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十七章 沪上沈家

  第二天沈放去商场买了些礼物,又通过顺风快递将给大舅和两个表哥准备的礼物发到沪上。国内的高铁居然不给带烈酒,听到这个规定,沈放很无语。幸好现在快递业发达,从燕京到沪上基本是今发明至,所以这几瓶酒估计比沈放还要先到。
  本来沈放准备乘飞机去沪上,但是沈卉劝他乘坐高铁。京沪高铁开通以后从燕京到沪上也就四个小时多点,而乘飞机要提前去机场,然后安检、换登机牌等等琐事加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
  乘坐最早的一班车,上午十点多就到了沪上,沈放拖着行李从高铁站出来,远远的就看到有人举着一个牌子在接他。
  “你是陈非凡吧?”沈放不确定的问道,从接车男子面容上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印记。
  “您是沈少?我是陈非凡,负责给沈总开车。”说完就帮忙接过沈放的行李,然后在前引路。陈非凡就是杨阿婆的孙子,高中毕业去部队锻炼了几年,现在鸿海集团给沈放的大表哥沈垚做司机兼保镖。
  沈放在高铁其他旅客羡慕的眼光中上了陈非凡开来的车,一辆有明显银色腰条的迈巴赫齐柏林。今天周一,鸿海集团有例行会议,估计是大舅安排的车让陈非凡来接他,不然以大表哥低调的个性,应该不会选这款车。
  “先去毅园,我先去看看外婆。”沈放对陈非凡说道。
  毅园在松湖区与文行区之间,占地约有十亩,以前就是松湖沈家传承数百年的祖宅,十年动乱时曾被政府收为国有,改革开放后又被大舅花钱买回来,并将原来的松曲园改名为毅园,以纪念动荡时期去世的外公沈仲毅。
  毅园分三部分,境界各异。东部为住宅,中部为主园,西部为内园主次分明富于变化,园内有园,景外有景,精巧幽深之至。建筑虽多却不见拥塞,山池虽小,却不觉局促。
  沈放赶到毅园内院时,外婆正跟大舅妈在等他,外婆今年已经八十二岁,几年不见外婆明显老了很多,走路颤颤巍巍,她没有拄拐杖,在舅妈的搀扶下背挺得很直。岁月的风霜已经让她满头银发,但全都被整整齐齐地挽在脑后。皱纹爬上了嘴角、眼角、额头。记忆中外婆和蔼、充满温柔的一双眼永远微微眯缝着,微笑的看着你,但是现在却布满泪光。
  沈放赶紧走向前去,搀扶住老人“外婆,我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再不回来,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我的乖孙了。”外婆含泪抚摸着沈放的头。沈放本身是个感情内敛的人,不太喜欢将自己的感情外露,但是在老人的手接触到的一瞬间,他却再也无法压抑几年来的孤独和失落给自己带来的负面情绪,双手紧紧的搂着老太太,埋头在老人的肩膀上痛哭起来。
  “孩子,别哭了,也别惹老太太伤心了,老太太年龄大了,哭多了对眼神不好。”大舅妈田丽在旁边看着祖孙俩抱头痛哭,自己也很伤感,但是老人到了这个年纪不宜大悲大喜,所以只好在旁边劝说。
  沈放将眼泪擦干,平复了一下心情。对着田丽打了个招呼,然后搀扶着外婆进入客厅。舅妈田丽属于典型的江南女子,虽然你年近花甲,但是举止形态依然可以看出属于水乡女子的婉约。
  进入客厅,沈放对外婆讲述这几年自己的经历,尽说些好玩的事情来逗老太太开心。
  “烨子,你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声音的主人有着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眉也仿佛带着笑意,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左耳闪着的炫目的钻石耳钉,让他更多了一丝的阴柔和不羁。沈磊的长相不如大舅那样威严,而是像舅妈一样有点秀气,当年外婆一张说他跟表姐长错模子了。
  沈磊在午饭前赶了回来,早上知道沈放要来,他一上午就把所有的工作安排完,然后回来准备下午带沈放出去逛逛。
  老太太从早上就让人开始准备,看着满满一桌子自己爱吃的菜,沈放的心理特别感动。吃的很开心,虽然老太太不断的布菜,让自己面前的碗里始终是满满的,但是沈放还是在沈磊戏谑的笑容里强迫自己全部吃完。
  吃完午饭,沈放用手抚摸着肚子,躺在沙发上,对沈磊说:“今天吃撑了,好像这么多年第一次吃这么多。”
  “呵呵,奶奶这么多年都没有帮我布过菜,看来在老太太心目中,我还是不如你的地位高呀。”沈磊将泡的茶递给他,看着他瘫在沙发上的样子就想笑。
  “起来走走,消消食。下午我再带你出去逛逛,等今晚你见过我爸和大哥后,以后这几天就跟着我混吧。”沈磊安排道。
  “磊哥,我想先去看看我妈。”沈放看着沈磊正色的说道。
  沈磊想了想:“小姑应该在XH区的会所,我开车带你去吧。”
  沈清怡当年回到沪上以后,休养了两年多才慢慢的走出失败婚姻带来的阴影。然后在大哥的鼓励下开了一家高端私人养生会所,主要是面向商界贵妇,实行会员制,不接待零散客户,也算是大哥给自己找个事业做,不求赚钱,但求打发时间。
  沈清怡的养生会所坐落在XH区一个鸿海集团开发的高档小区的商业区里,是一栋独立的四层建筑,面积应该不下于两千平方,这以前是小区的售楼部。小区房子售罄以后,这栋楼就被装修用来做会所了。
  会所的名字就一个字“清”,硕大的艺术字设计的标识占据了会所的一整面外墙。
  沈磊在前面带路,无视玻璃门上“男士止步”的告示,径直来到迎宾吧台前。
  “沈少来了,您好,欢迎光临。”看来沈磊没少来这里,前台的两个迎宾小姐都认识他。
  “我小姑在吧?她现在可在忙?”沈磊问道。
  “董事长在四楼办公室,今天没有客人预约,可要我帮您通知她?”
  “不需要,我们自己上去。”沈磊对前台说了一下,然后就带沈放进入了旁边的专用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