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残之命 > 第一百零三章 我看这个烛台挺别致

  
  顺着残垣断壁不断深入,我们在一座山壁之上找到了炼丹房的大门。
  山壁之上的炼丹房与传统意义的建筑并不相同,传统建筑都是用石料和木材搭建而成,而我们眼前的这座炼丹房,它是把山体掏空,利用山体为基础,建造了一个“山洞式”的建筑。
  炼丹房的大门高大雄伟、气势恢宏,远远看去,似乎是镶嵌在山体上的一开宝石,大门前是数百层青石板的阶梯,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还是能够想象出这座炼丹房当初的富丽堂皇。
  千子感叹道:“华夏文明,真是不敢揣测啊。”
  说实在了,我虽然没有见过阿房宫,可眼前的建筑在我看来,就已经是琼楼金阙了。
  面对这样的建筑,乔老头和朱教授眉头紧皱,不用说,他们两个一定又想到了一些关于学术上的问题。
  乔老头指出:“从这个建筑物的外形来看,必然是汉朝时期的产物,从这个角度就能说明一个情况,当初汉朝的活动范围已经涉及到了青海境内。”
  朱晓波说道:“我始终想不明白,生产力低下的古人是如何开凿山体的?”
  张悦欣说道:“古人始终要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产生,开凿山体完全可以使用**。”
  乔老头说道:“朱教授,对于古人的生产力问题,其实我们并不用太在意,埃及的金字塔、中国的长城、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哪个一样不是古人打造出来的,把这些建筑奇迹和眼前的这个炼丹房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我只是很好奇,这样一个炼丹房,是给谁用的呢?”
  张真人说道:“这个炼丹房的主人叫做李少君。”言罢,就跪在楼梯之上,虔诚的对着炼丹房进行膜拜。
  李胖子问道:“李少君是谁啊?”
  张悦欣说道:“是一个方士。”
  乔老头说道:“根据是一个活了很多年的方士,深受汉武帝的宠信。”
  李少君是一个方士,而方士属于比较神秘的行业,因此,历史上对李少君的出生地、年龄等数据,都没有进行过详细的记载,后人只是知道他是汉武帝时期一个有名的方士。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汉武帝是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这样的皇帝智商通常不会太低,因此,一般的江湖骗子是很难入得了汉武帝的法眼,李少君能够得到汉武帝的宠信,说明这个方士必然是有点本事的。
  据李少君自己说,他自己云游四方,在海上碰到了安期公,并得安期公的指点,参透了长生不老药的配方。那么安期公又是何须人也呢?这个人就比较复杂了,安期公的师傅是河上公,河上公为老子的《道德经》作注,开创了中国道家学说与神学的有机结合,初步奠定了可以羽化成仙的中国道家,而河上公本人,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羽化飞升。都说名师出高度,河上公能够羽化成仙,作为河上公的弟子安期公当然也不会太差。安期公被后人奉为“北极真人”,在炼丹方面成绩斐然,据说安期公为了寻找长生不老的灵药曾巡游四海,那么李少君在海上碰到过安期公的事情,就是有可能发生的。
  上嘴皮一碰下嘴皮,谁都能说自己曾经在海上见过安期公,问题是,你说遇见就遇见了?你有没有什么凭证呢?说实在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凭证了,毕竟是遇到了仙人,而仙人又不是你家二姨,你想让他什么时候出现,就能什么时候出现?因此,只能从别的地方来断定李少君是不是真的有本事了。
  一次,李少君正在和武安侯田蚡吃饭,一起吃饭的还有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李少君问了闻老人的名字之后,李少君说道:“我曾经和你的祖父一起出去玩过,那时候你还很小,怯生生的跟在你祖父身边,因此我才认得你。”在场的人听完此话,都是惊讶万分。跟一个九十多岁老人的祖父出去玩,那么李少君的实际年龄到底是多大呢?至少也要一百多岁吧。
