浪在看到团医护队炊事班班长气喘吁吁地抱着一个物件放在他面前时,也快哭了。
  特良的,喂猪呢!
  那是货真价实的盆啊!一个装着最少超过十斤粥的脸盆,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浪胖面前。而且,北方人,够实诚,说是一盆,就是一盆,满当当的,绝不缺斤少量。
  自己约的饭,撑死也要吃下去。
  早已饿得两眼冒绿光的浪胖,在笑眯眯地老王,满怀期待的炊事班老班长以及睁大双眼的小护士们的注视下,呼啦啦开吃。
  刘浪实在是小看了自己目前的这副肚皮以及身体对能量的需求,虽说没有真的把这一盆粥给干光,但喝下去五分之三是有的,那足足是四个成年壮汉的量。
  刘浪或许没想到,他这个刚刚在217团出了名的抗日英雄,在吃完这顿团座亲自开的小灶后,因为一个盆的故事,大胃王的名气,甚至盖过了他刚获得的“一夜二十郎”的美名。
  要知道,那可是明大记者亲自出面向团部作证,刘浪刘参谋在昨日凌晨的夜袭战中,杀日军中尉一人,杀日军少尉两人,杀日军军曹七人,杀日军九人,还有一名日军少佐,可是当着王团座的面砍头的,自然无需再证明。
  而缴获的日军中尉武士刀,就在团部放着,已经毙命的日军中尉军衔,更是由218团通信排在天亮后亲自送来团部,还特地感谢刘浪拯救了携带上峰拨给旅部的宝贵电台。
  如此功劳,217团,不,是109旅上下,谁能比?
  刘浪刘参谋,可谓是一战成名。
  可是,当听到最接近刘浪的那个小护士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给伤员们描述浪参谋当时的要求:他竟然要一盆,你知道吗?是一盆。
  所有人都乐喷了。
  这妥妥是民国版的鲁提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