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50章 我可以揍他不?

  浪胖是被何大头给踹醒的。
  可不是浪胖没有足够的警惕心,搁以前就算他睡觉,只要有人接近他2米的范围,他就能瞬间惊醒并第一时间做出反击,那种就算是在自己军营宿舍中依旧保持着极度的高度警惕几乎已经融进了他每根神经中。
  但目前这具躯体却是比之以前不知弱了多少,而且他先前刚刚在跑步中突破第二次人体极限,身体极度疲劳需要休息。第二天还需要更为艰苦的行军和潜伏,所以在闭上眼之前,刘浪就已经给自己一个暗示,进入彻彻底底的深度睡眠。
  这里可是109旅的指挥部,前方有4个步兵团数千人,周边还有一个步兵连和一个手枪连在警卫,如果这都能被长城之外的小鬼子给摸过来,那刘浪也就认命算了。
  睁开眼,是两个军人在望着他,一个是刘浪见过的陆军中将,一个不认识,从领章军衔来看,是个少校军官,望向他的目光满眼鄙夷。
  “师座好!”刘浪迅速从战壕里弹起来,给陆军中将敬礼。“些许小事,怎么还劳动师座您亲自前来。”
  “怎么,怕老子赖账,竟然堵在舜臣的指挥部门前不走啊!”陆军中将的心情应该还算不错,给刘浪随意还了个礼,打趣刘浪道。
  “师座,兵贵神速,我打算一拿到您和旅座给的装备,就立刻出发。那边官兵驻地我昨夜就已经通知了,凌晨6点就吃饭,过会儿就来领装备。”刘浪一脸义正言辞的给自己堵少将指挥部门口找了个说得过去的借口。
  “师座,您来了!”那边赵登宇也接到警卫通知,大踏步走出指挥部迎接。
  陆军中将也得以放过继续追问刘浪,和给他行军礼的少将还礼。
  而那名少校却是给赵登宇行了个礼后,也不说话,就往陆军中将旁边一站,宛若一杆标枪。
  不,更准确的说,在刘浪的感觉里,这个家伙应该更像是他背后的那把大刀,虽不露锋芒,却自有一股凌厉之气扑面而来。
  此人身高在一米八左右,国字脸、浓眉大眼,看上去就带着几分正气。身形壮硕、宽肩乍背、身上的军装都被身上的肌肉绷紧,愣是有那么几分紧身衣的感觉。
  尤其是他的刀,29军士兵都是斜插背后,刀把在肩头上方,这样更方便右手拔刀。
  但这位的刀,却是斜插腰间,刀把就在触手可及之地。刘浪知道,这样可以以更快速度拔刀出刀,只是这样的难度却是比背后要大,一个不小心,刀锋可是不小心会割到自己。
  但显然,这位能这样佩刀自然有他的能耐。
  赵登宇看样子应该是早已见怪不怪,见刘浪正在对这位上下打量,于是对刘浪介绍:“刘上尉,这位是咱们三十七师的刀术总教官,迟大奎,师从沧州武术名家马凤图,是马先生座下最出色弟子之一。”
  正欲介绍刘浪,这位先前拿着鄙夷目光看刘浪的少校却是再扫了一眼刘浪:
  “赵旅长,这位不用您介绍我也知道,咱37师著名的抗日英雄,前两日夜袭战一战成名,砍下20颗日寇的脑袋,更在昨日,单枪匹马单挑军部警卫营,连续以八极拳干翻警卫营十人,堪称少年英豪。”
  虽是表扬,但说起刘浪战绩,尤其是在说昨日刘浪干翻军部警卫营十人,特意用少年英豪做结尾时,是个人都能听得出其暗讽之意。
  这是来替军部警卫营来找回场子的吧!怪不得头一次见面,就用那种眼神来看人呢!刘浪心里不爽,但脸上却是笑眯眯地:
  “哪里,哪里,军部警卫营同僚的长项或都在于枪和刀,光看拳脚,却是做不得数的,抗日英雄咱敢认,但少年英豪这事儿,迟少校过奖了。”
  浪胖这绵里藏针的谦虚,却是也刺人的很。那意思是,他的刀只对日本人,至于说想挑战他的中国人,拳脚就已经够了。
  “是吗?”少校军官却也不是善茬,虽然被刘浪这一句话刺的脸色绷紧,却也迅速展开反击。“但方才刘上尉还要人从睡梦中唤醒,做为一名身在前线的军官,丧失了这样的警惕性,多少是有些不合格呢!尤其是还要做为执行军部绝密任务的“决死队”队长,你让师座和赵旅长如何能放心将200多号兄弟的命交到你手上?”
  见这位都开始近乎赤果果的攻击了,但陆军中将却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一样,就神色淡然的给赵登宇发了颗烟,一副看大戏的模样。
  刘浪多少也明白了,这位倒是来找茬的,但却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至少也是经过了这位陆军中将的默许。不管是最后一轮对他的考验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哦?那迟少校你的意思是,咱睡一觉就不合格了?那37师还有谁合格。有本事站出来走两圈,我可要看看大晚上的他不睡觉,是不是有两个黑眼圈。”刘浪眨巴眨巴眼,一副很谦虚求教的模样。
  一旁的少将旅长夹着的烟微微一抖,若不是定力足,差点儿没笑出声。
  刘胖子这货,身手够强,但这一张嘴却是比他的身手更强,一张口简直能毒死个人。
  估计这位平素以高冷示人的全师刀术总教头会被他气得够呛,如果明智点,别跟他耍嘴皮子,不爽的话,直接拳头招呼还有效一些。
  “你。。。。。。”少校很自然的被刘浪说得有些气结,脸皮猛然一绷。
  “本人迟大奎,添为全师刀术总教官,并兼任师部特务营少校副营长一职两年,精通军务,临来之前特向师座请命,担任这“决死队”队长一职。”
  “结果呢?”浪胖眨巴眨巴眼,好奇宝宝一般问道。
  到这会儿,他算是明白这位不给他好脸色看了,原来,不光是想替军部警卫营找场子,特么还想跟他抢着去送死。
  “什么结果?”少校被刘浪这不按套路出牌的一问给问的有些呆。
  “结果就是师座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好一口回绝你,就带你来看看情况对不对?”刘浪自顾自的帮他回答。
  “还提前跟你说了,刘浪不是个好鸟,你跟他打交道一定要小心点儿,好歹,你代表的也是37师最高单兵武力值,要是一个不小心被揍得很了,传出去马先生很没面子的。结果,你娃肯定不信邪,咋说都要找个由头和我较量一番。”
  少校军官的脸微微有些红,就像天边即将染红的朝霞一样。
  赵登宇的烟都快拿不住了。
  陆军中将正在眺望远方的眼神微微有些凝固。
  “师座,我可以揍他不!”浪胖接下来的一句话。
  彻底把几个人搞成了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