  还有一次,李少君看到汉武帝有一件旧铜器,就对汉武帝说道:“我认识这件铜器,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齐桓公曾经把这个铜器放在自己的床头。”汉武帝听到李少君这么一说,就仔细观察了铜器上面的刻字,经过一番鉴定,果然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铜器。由此可知,这个李少君绝对不是一百多岁,至少是几百岁的年级。而根据野史记载,李少君看上去只有五十岁左右,面色红润,皮肤光泽,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
  李少君既然已经长成不老,那么必然不会死亡,然而这个李少君真的就不会死吗?时间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物是人非。根据野史记载,有一天晚上,汉武帝梦见自己和李少君一起爬河南的嵩山(嵩山少林寺,不过那个时间,少林寺还没有组建,佛教还没有流入中原),突然,一条神龙从天而降,神龙说太乙真人要请李少君去做客,李少君只好与汉武帝作别,踏上神龙,飞往九天之外。汉武帝从梦中惊醒,立刻派人去打听李少君的情况,片刻之后,有人回报,说李少君已经死了。汉武帝对此却不认同:“李少君不会死,他只是去了仙界。”后来,李少君刚要入殓的时候,尸体忽然不见了,衣服的扣子都没有解开,尸体就好像金蝉脱壳一样的消失了。后来,汉武帝也曾命人调查李少君尸体消失之谜,但最后却得不出任何结论,为此,汉武帝对李少君的仙术深信不疑。
  听完关于李少君的故事,我惊讶的合不拢下巴,虽然我知道,这里面有很多野史的成分,但还是对李少君的传奇人生万分好奇。
  张开说道:“李少君算是我们方士一门的佼佼者,活上几百岁,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张悦欣突然说道:“我就很纳闷,如果李少君能够有几百岁的寿命,那么他为什么不能把长生之术交给汉武帝呢?即使汉武帝只学了一个皮毛,只要再延长个几十年的寿命,说不定历史就要被改写了。”
  乔老头说道:“没错,汉武帝只活了71岁,虽然这个年纪在古代已经算是高寿了,但距离一个方士的实际年龄来说,71岁寿终正寝,还是太年轻了一些。”
  张开说道:“长生之术不是谁都能够参透的,除了后天的努力,灵丹妙药的辅助,还有一些先天的因素,汉武帝只活了71岁,只能说明他底子太差。”
  我说道:“这么说来,张真人您一定是天赋异禀了?”
  张开说道:“师傅当年收我为徒,自然是因为我有过人之处,要不我现在一百多年的寿命是怎么来的?”
  李胖子赶紧说道:“张真人、张真人,你看我有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我能活多少岁呢?”
  张开瞥了一眼李胖子说道:“你要是在饮食、饮酒、女色上面不加以控制,45岁都是一大关。”
  李胖子惊讶的说道:“我去,我今年都已经30了,也就是说我还有15年的寿命?”
  张悦欣说道:“是不是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玩完了。”
  李胖子说道:“这倒不是,主要感觉自己挣钱的时间不多了。”
  千子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就掉到钱眼里了?”
  叶明秋说道:“李胖子,挣钱不挣钱的我先不说,你欠外面的钱,十五年分期付款能不能还完。”
  李胖子说道:“所以说啊,我对长生不老根本没兴趣,活得越久,痛苦越久,早死早超生嘛,再说了,生活的本质是质量,而不是数量。”
  我讽刺的说道:“就是就是,活得越久,还钱的时间就越长,当然痛苦了。”
  东方韵说道:“我们进去吧,龙骨就在里面。”说完,就带头向前走去。
  李胖子附和的说道:“就是就是,什么长生不老,什么灵丹妙药,赚钱最重要。”说完,竟然一路小跑,超越了东方韵,赶着第一个进入炼丹房。
  乔老头叹了口气说道:“真是没有想到,一直在野史中的李少君,居然真的被汉武帝这样宠信,如果这个宫殿真的是李少君的炼丹房,历史真的就要改写了,”
  朱晓波说道:“没错啊,耗费如此的人力和物力,汉武帝和李少君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说道:“我们进去不就知道吗?”
