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十六章 搬家

  “没关系的,就按照你们的想法处理吧。……对我这边影响不大……没事正好这几天我有点事,也不去酒吧……好的,我跟酒吧的人交代一下,让他们不要乱说。”接到梁卉的电话时,沈放在整理东西。
  沈放给林岳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酒吧的情况。
  从昨天夜里绯闻传出来,到今天上午不到十个小时里,酒吧外面最少已经有三四拨记者在外面晃悠了,酒吧门头照片不知道被拍了多少张。看来酒吧可有趁这次机会涨一大波名气了,这也算是这次绯闻带来的唯一利好吧,沈放富有阿Q精神的想的。
  上午沈放来到羊肠胡同,看到放在院子里的十几个一米乘一米的大木箱就有点头大了,花了一个上午才将三箱衣物整理出来,里面好几套西服,都必须找衣柜挂起来,两三天的平放还能勉强保持版型,时间一长出现折痕就麻烦了。
  整理好衣服后,已经到了中午时间,沈放拿手机叫了一个外卖。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上一世火遍全国的黄、蓝外卖已经开始运营,沈放测试了一下,现在的外卖APP客户端的功能还只有IOS版,可选择的饭店也不多。也没有大型餐饮企业入驻,送餐的手机定位系统还不完善,看来还有很多的提升空间。沈放想了想,决定晚上回去跟沈卉聊聊,虽然现在沈卉的连锁酒店事业蒸蒸日上,但是如果能提前布局互联网行业,对以后的发展还是有很大的帮助的。自己就算了,作为一名重生者来说,这个世上挣钱的机会太多了,身为一名富二代,自己已经吃喝无忧了,又凭借先知挣到一大笔资金,能满足自己以后的兴趣爱好,不就行了么。人生要知足,自己能有机会重活这一世,已经是上天的厚赐了。
  衣服整理好,就开始整理酒水。这沈放托运的酒水有四大木箱子,也幸亏沈卉提前帮忙做了一个恒温酒窖,否则他都要找人拉倒酒吧的储藏室去了。波本威士忌对温度的感官很灵敏,5-18℃的恒温环境是最佳温度,这些酒在路途已经接近一周时间,如果再不放进酒窖,就会有些口感上的损伤。
  每一瓶酒都需要仔细检查可有破损或者渗漏,然后放到地下室的酒窖里,威士忌和葡萄酒的摆放不同,葡萄酒需要倾斜或者水平摆放,酒水要与软木塞接触,防止软木塞变干,渗入空气使得红酒氧化变质。威士忌的酒精度数较高,很容易破坏软木塞的构造。经过威士忌酒液长时间的浸润,软木塞会变得松软易碎或腐烂,造成开瓶的不便;也会污染威士忌酒液,所以威士忌都是竖直摆放。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沈放才将所有的威士忌摆放整齐,在地下室明亮的灯光下,琥珀色的酒摆在实木打造的酒架上,在灯光的映射下是那样的诱人。
  看了一会后,沈放关上灯,退出地下室。看着后院里还存在的七八个大木箱,不仅一阵唏嘘,这几个箱子里大多是乐器与沈放在世界各地收到的纪念品。
  就这样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沈放才全部整理完毕,伸伸懒腰,看着满满当当的乐器房、库房和酒窖,很有成就感。
  给林经理打了一个电话,确认一下酒吧情况。门外游荡的狗仔队记者已经散了,虽然说做狗仔队的从来都不缺乏耐心,但是为了一个小目标而耽误太多时间还是不值得。
  沈放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半,然后就去了酒吧。
  酒吧里还没到上人的时间,方圆正在吧台里带着徒弟认识各种酒类,看到沈放进来,赶忙过来打招呼。
  沈放将手里的两瓶酒交给方圆:“这两瓶酒你跟林经理一人一瓶。”
  方圆看了看手中的威士忌,惊呼道:“92年桶强?老板,您这瓶酒要好几万吧。这……”
  “没什么,好好跟林经理学一学,以后这个酒吧要你独挑大梁了。这是酒庄以前的陈货,也没多少了,我接手以前他们都快倒闭了,每年也就是做那么十几桶而已。新酒估计还要几年才能上市。”
  看着沈放上楼,一边旁听的小徒弟不解问师傅方圆:“师父,这个才20年吧,能值这么多?21年的皇家礼炮不才几千块钱么?”
