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三十章 逛街

  沈卉是三号下午从沪上回来的,给沈放带了许多土特产,大包小包的堆满了车辆的后备箱,然后又堆满了他家的厨房了。
  然后沈卉就带着两个丫头宣布,后面几天假期就在这里安家了,让沈放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两个丫头雀跃,沈放默然。
  沈放现在发现了,这个姐姐从知道自己会下厨以后,就心安理得的来压榨自己。沈放真的有点后悔自己的嘚瑟:大姐呀,我只是爱好,不是厨子。本来还想反抗一下,后来看着两个小丫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你,拒绝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唉,算是自己欠她们的吧,沈放拿起围裙,郁闷的看着坐在院子里和两个丫头玩耍的沈卉,转头进入了厨房。
  -------------------------------------
  深秋的早晨,燕京气温有些凉意,沈放还是早上六点就会准时起床,然后沿着羊肠胡同围着后海公园跑一圈。薄雾轻浮在水面,跟远处的垂柳交织着,如轻纱一般。湖边练剑的、打拳的、吊嗓子的都已占据好自己的位置,几个早起遛鸟的胡同大爷,坐在石凳上吹嘘着自己的百灵或者八哥。
  一圈跑跑下来,接近一个小时,回来时姐跟两个丫头都已起床。小孩子好像都有一种特别的本领,上学的时候死命的赖床,怎么威胁都不愿意起床,而放假休息的时候又喜欢早早的起来,有时你想睡会懒觉都难。沈卉估计也是早早就被吵醒,现坐在一个垫子上面在练着瑜伽,而两个丫头在树下跟树上不知从哪飞来的一只小鸟在打着招呼。
  “早,姐。”沈放回房洗漱了一下后跟沈卉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很自觉的走向厨房准备做早餐。
  沈卉看着弟弟一脸任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早饭已经做好了,煮的南瓜粥,在外面胡同口买的包子。”
  “是么,姐,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贤惠。”沈放瞬间变了一副表情,很狗腿的跟沈卉说道。
  “你们俩个快点去洗手,准备吃早饭了。”沈卉懒得理他,对着两个丫头叫了一声。
  早上做的是南瓜稀饭,沈放喜欢把南瓜粥里的南瓜搅的很碎,然后放入一些切碎的咸豆角丁,喝上一口,有老南瓜的一丝甜味,再配上酸豆角的咸酸味道,特别的开胃。
  坐在餐厅里,喝了一碗粥,吃了三个大肉包,然后看着沈卉在那里拿着餐巾给两个丫头擦拭嘴角。
  “姐,我上午准备去潘家园买点花瓶、文玩之类的,装饰一下我这边的房子。你们呢?”沈放接过沈卉的活,来伺候俩小主,让她自己吃饭。
  “我要去公司一趟,好几天没去了,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你要是方便把她们俩带着去逛街吧。”
  “好吧,我跟你们俩说,到时候要听话,不许跟我捣乱哦。”沈放看着两个丫头期盼的眼神,只好同意了。
  潘家园全称叫“潘家园旧货市场”,从名字就可以知道以前这就是一个旧货买卖的地方,可是伴随着民间古玩艺术品交易的兴起和活跃逐步发展起来的,现在已成为一个古色古香的传播民间文化的大型古玩艺术品市场。
  假期的潘家园可以称得上人流如织,沈放一手牵着一个丫头,突然有点后悔,在国外几年完全忘了国内假日到处人山人海的盛景了。两个丫头却兴致勃勃的四处观望,看到稀奇过怪的东西都要拉着沈放去看看。
  沈放带着两个丫头在地摊区逛了好一会,满足了两个丫头的好奇心,然后就来到了以前就熟识的一家店面“青花轩”。
  “青花轩”老板叫那鑫,四十多岁,祖上以前也是游手好闲、架鹰遛鸟的八旗子弟,解放前家业就败光了,这还真让他家在文革时躲过一劫。改革开放后,那老板凭着祖上传下来的几件老物件,在潘家园这边倒腾古玩旧货,先是撂摊,后来凭借着过人的眼力劲捡了几次漏,逐步的开起了一个三间的大铺面,由于捡过一次明青花的大漏,所以后来连店名都改成了“青花轩”,沈放的爷爷跟那鑫的父亲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以前经常跟老爷子到这边来玩,也跟他学了不少古玩行的门道。
  “请问那老板在么?”沈放带着两个丫头进入店内,对迎上来的伙计问道。与门外川流不息的人群不同,店里稍显冷清了一些,只有三五个顾客和几个伙计。
  “这位爷,那老板在楼上,我帮您请下来。”古玩店的伙计眼力都比较活泛,看着沈放带着两个小孩,径直找老板,估计就是熟识的。
  “他可在忙,如果在忙我就在下面等他。”沈放示意伙计随意,自己带着两个丫头在店里看起了瓷器,店内摆的大多是仿品,就算有几件真货也是锁在玻璃展柜里。
  “这位爷,请问您是?”几年不见那鑫有点发福,满面油光,穿着一件深色唐装,有点诧异的在沈放旁边问道。
  “那叔,我是金烨,不记得了。”
  “哦,是你小子,你不是出国了么?啥时候回来的?这都有小孩了?”那鑫看到沈放异常的惊喜。
  “这是我表姐家的孩子”沈放解释道“思思、嘉嘉,叫那爷爷。”
  “那爷爷,呵呵。”也许是这个姓氏对孩子来说太怪,所以俩孩子叫人后就对视着笑了。
  “唉,这俩孩子,那叔别见怪。”沈放苦笑道“我是前段时间回来的,这不是装了个宅子么,准备在您这里踅摸几件物件,装饰一下。”
  那鑫招呼沈放到一边坐下,吩咐伙计取点水果点心给俩孩子吃“现在宅子可不便宜,二环外的老宅子基本都拆空了,就几个保护区里还存着。那边一个宅子最少要一个大数吧,你小子现在手笔很大呀。”那鑫一听就知道这个宅子指的是四合院,所以对沈放的大手笔也不禁有点瞠目。
  “那叔,我那宅子买的早,有八九年了,那时还没那么贵,这不是回来了么,感觉还是咱们燕京城的老宅子住着舒服。”
  “那倒是,我看着现在像鸽子笼似的的电梯房就不得劲,总是感觉伸不开腿似的,还是以前老四合院自在,遛个鸟,下个棋,大中午的在院子里躺一会,甭提多舒坦。”那鑫也是一脸的遗憾“只是现在宅子太贵了,当年有机会时没钱,现在有钱又买不起了。”
  两人絮叨了一会,沈放把自己的需求给那鑫说了一下,他也就是做装饰用,所以也每挑什么古董,让那鑫帮忙选了七八件做工都比较考究的仿古瓷器。把自己宅子的地址给了那老板,让他抽空帮忙送去,毕竟数量太多,车子放不下。并且婉拒了那鑫午饭,就带着两个丫头逛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