  一步一步爬上残破青石板的阶梯,来到炼丹房的大门,我们再次为这个巍峨的建筑所惊叹,古人的智慧真是了不起啊。走进炼丹房,炼丹房的大门并没有从远去看上去那么华丽,取而代之的是残破不堪的木屑,所以,我们并没有非太大的力气,轻而易举的就进入了炼丹房。
  炼丹房虽然是皇家建筑,但其主要目的是以炼丹为主,因此,内部的装饰并非金碧辉煌,这让本来还想“捡”点黄金和宝石的李胖子大失所望。进入炼丹房,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巨大的丹炉,丹炉呈现葫芦的形状,东倒西歪在的一边。
  乔老头上前敲了敲丹炉说道:“铜的。”
  李胖子哭丧着脸说道:“虽然铜的也值点钱,但这么大件,我怎么拉回去呢?”
  乔老头眼睛一瞪说道:“什么就往回拉,这些都是文物,是属于国家的。”
  我说道:“是是是,都是国家的,都是为考古事业做贡献,乔老师,李胖子也就随口一说,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如此上纲上线的。”
  乔老头说道:“保护文物,从我做起,思想决定行为,思想上不重视,行为上怎么能重视文物呢?文物的流失,就是因为你们有这种思想。”
  我咋舌,没想到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乔老头就能给我们上这样一堂大课。
  朱晓波仔细看了看丹炉上面的字说道:“这上面的字是小篆,基本上就已经能够说明,这是汉朝时期的产物了。”
  张悦欣补充说道:“秦始皇统一天下,规定了统一的文字,小篆的创始人是秦朝名相李斯,不过到了汉朝时期,隶书在民间得到普及,而官方仍然是沿用小篆的,隶书发展的黄金时期是东汉,东汉时,隶书发展到了巅峰。”
  我说道:“汉武帝处在西汉时期,所以说,仅仅通过对文字的判断,基本上就能断定,炼丹房所处的时代是秦朝到西汉之间。”
  乔老头说道:“在根据版图的分析,秦朝的版图较小,并未涉及到今天的甘肃和青海,那么也只有西汉时期,版图能够涉及到这附近。因此我们可以进一步断定,这个炼丹房是西汉时期的产物。”
  再次感叹一下,考古是一件非常有思议的事情,我们现在得到的很多理论,大多是推理而来,其实主要对考古有兴趣的人,逻辑思维能力都非常的强悍,转行做侦探都是错错有余的。
  东方韵显然对我们进行的考古没有任何兴趣,她迫不及待的问道:“张真人,你说的龙骨在哪?”
  张开说道:“在里面,里面还一个书房,存放着很多典籍。”
  乔老头眼睛放光的说道:“在哪在哪,快带我去。”对于考古来说,文献资料是重中之重。
  张开没说话,而是带着众人向深处走去。
  穿过一条狭长的走廊,我们来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这里面满是书架,书架上还堆满了竹简。
  乔老头和朱晓波看到这些竹简,就跟看到金银珠宝一样,马上扑了上去,小心翼翼的翻看。
  环顾四周,这里只有竹简,没有看到什么龙骨。为此,东方韵焦急的说道:“张真人,千里迢迢的跑到青海来,第一不是找什么炼丹房,第二也不是找什么长生不老药,我是来找龙骨的,你能快点带我找到龙骨吗?”
  张真人说道:“之前我来到这里的时候,龙骨就在书房里啊。”
  东方韵说道:“可是现在龙骨不见了?”
  张真人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东方韵终于抓狂了,她拿着一把匕首,抵在张真人的脖子上说道:“张真人,我奶奶现在危在旦夕,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曹高拉了拉我说道:“在我们游副厅长面前杀人,是不是不太好啊,你劝劝东方韵呗。”
  我说道:“怎么劝?东方大小姐现在已经到崩溃了边缘了,弄不好,连我都有可能被误伤。”
  眼看东方韵就要发狂,就在这时,房间里传出去了一连串的声响,两个书架被缓缓的打开,露出了后面一条狭长的甬道。
  李胖子在书架的傍边,抱着一个烛台,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就是看这个烛台挺别致的,带回去看看能不能卖钱,没想到这是个机关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