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9章 书生少尉

  不是没见过生死,但依旧被刘浪造了一场爽并痛苦着的噩梦狠狠吐了一场的明毓很快的就恢复了。
  她可不想看到自己被那个“粗鲁”的胖子上尉鄙视,就像他先前毫无礼貌的让自己滚蛋一样。
  倒霉的小岛中尉死了,尽管他那双已经彻底“决裂”、相距两米多远的眼睛里面依旧饱含不甘和怨愤,却也只能带着他的不甘和怨愤去天照大神那里喝茶了。
  而刘浪可没时间去嘲笑明毓,冲狠狠吐了几口酸水的少年士兵下命令:
  “去,把战利品收拾了。”
  少年士兵很快反应过来,把步枪背在背后,上前先捡起那把明晃晃的武士刀,然后,忍受着尸体内脏散发出的浓郁味道,从其已经“平均”分成两半的身体肩头扯下肩章,揣进了兜儿里。
  武士刀是很好的战利品,但日军这中尉肩章,则更是个好玩意儿,不用提着日军军官的脑袋,就可以证明胖子长官干掉了一个日军中尉。
  刘浪则转身朝剩下的十名名二十九军士兵问道:“你们当中,谁的军衔职务最高?”
  一名三十出头的军人立即上前一步,立正朝刘浪敬礼,沉声答道:
  “长官,109旅711团通讯排军士班长刘津佐,向您报到!”
  刘浪其实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中年军士。都是俘虏,但是十一人当中,就只有这个中年人,脸上没有半分惧色,眼中也没有丝毫的慌乱。
  并不是他有把握将局面反转,而是,他的心里,似乎有着一股深深的绝望。
  对于死亡,他不但没有惧怕,反而,有着几分向往。。。。。。
  刘浪轻轻点头,没还军礼,声音平静的开口说道:“刘浪,109旅712团团部上尉参谋。”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现在,我要回到主战场上去,你们可有其他任务?如果有,就继续执行你们的任务,如果没有,那现在你们就是老子的兵,跟我赶赴主战场杀敌!”
  刘津佐略微迟疑了一下,上前几步凑到刘浪近前低声说道:“长官,我们奉命将那部电台送到前线临时指挥部;没想到途中遇到鬼子的埋伏,死了二十来个兄弟不说,电台也被鬼子抢走了。”
  刘浪轻轻点头:“你负责这次任务?”
  听到刘浪这么问,刘津佐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搓了搓手,声音也小了一些:“报告长官,不是我,是团通讯参谋莫少尉。”
  刘浪微微皱了皱眉:
  “人呢?死了?”
  刘津佐脸上的尴尬之色更盛:
  “应该没有……”
  “嗯?”刘浪的眼中满是不解。
  在他看来,这个刘津佐无论是头脑还是战斗力貌似都不差,在通讯排当兵,其实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可是刚刚的这几句话,怎么说的颠三倒四的?
  “到底怎么回事儿?!”刘浪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刘津佐悄悄抹了一把额角的汗水,涩声答道:
  “长官,刚刚遭到这些鬼子袭击的时候,为了救他,我让他躺在弟兄们的遗体中间装死,现在估计还在那儿。”
  刘浪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一个少尉,算是这个通信排最高长官了,没有战死,也没有被俘虏,竟然躺在自己战死的麾下中间藏匿。这是什么军人?!
  别说搁这里,就是搁任何战场,都足以将其执行战场纪律。
  不过,他随即就把刚刚冒出来的怒火给压了回去。
  差点儿忘了,他现在所在的29军,是西北军和东北军残部拼凑起来的,整个一杂牌军。
  一个非作战型的少尉级通信参谋,恐怕战斗意志也的确有限。
  当然,最重要的,在这个时代,能玩电台的,应该都算是技术型人才,这位军士班长恐怕也是不想他白白送死。
  可是……特么在战场上装死尸?那能有多大的几率活下来?
