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37章 过人智慧

  刘浪这一席话却是说得眼前的200多士兵皆倒吸一口凉气。
  倒不是这位土财主的儿子一副要拿钱埋了你的土豪气十足,100大洋,在如今农村一月仅需半块大洋就足够一家所需的时代,别说买一条命,就是五条六条也尽可买得。
  而是浪胖这话说得够绝,他若是死了,他老爹敢赖账,那刘家就断子绝孙,想给他再生个弟弟都不行。
  这个时代,可是特别在意誓言的,这句话一放出来,别说他爹有这笔钱,就算没有,借也借了把这一万五千大洋给人。
  但不得不说,就是刘浪这无比决绝的一番话,却让超过一半的士兵眼里放起了光。
  100大洋,而且无需经过旅部团部的手,直接由人家山西土财主家里发放,没有经销商赚差价,用自己一条命换家里人平安过上十年,又有什么不行的?
  这买卖做得。
  不少人已经蠢蠢欲动,打算跑回去把自己同乡友好拉过来,死不是不可怕,但以为在这里就不用死吗?天知道还要和日本人打上多久,死在这里,抚恤金也就十块大洋,还不知道能不能送到爹娘手中,那有发下誓言的土财主儿子靠谱?
  至于说刘浪若是活着,那还用说嘛!有他在,他老爹更不会赖账了。
  但这不过只是浪胖丢出的第一记重磅炸弹。
  “这是其一。”刘浪扫了一眼已经开始闹哄哄的队列,淡淡的举起两根手指。“其二,我已经由师部任命为“决死队”队长,师座给了我“决死队”特权,包括我在内,只要完成任务,死了的军衔升三级,活着的军衔升一级。”
  士兵们的情绪,比之刚才更是激动了几分。
  华夏民族有个特点,只要出去了的,就希望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原本想着死了也就死了,好歹给家里挣了100大洋,家里的兄弟还能侍奉爹娘,现在竟然还能升三级,个个在心里盘算,上等兵升三级也是军士啊!如果是军士那可不得是军官了?弄个少尉回去也不错啊!村长里正什么的不也得另眼相看?万一再发个勋章啥的,家里人也没人敢欺负了不是?而若是活着则更好,钱挣到了,军衔也升了。
  干了,必须干了。
  除了几个老弱病残自觉自己绝对是没那个实力,就连一些被逼着来凑数**子的眼里都腾起光芒。
  “其三,我会把本次选拔精兵的数量向师座禀报,嗯!是的,四个步兵团每团入选具体人数,如实汇报。”刘浪伸出第三根手指。“以上三点,就是我这次招全师精锐的承诺,我给你们一个小时,去通知那些想来还没有来的弟兄们,一个小时后,选拔正式开始。晚餐,我已经给大家准备好,大白菜炖肥肉,白酒每人二两。”
  此言一出,站在远处默默看着刘浪讲话的赵登宇眼角狠狠一抽。
  绝,这小子真的够绝。
  先是用真金白银和誓言撞击了这些士兵们已经摇摇欲坠的心理防线,然后用官职和勋章诱惑,将心理防线彻底击溃,已经是很有手段了。
  但这只是对付普通士兵的,刘浪刚才貌似轻描淡写的其三,才是真正的杀招,那是用来对付官们的,釜底抽薪的一招用的简直是秒至巅峰。
  各团入选人数上报师部,说白了,就是看谁精锐够多,也代表着各团战斗力。这也就算了,毕竟里子比面子重要,只要差的不多,糊弄糊弄也就过去了。
  关键是浪胖可说了,将面禀师座,他如果不爽某团派出的人少,嘴一歪可不就告黑状了?而且人数摆哪儿你还耍不了赖,敢情就你某人的团的兵不想死,别的团就该死了?你是不是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没有把师座的命令放心里去?
  光是凭浪胖说出的这三点中包含的过人智慧,赵登宇就能想象的出来,只要那位敢让他不爽,他就一定能把那位嘴歪的在师座心中不堪入目,而且都不用带脏字的。
  至于说得罪谁?人家都要去执行决死的任务了,还怕得罪谁?
  “狗日的刘胖子,这是要挖老子的根啊!亏得老子还在替你费心劳力的安排。”一听到手下汇报刘浪所说的话后,老王气得直接摔了自己的茶杯。
  那可是他从家里带来的,一直小心翼翼保管着,那杯中泡的茶有家的味道。
  亦可见,刘浪这一招窝心脚有多毒。
  赵登宇想的出来,几个能当上上校的又有那个是傻子?在听到汇报后,虽说把浪胖的祖宗八辈问候了个遍,但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没有一个不火急火燎的立刻下令,全团精锐集中向109旅而来?
  多的,来了八九百号人马,少的,也有六七百号,比如218团的董上校,一看110旅两个团来的人明显多一些,立刻下令再派人来。
  好歹109旅是主场,弱啥不能弱了气势,哪怕是要赔本赔的心滴血,面子不能丢,反正都已经破罐子破摔了,那就索性摔的更破点儿。
  好家伙,四个团突然这么个大动作,甚至整连整连的开往109旅这边,搞得37师师部那边立刻派人过来询问怎么一回事,貌似师部那边没命令调防什么的。
  事后更是听说当时某坐镇师部的陆军中将脸都黑了,这搞得简直犹如兵变,集体要逃跑一样,如果不是说士兵们在向109旅方向集结的话。
  当后来听说是因为刘浪要招“决死队”,四个步兵团倾力支持才搞出的这个阵仗,整个师部包括陆军中将都是呆了超过10秒钟。
  四个团长肯定都受贿赂了,否则,他们脑袋都坏了吗?这么配合?这应该是师部各人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
  不过,当陆军中将听说刘浪的三个说法后,当场放声长笑。
  笑毕,对着师部众人说道:“这小子,真的是好心计啊!有勇有谋,好,好得很,我看他这次能成。行,虽说那个什么死后军衔升三级活着升一级老子先前没说过,但就冲他今天这招使得妙,老子帮他擦后座,拟令:若任务成功,牺牲者军衔升三级,师部奖大洋二十,抚恤照升职发放,活者军衔升一级,师部另奖大洋十块。”
  “师座,如果您不帮他擦这个后座,他以后咋收场?”有个领章上两杠两星的高级参谋看着陆军中将心情很好,不由开了个玩笑问道。
  陆军中将斜藐了这位一眼,笑容却是微微一敛,眼神忧郁:“如果真炸了鬼子的炮,军部和师部而不以此为奖赏的话,恐怕,老子的名字就上了明记者的黑名单了。你以为,明记者的救命恩人,是白来的?”
  牛人那!连师座都算计进去了。
  中校的脖子不由缩了缩,对于某小上尉简直佩服到骨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