  “你懂什么!皇家礼炮虽然标注是21年,但那时属于调和型威士忌,而这个是陈放20年的单一桶,而且年份不同酒的口感都有差别的,92年算是九十年代最好的年份之一,老板有心了!”
  沈放跟林经理聊了一会,又在舞台那边指导两个乐队一些演奏方面的技巧,一直待到八点多客人比较多的时候才走,毕竟这两天新闻热度还没散,也不想过度曝光自己的信息。
  第二天周末,沈放跟沈卉一起去商场采购了几套床上用品,就准备搬家了,沈卉决定带两个丫头在这里住两天,中午亲自下厨也算是给沈放的新居开了火。
  沈放在院子里放了张摇椅,一张茶几和几个木凳,姐弟俩在院子里喝茶,秋日午后的阳光也不太热,沈卉坐在摇椅上,看着两个丫头前后跑着玩耍,看了看空荡荡的院子,沈卉有点不落忍:“这么大的宅子,就你一个人住,太孤单了吧,赶紧找个女朋友吧,不然你自己太冷清了。”
  “姐,这事不能强求,还是随缘吧。”
  “对了,上次给你传绯闻的梁卉不就不错么,我也接触过几次,为人比较大气,长得又漂亮,跟你又是同学……”
  “姐,妈……”沈放双手合十道:“您真是个事妈,我跟梁卉就是校友兼普通朋友,七八年来这是第一次见面。您不要在把我往她那里凑了好吗?再说人家有男朋友。”
  沈卉想了想,也是。梁卉童星出道,这几年绯闻也不少,自家这个弟弟性格有点孤僻,虽然现在看着开朗的很多,但是自己知道,因为小姑和小姑父的离异,对这个弟弟造成一定的心里阴影,让他对未来的婚姻和家庭一直有种恐惧感,以后也不知道哪个姑娘能打开他的内心。
  沈放看了看时间,跟沈卉说了一下,让她带两个丫头在家里玩,自己趁周末准备下午去伯父家里看看。
  到酒窖里拿了两瓶威士忌,又从另一个木箱里取出两支有点年头的西洋参,然后给金灿打了一个电话,问清地址后驱车前往。
  从小沈放就感觉伯父金溢很严肃,话不多但是为人很正派。在管教孩子时属于那种传统式家长,对于犯了错的金灿从来都是藤条伺候,最恨的一次打断了三根藤条。所以每次看到金灿一瘸一拐的走路,沈放就不自觉的远离这个伯父。沈放的父亲金洛下海那几年,金溢下放到地方,一路县长、县高官、副市长、市长。三年前49岁的金溢调任新闻出版总署法规司任司长,据说年后新闻出版总署要跟****合并,金溢不出状况的话,应该会在提升一级。
  金灿和潘云熙两人在外单独居住,今天周末也特意赶来陪父母吃顿饭,已退休在家的伯母对沈放的到来十分高兴,现在的她最喜欢小辈多来探望,吃饭时也在念叨着,让金灿结婚后赶紧要宝宝,这样可以让她能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沈放看着金灿两人无法反驳的态度,不禁莞儿。
  简单的吃了一顿家常便饭后,金溢把沈放叫到客厅说话,潘云熙帮助大伯母收拾残羹,金灿则去泡了几杯茶水。
  “你这次回来还走么?”金溢有点严肃的问沈放。
  沈放接过来金灿递过来的茶水,放在茶几上:“这次不准备走了,我把米国的事情都处理掉了,准备回国做点事业。”
  “回来就好,毕竟这里才是你的家。你家原来畅园的房子被你卖了吧,你现在住哪儿,不能老是住在你表姐家。要不到我这里来住,金灿他俩现在都搬出去了,家里也没人陪你大娘说话。”
  “大爷,我有地方住,04年我就在后海买了一个宅子,这两天刚刚整理好,正准备让您和大娘抽空去住几天呢。”
  “后海的宅子?多大?那应该值不少钱吧。”金灿听到后急忙问道。
  “前后三进,房型很工整,一千多个平方吧。当时两千多万买的。”沈放不好意思自夸,就没说现在值好几个亿。
  潘云熙这时也忙完了,端着伯母切好的水果过来,问金灿道:“你们聊什么呢?”
