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九章 转让

  “咦!……切歌,切歌。”刚刚唱了几句,下面就传来了沈卉的喝倒彩声:“不听英文歌,我们要听中文歌,不许欺负我们英文水平不好呀。切……”
  看着沈卉在那里开玩笑似的喝倒彩,旁边李夏他们几个也放松了下来。光看沈放信手拈来的吉他弹奏就知道他的水平要比自己和几个小伙伴要高出不少。
  “那你要听什么?”沈放哭笑不得的对着沈卉说道,这时一个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走到沈卉的沙发旁,低头对沈卉解释着什么,这应该是负责这个酒吧林经理。
  沈卉招呼林经理坐在旁边,对沈放说:“唱你那年在学校新年晚会唱的那首,什么南方的大雪天。”
  沈放想了想,然后重新换了一个节奏弹了起来: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人也摇头,示意没有听过。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
  这个节奏一起,李夏几人瞬间炸了:“这是什么歌?我怎么没听过?你听过这首歌么?”苟伟几人也摇头,示意没有听过。
  不光是歌曲没听过,沈放的嗓子一出来,也让李夏浑身一激灵,清澈的嗓音里带着淡淡的忧伤,又好像很平淡的诉说着别人的故事,给人别样的意味深长的感受。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
  沈卉仿佛又看到七八年前,眼前的他当时倔强的对自己说:“我不要你管,我没有家了,我自己一个人过……”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反复重复的这几句,把两个也吸引了,“南山南,北秋悲”清澈幼稚的童音,给这个略带悲伤的歌词带来了一丝的别样意味。
  “哇…呜……”李夏几人惊叫起来,“沈老板,我太佩服你了,这是谁的歌?是你写的么?”几人就像机关枪一样,站到舞台下面,对着沈放不停的发问。卡座里的游客也在那里惊呼:“太好听了,再来一首!”
  “这首歌叫‘南山南’,是五年前我大学时写的”沈放将吉他还给李夏。
  “沈放,你应该去做专业歌手,你肯定能成大明星。”沈卉拿纸巾擦拭了一下眼角,对着沈放说道。
  “还是不要了,我受不了整天被人包围着的感觉,那让我没有安全感。”沈放笑道。然后转头对着旁边的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笑了笑:“你好,您是?”
  “金少,您好!我是林岳,以前在沪上是给沈董事长负责酒水采购工作,十年前曾见过您一面,现在负责帮大小姐打理这家酒吧。”林岳急忙站起来,对着沈放鞠躬说道。
  沈放拜拜手,示意道:“林叔,我记得您。您不用客气,我现在改名了,你叫我沈放就行了。”
  “好的,沈少。”林岳拘谨道。
  跟李夏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带着两个小丫头跟着林岳和沈卉从吧台里侧的楼梯来到二楼。
  楼梯位于酒吧的西墙靠墙处,跟吧台之间有个两米多的过道,走到底直通酒吧的洗手间,在过道的左手边还有一个门直接通到酒吧外边的两间平房,一间监控室,一间后厨,酒吧的后厨只是做些简餐、点心和果盘,最多做点西餐。
  二楼居中一个三米多的过道,两侧有五个包厢,现在还不是酒吧上人的时候,所以几个包厢都没有人使用。靠窗边是三间中型包厢,每个有三十平方左右,每个包厢能容纳十人左右;过道另外一边是两间大包,每个都有六七十平方,每间都可以可以容纳二十人以上,五个包厢每个都有独立洗手间,装修也是极尽奢华。
  过道最里面是一间大办公室,里面使用玻璃隔成两间,外间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性,身穿一身白色尖领收腰衬衫,配上深灰色的直筒裙,显得异常干练,看到沈卉进门后急忙站起来招呼道:“沈总,您好。”
  沈卉说道:“晓芙,你好。”然后低头跟两个丫头说道:“在这里跟晓芙阿姨玩可好,我跟舅舅到里面说点事。”
  里间面积约20平米,简单装修,靠近窗户前一张办公桌,两张椅子隔桌而放,还有靠墙放着一组由一个双人沙发两个单人沙发组成的茶水区。沈卉和沈放坐在沙发上,林经理负责泡茶。
  沈卉对着沈放说:“你看看这个酒吧怎样,反正你回来也没啥事干,送给你了,你可以在这里喝喝酒、玩玩音乐、会会朋友,也算是有个落脚的地方。”
  沈放吓了一跳,看着沈卉的眼睛说道:“姐,你不会当真吧?”
  沈卉看着沈放道:“肯定是当真了,如果不是你回来,这个酒吧我都想转让出去了,望江台的发展方向跟这个酒吧没有多少能互相促进的,一年两三百万的净利润说多不多,还把老林给困在这里了。你要是接手这个酒吧,我就准备把老林调回去当采购部经理。”
  沈放看着沈卉的双眼认真的说道:“这次回来我已经不准备在回去了,国外的产业我已经找安达信帮忙托管了,我准备先了解一下国内现状,过段时间开一家投资公司,主要从事影视和互联网方面,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再离开,我在国外这几年也飘够了。”
  然后对沈卉摆摆手接着说道:“你先听我说完,这个酒吧我还真的很喜欢,我也想找个地方能以后和圈内人聚聚,所以这个酒吧我要了。明天我转五千万给你,你也别先少。”
  沈卉站起来,搂头给了他脑袋上一巴掌:“你再给我胡扯,我扇死你,这个酒吧房屋产权本来就是你的,当年就是登记的你的名字。”然后盯着他问道:“真的不走了?你不要骗我。”
  沈放看着沈卉,不好意思的笑了,然后给了她一个大大拥抱,开玩笑道:“姐,我这次不走了,我爱死你了,你对我太好了。如果你不是我姐,我都想嫁给你……”
  “你给我滚一边去。”沈卉嫌弃的一把把他推开,“没大没小的,小心你姐夫回头收拾你。”
  沈卉跟林岳说道:“老林,你在这里做到月底,帮沈放把这边事情理顺,把该走的手续帮他办一下,你也跟这边的派出所、消防和城管等部门通一下气,另外你看看店里那个人能提起来,让他平时帮忙照顾一下店里。”
  “您看方圆可行?他在这边也做了快四年了,街面的都熟,又在吧台工作,可以照顾到整个酒吧。”林岳说道。
  沈卉安排道:“行,你今天跟他透个气,明天上班时你把所有人都通知一下,让沈放来跟他们见见面。”然后转头问沈放:“你可有什么安排的没有?如果没有,我们去看看你的房子。”
  “嗯,快走吧,我已经快等不及了。不知道我那个院子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你可知道我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躺在院落里,听着树上的鸟鸣,晒着冬日的太阳,在家里悠闲的宅着。”
  PS.《南山南》演唱:马頔作词:马頔作曲:马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