  这都是那些神剧剧情当中才会出现的情节吧?要知道,日本人的脑袋里面装的可不是翔!
  而且别看他们身高基因不行,但是这智商可是一点儿都不低。
  战场上,只要获胜,日军都是会清理战场的。
  而清理战场最重要的并不是要收集战利品,而是要对那些受伤未死的中国士兵进行补刀!
  你躺在战场上装死,还特么不如拼命呢,说不定还能拉个垫背的!
  见刘浪皱眉,知道刘浪恼怒的刘津佐又小声补了一句:
  “长官,您别生气,莫少尉。。。。。。刚从军,是个读书人,说话也文绉绉的,听说还留过洋;团长临走前交待我了,就算我们全死光,也要保住他。当时我也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而且看鬼子好像也挺着急,所以才冒了个险。。。。。。”
  刘浪摆摆手打断刘津佐的话,沉声说道:“赶紧,打扫战场,找到电台带上,我们去找人。”
  打扫战场很简单,背上日军的七杆步枪,所有的子弹盒给收好。日军这方的确很豪,每名士兵标配上百发子弹,比29军一人就发30发子弹不知道强哪儿去了。
  刘浪却是一点儿也不嫌血里呼喇的,找了一双最大号的日军军靴穿上,在刘浪看来,那玩意儿可比29军装备的棉布鞋强多了。
  保暖是其次,关键是牛皮靴很硬,踢人不要太爽。
  见刘浪这样,几个中国士兵也是有样学样,纷纷把日军的军靴都给扒了,套在自己脚上。
  也就小岛太郎的军官靴没人穿,不是血太多让人恶心,而是这货个头矮,脚也小,连少年士兵的脚都比他大,实在是穿不成。
  十几分钟之后,在刘津佐的带领下,刘浪来到了刚刚小岛太郎与刘津佐一行人发生战斗的地方。
  地上躺着十几具尸体,其中大部分都是二十九军士兵的。
  刘津佐立即上前,和几名士兵小心翼翼地挪开相互交叠在一起的三具遗体,从地上拖起一具“尸体”,讪笑着对刘浪说:
  “长官,我当时担心他害怕哆嗦被鬼子看出来,就以拳头把他给打晕了,可能出手有点儿重了……”
  刘浪上前两步,看了看那个依旧处于昏迷中、戴着少尉军衔的男人,拿起刚缴获的日军水壶,简单粗暴的就淋了上去。
  明毓想说话,但看着刘浪已经就这样哗啦啦的把水给倒少尉脑袋上,也只能撇撇嘴停止了自己想要劝他用掐人中的想法。
  这货,就是个粗人。
  “嘶。。。。。。呃!好冷!”
  没到两秒,那人便悠悠转醒,睁开眼睛迷茫的四处看了看。
  刘津佐在旁边直咧嘴的同时,不免有些同情小白脸少尉。
  他将其打晕那一下的确有点儿重,但这位胖长官唤醒人的方式,真的是,没有更粗暴,只有更残暴啊!
  接近零度的天气,往人脑袋上淋冰水,怪不得这位喊冷呢!
  在看清了周围的人和环境之后,那名少尉立即挣扎着站起身,怒睁着双眼朝刘津佐问道:
  “刘班长,日寇何在?可是已经尽数击杀?”
  随即,他又像是刚刚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我刚刚是怎么回事?似乎……有人予我一记重击。。。。。。”
  “行了、行了,那几个鬼子已经都杀了。”刘浪有些粗暴的打断那名少尉文绉绉的话,沉声问道:
  “少尉,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职务?”
  听到刘浪的话,那名少尉这才把目光在他身上上下大量了一圈儿,在看到他的上尉军衔之后,立即站直身体,朝他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说道:
  “这位长官,我叫莫宣卿,字仲节,北平人士,毕业于德国亚琛工业大学机械学院;半月前参军,现在任711团通讯参谋。。。。。”
  亚琛工业大学,机械学院。。。。。。
  高材生啊!
  刘浪忍不住看了一眼这个热血型的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