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4章 向死而生

  他甚至谨慎到,连眼睛都不睁大,生怕眼球的反光惊扰到了正在行进中的日军。
  这一切,都落在他身后十几米同样趴在沟壑阴影中大气都不敢出的女记者眼中。
  当然,她并不会愚蠢到会认为此时保持静止的胖上尉会害怕而选择把自己藏得牢牢实实。
  事实上,任何一个一刀干掉鬼子并提着刀赶往主战场方向的人,都不应该被冠于懦弱之名。哪怕他正在静静等待着一群日军从他面前离开,哪怕日军正在无比凶残的对待着自己的战友。
  女记者虽然对胖上尉“歧视”女性有意见,但没来由的,她相信他。
  刘浪当然不会害怕,他只是在寻找战机。哪怕是这副躯体远不如他曾经,但他也有足够的信心在近身搏斗中干掉这帮鬼子。
  哪怕日军的步兵在此时有亚洲第一强军的美誉,这是源自共和国最强单兵的自信。
  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就是因为看到了那些被绑成一列的十一名同袍。
  他们被七名端着刺刀的日军士兵押着,稍有不对,就会遭到枪托猛砸和铁靴的狠踢。
  尤其是走在最后的那名士兵,个子还没有跟在他身后的那名日军士兵高,身体更是瘦弱的像根豆芽。
  刘浪在看到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那是个孩子!
  不然的话,即便是连年战乱让百姓吃不饱饭,但是一个成年人,可以瘦的皮包骨,但却几乎不可能身高还不及平均身高不足1米6的日军。
  做为著名的短腿一族,别说此时的日军平均身高不过一米五几,就算到了未来,天天嚷嚷着基因从儿童开始改变,从孩童时期就猛灌牛奶的倭国人,大半个世纪的时光过去了,走中国的大街上,还是一眼都能看出他们是倭国人。
  真的,基因这玩意儿,真的太特良的顽固了,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样,哪怕你天天喂肉呢!看到屎还是忍不住兴奋的咧嘴。。。。。。
  俘虏的嘴都被从他们身上的军装上撕下来的布条堵着,即便想要怒骂,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走在最后的“小豆芽”还光着脚,估计脚底已经被磨坏了,走路一瘸一拐,速度自然有些跟不上。
  跟在他后面的那名日军士兵二话不说,抬腿就是一脚,嵌满钢钉的鞋底狠狠的踹在少年的背上,直接将其踹倒在地。
  走在少年前面的一个中年人大怒,想要回身撞向那名日军士兵,却被旁边的鬼子兵一枪托砸在额头上,身子晃了晃,险些摔倒。
  刘浪的眼睑低垂,他不是不忍心看,而是怕自己的蓬勃的杀意被日军感觉到。战士,在战场上,对于杀机可是有着无比灵敏的感应的。
  他清楚的知道,别说是现在这具没有经过特殊训练身体,就算是他原来的那具身体,也不可能在正面干掉这八个鬼子的时候还能保证他们不向现在没有抵抗力的俘虏开枪进行报复。
  本来,最佳方式是利用月亮进入云层的时候,从后面摸上去,在最短的时间内干掉队尾的三个,而后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再干掉两个。至于剩下的三个,那就只能靠运气了。
  他们要是绝望之下开枪向战俘进行报复,那最少也可以打死四五个。
  更何况现在,该死的月亮无比固执,尤其是在一场春雨过后,月光虽显清冷,却更是明亮。
  但他必须要做出决定,如果再让他们往前走,那可就连动手的机会都没了,前方更加宽阔。
  那么,就是现在吧!
  刘浪静静的等待着,等到最后一名日军士兵在其面前走过,他攥紧手中的大刀,浑身肌肉绷紧,如同准备下山之虎。
  可就在刘浪准备动手的瞬间,却惊讶的发现那支队伍停下来了。蓄力满满的身形猛然僵住。
  “八嘎!”一阵拉动枪栓的声音响起
  刘浪的心顿时一沉。
  完,肯定是那个傻妞被发现了。
  瞬间头大如斗,早知如此,还不如一掌击晕她等战斗结束再把她扛回去,总好过现在这种状况。
  果然,如他所料,还算明亮的月光下,十几米外躲藏的傻妞被月光下泛着冷色的刺刀给赶了出来。
  “呦西,竟然还是个中国记者,女的!”小岛中尉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因为他临时起意率领着一个小分队巡逻,在战事突起之际绕到了战场的后方袭击了一队中国士兵,虽然付出了六死的代价却是抓了这些俘虏,还缴获了一部电台,现再又被他碰上了一个中国女记者。
  把这个看着长得还不错的支那女人当着支那人的面杀死,对他们的士气打击会更大的吧!
  日军中尉甚至已经想好了,怎么用他家传的宝刀一刀砍下那颗还算美丽的头颅。
  明毓从被发现的那一刻,虽然心里很恐惧,但莫名的却有些兴奋。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个看似意外的响声,其实是她自己主动踢动石块发出的。
  而这个在所有人看来完全愚蠢的做法,更深层次的理由却是,她知道,那个躲藏于暗处的胖子,在寻找战机。
  这个和什么仔细观察没有关联,她只是这样直觉。当日军已经完全经过他的身边,他还没有发动攻击,那定然是时机还不够成熟,他顾忌的,或许正是被绑着的十来名同袍。
  既然没有战机,那,她就帮他获得战机。
  既是帮他,同时,也是要向他证明,她这身军装也不是白穿的,同样能够在战场上发挥重要作用,只不过是以另外一种方式。
  将日军的所有注意力,集中她身上。
  只是,当看着对面的那名日军军官满脸狞笑着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来,明毓依旧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内心满是恐惧。
  没有人能面对死亡而不恐惧。
  英雄之所以被称之为英雄,不是因为他不怕死,而是在死亡未知的恐惧和自己所坚持要守护的选择面前,无比坚定的选择了后者。
  向死而生是勇敢,而向死而死,则是牺牲。
  明毓的选择,无疑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