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6章 一言不合就拉弦儿

  “噗、噗、噗……”
  三声利刃刺破皮肉的声响过后,除了刘浪找上的那名日军士兵之外,被疾行的脚步声惊动的三名日军嘶声惨嚎。
  三八式刺刀的钢质很好,捅破军服和皮肤,刺透肌肉组织并撞断骨骼之后穿入胸腔透体而出,刀刃却一点也没发生变形,却是比当前国军汉阳造和老套筒上的刺刀强的多了。
  不过,被刺刀刺入体内,只要不是刺中心脏的位置,人一时间是不会死去的,而且,极为痛楚。
  从其中两名日军不甘的牢牢抓住枪管,眼球几乎都突出眼眶的拼命挣扎,连紧握着三八式步枪的两名中国士兵都险些控制不住,就知道了。
  但他们的痛苦没持续太久,像一头巨熊一般扑过去、一拳砸懵日军士兵的刘浪轻而易举的将匕首由颌下捅入日军的头颅。
  解决完自己的对手后,刘浪完全没有片刻停顿,左手带出一溜血水的匕首就接连割断了他们三人的咽喉。。。。。。
  四名日军在刘浪和几名中国士兵的帮助下,没用超过五秒,就全部成为在地上抽搐的尸体。
  参战的三名士兵中,有两人明显是老兵,但最大的亮点却是那名身高还不及三八式步枪枪身高的少年。
  人很瘦弱,但他手中的刺刀,却很稳。
  就在突刺的那个瞬间精准的穿透了作为他的目标的那名日军的心脏。
  从背部刺入、穿透心脏、从胸前肋骨缝隙中穿出。。。。。。
  所以,他的对手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激烈反抗的。
  要不是刘浪清楚的看到其就是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恐怕就会将其当成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
  因为,想要以刺刀穿透人的身体,并且是从心脏穿过,有很大的几率刀尖会刺中骨头而偏离或者穿过背部和心脏之后被卡在肋骨缝隙里。
  而根据这名十四五岁的少年的年龄,就算是曾经上过战场的经历,九成几率也是去“打酱油”的。
  中国人的传统就是这样,对待这么个半大孩子,即便是上了战场,那些年长的老兵也会本能的照顾他、保护他,就像他身边的那个中年人一样。
  而他之所以能做到如此,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蒙的,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二就是天赋,天生具备成为一名优秀战士的潜质。
  相比之下,刘浪更倾向于后者。
  少年的动作实在是干脆利落,完全不像是一个孩子能做到的。
  而杀人,并不是光有仇恨和勇气就可以的。
  想要在这样的年龄克服那样的心理压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唯一能解释此现象的理由,就是,他适合战场。
  如此大的动静,哪能瞒得过站在明毓身边的小岛太郎。
  这货的反应却是不慢,听到身后的动静就知道不好,第一时间伸出手恶狠狠地向明毓抓去,他应该是想以眼前的这个女兵为质或是当挡箭牌。
  可他算对了战场形势,却低估了眼前的对手。
  日军背对着刘浪不知道他的行动,但面对着这边的明毓却是看得真真的。一边努力表现着自己的弱小让日军彻底放松警惕继续替刘浪争取时间的同时,她也在想着自己等会儿该怎样逃离眼前或许很快就会被惊动的日寇军官的攻击范围。
  换句话说,小岛太郎是临时起意,但他眼前的这位芊芊柔弱中国女子却已经是电光火石中想了好几种方案。
  所以,当他恶狠狠伸出手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一枚冒着烟的手榴弹,就那样被中国女兵拿着,狠狠地砸了过来。
  “八嘎!”日军中尉估计那一瞬间蛋蛋都是肿的。
  什么情况这是,拿着要爆炸的手榴弹当武器,中国人这么疯狂的吗?
  中国女人想死,他可不想死,他还有梦想没实现呢!
  下意识的将双手转换目标抓向中国女兵的手腕,中国人用的仿德式长木柄手榴弹的爆炸延时基本在四秒到五秒之间,他希望能在这个时间内夺了这枚手榴弹并丢出去。
  现在日军中尉最大的期望是,中国人盗版没问题,可别质量八嘎的变水了,说好的五秒一定要是五秒啊!
  日军中尉的战斗素养很强,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拔枪射击一枪干掉眼前的疯狂中国女兵自然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办到,可是,那他也无法逃脱手榴弹的爆炸范围。
  况且,南部手枪万一卡壳了怎么办?那绝不是什么少见现象。
  跑,则更蠢,别说正在暴动的中国俘虏,全副武装的他能在四秒钟的时间内尤其是在这种黑暗山区中跑多远?当人家的手榴弹不会忍的吗?
  不光战斗素养强,小岛中尉的身手也不错,哪怕被明毓踹出的一脚踢中小腹,依旧强忍着疼夺下明毓手中的手榴弹远远的丢了出去。
  “轰!”的一声腾起的烟雾吓得日军中尉感觉没被踢中的裆下都在隐隐作痛。
  其实,别说他,就算是已经刺死几名日军的中国士兵,都差点儿被自己悍勇如斯的女兵吓得趴地上。
  一言不合就拉手榴弹,真特么猛啊!
  “八嘎!你的死了死了的!”恼羞成怒的小岛伸手向腰间摸去。
  南部手枪再如何不靠谱,再如何喜欢卡壳,这时候也应该是它出场秀威力的时候了。
  倒不是他有多想杀了这个彪悍中国女兵,而是,在抢夺手榴弹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惨嚎声。
  虽然声调已经彻底变形,但做为一名步兵中队长,他对自己的麾下还算熟悉,他听出来了,那是小林光二的声音,来自北海道的20岁二等兵变声期来得有些晚,很独特的公鸭嗓子是全步兵中队嘲笑的对象。
  一颗心猛然下沉的同时,他自然还是要挣扎一下的,现在能给他依靠的,只能是腰间枪匣里的南部手枪了。
  做为步兵中尉,他可不会像那些傻大兵一样扛着比自己身高还要长的三八式步枪。
  日军中尉的拔枪速度真的不算慢,仅用一秒就拔出了手枪,第二秒,就打开了保险,手指扣上了扳机,如果再给他一秒,就可以抬起枪口。
  可惜,这个时间,对于他来说已经超标准了,但对于某浪来说,依旧太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