  “聊宅子,烨子在后海那边有个宅子,一千多平方。”金灿羡慕的。
  “啊!”潘云熙吓到了,“一千多平方,那不要值好几个亿!”
  “好几亿?现在那边房子这么贵么?”金溢不解道。
  “是的,伯父您不知道,那边现在属于文化保护区,老宅子越来越少,已经不给卖了。一千多平的院子最少建筑面积要在四五百平米,再加上院子,一套房子四五个亿都是少的。”因为跟金灿还没结婚,所以潘云熙就还没改口。
  “我这几年在国外也挣了点钱,所以这次回来,准备开一家影视投资公司,从事影视和娱乐方面的制作。大爷,您跟灿哥感觉怎么样?”沈放不太想在宅子上面过多炫耀,所以就转移话题。
  “影视公司?”金溢抿了口茶,思索了一下:“国内明年准备进一步放开国外电影的准入制度,准备增加到34部,这时进入影视行业应该不算太合适吧。”
  “就是,烨子,虽然国内这两年整体票房增加很快,但是主要是靠国外批片来撑票房的。而且国内各大影视公司都在转移产业重心,连华艺都开始拍电视剧了,你这时候进入可有点草率了。”金灿也感觉这个行业有点前景不明。
  “我在国外可以感受到,现在华夏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随着国家实力的不断提升,国民收入也会进一步增加,人民有钱了,就要增加娱乐方面的需求,虽然国外电影明年会增加,但是贴合华夏生活的电影应该还是有市场的。毕竟咱们五千年的文化底蕴不是国外能比拟的。”
  “你自己能拿定注意就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记得给我说一下。”金溢叮嘱道。
  聊了一会,沈放告辞,金灿和潘云熙也回自己的住所,所以沈放就顺道送他俩一趟。金灿和潘云熙的房子在西四环边上,是两人确定关系时伯父做主给他们买的,当时伯父拒绝了沈放父亲金洛的赞助,耗尽积蓄给他们付了首付,然后让金灿自己每月按揭还款。用伯父的话说“给他一些压力,然后他才能知道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义务。”
  将金灿二人送到小区门口,金灿让潘云熙先走,自己留下跟沈放说话:“你回来这么长时间,还没跟二叔联系过吧,我爸让我抽空劝劝你,不管怎么来说你们也算是亲父子……”
  沈放打断了金灿后面的话,直接开车就走了,看着沈放远去的车,金灿也叹了口气,转身进入小区。
  沈放极力回避关于父亲金洛的话题,现在自己更是连名字都改了,希望可以跟他了断瓜葛。虽然自己持有荣尚15%的股份,但是这些股份属于母亲留给自己的,属于沈家当年的资助。正是金洛对这个家庭的背叛,才直接拆散了这个沈放极力维持却依然一无所有的家,这让上一世就是孤儿的沈放非常恨他。后来母亲在失去爱情后痛苦的离开,父亲却没有做出任何挽留,而像摆脱束缚般另结新欢,为了让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金雅然有合法的身份,还坚决的跟母亲离了婚,这让沈放对金洛的感官更差。也许他算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但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回到家,沈卉正带着两个丫头在院子里看星星,本身秋高气爽可见度就很高,加上月初的时间没有明月当空,所以星空显得更加灿烂。
  “舅舅,那个星星叫什么名字?”看到两个丫头充满求知欲的小脸,沈放本身郁闷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姐,下周我想去沪上,你可有什么需要给姐夫带的?”沈放对沈卉说道。
  “没有什么带的,怎么突然想去沪上?”沈卉诧异道。
  “也没什么,今年中秋我答应我奶奶要在燕京过,所以想节前去看看我妈和外婆她们,顺道看看杨阿婆。”
  “这到也是,你也该去看看小姑了,她这几年她一直躲着你,就是怕看到你会想起你爸,但是经过这几年恢复,心态还不错。你在国外这几年她经常向我和小磊打听你的消息,现在看到你肯定会更高兴。可是我要到中秋节才能回去,到时候就留你一个人在燕京了。”沈卉担心到。
  “这没什么,我自己又不是不能照顾自己。我在国外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