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八章 乐队

  在吧台的西侧有一个木质拐角楼梯,通过一个九十度的直角就可以从吧台区后面上到二楼。二楼属于包厢和办公区。
  没让服务员帮忙,沈放和沈卉两个人端着柠檬水和奶茶自己来到一个靠近舞台的沙发卡座区,沙发软座都呈半圆型,直径约三米左右,沙发很大,也很软,坐上去可以把人陷进去,两个小丫头脱掉鞋子,一人占一个沙发位,在那里蹦跳。
  沈卉将两个丫头的奶茶放到茶几上,接过沈放手里的水杯说道:“我这里是音乐酒吧,下午两点开始营业,一直到凌晨两点,每天晚上七点开始有演出,有两个固定乐队,有时还有几个走穴的专业歌手前来表演。”
  沈放看着舞台上正在调试乐器的四个人,三男一女,四个人年龄都不大,应该都在二十岁左右。走的都是嘻哈风路线,三个男孩都扎着一个马尾辫。背着一个民谣吉他的女孩应该是主唱,化着浓妆、涂着深绿色的眼影,头上扎着几个脏辫,用一个红色发带约束到耳后,上身穿着一件红色宽大T恤,下身穿着一件直筒的破洞牛仔裤。
  “沈总,您好!”女孩应该认出了沈卉,然后回头招呼了其他几个人,一起来到舞台下面,跟沈卉打招呼。
  “不用客气,你们继续,我就是带我弟过来玩玩。”沈卉示意她们随意,不用客气。
  “你这几年的专业没有丢下吧,要不指导一下他们?”沈卉指着舞台上的几个人说道:“他们几个自己叫阁楼乐队,主唱名叫李夏,夏天的夏,今年才二十岁。在我这里驻唱半年多了,每天大概唱十来首歌,一天三千块钱。有时顾客打赏花篮也可以得到一半提成。”
  “李夏,唱首你们拿手的歌,让我弟听听,他可是华夏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沈卉对舞台上的李夏说道。
  “好的,我们就来一首崔老师的‘一无所有’给沈老板。”长期的舞台经验,让李夏没有丝毫的怯场。前奏响起,李夏看着沈放翘着腿斜靠在沙发上,一手抚胸,一手在膝盖上跟随节奏敲动,显得很随意的样子。李夏心里带有一丝丝的不服气:华夏音乐学院出来的,不一定比我们野路子强。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噢……你何时跟我走
  脚下的地在走
  身边的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
  《一无所有》是华夏摇滚教父崔建的一首代表作,崔建的嗓音很独特,浑厚中带着点嘶哑,高音非常有穿透力。而李夏的嗓音却是天然的比较沙哑,声音的辨识度还是不错的。但是属于半路出家,应该还没有掌握发声的技巧,所以爆发力稍微差了一些,如果经过一段时间的专业训练,应该在音乐路上有一定的发展。
  “啪……啪……啪……再来一个,”刚刚唱完,伴奏还没收尾,坐在卡座里的几个客人就在那里鼓掌叫好起来,对于普通的客人来说这种表演已经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沈老板,我们唱的如何?帮忙点评一下如何。”李夏对鼓掌的客人道了声谢,然后对着沈放挑了挑眉。
  看到李夏的挑衅动作,沈放笑了,对着沈卉说道:“姐,你就给我找事。不过你这个酒吧音响灯光效果,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乐器没有花多少钱,吉他是李夏自己带的。就是楼下这套音响是法国品牌,花了800多万,楼上有五个包厢每个都花了50多万。论音响效果,我敢说后海没几家比我们的好。”沈卉说道。
  “这个音响效果,一个字‘超值!’”沈放站在舞台边,看着李夏一脸不服气的样子,笑着说道:“你的嗓子不错,但是穿透力不足。因为你的呼吸没有锻炼过,唱高音时主要是靠喊上去的,这样显得你有点气息不足,有点破音,特别是在这套音响效果下更明显。”然后指着李夏手里的吉他说道:“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吉他么?”
  李夏愣了,有点茫然的将吉他递给沈放。上次一个据说是音乐学院的教授听到李夏现场演唱时,也是这么说的,并给了她一张培训班的名片,李夏以为是骗子,就给扔了,没想到沈放会给出相同的说法。
  沈放仔细看了一眼手里的这把吉他,这是一把“泰勒”电箱吉他,云杉木单板,玫瑰木的侧背板,比桃花芯木单板的音色要浑厚点。用手拨动了几下琴弦,仔细听了一下后对李夏说:“你这把吉他音色不错,国内价格应该快到两万了吧,不过你的D弦有点松了,你稍微紧半度。”然后对着坐在架子鼓后面扎着一个马尾的小胖子说:“小胖子,你叫什么名字。”
  “沈老板,我叫苟伟,你叫我大狗就行。”
  “苟伟,你刚刚有两个音打错了,‘你何时跟我走’,应该是‘嚓…砰…嚓…’,你打成了‘嚓…嚓…砰…嚓…’,另外你的底鼓,鼓槌敲击的中心稍微偏了一些。”
  苟伟低头看了一眼,一脚踩下去,底鼓的鼓槌偏了不到两厘米。
  阁楼乐队的几个人看着沈放就像见鬼一样,电箱吉他的D弦稍微松了一点,低音会不如原来那样浑厚,插电放大都不一定能听出了,更不要说底鼓偏了一两厘米的误差了。
  沈卉看着目瞪口呆的几个人,笑道:“你们不要跟他比,他从小就是一个变态,他耳力从小就灵敏,十岁的时候就把音乐学院的金海林教授给震住了,当时就预订他做徒弟。”金海林跟沈放的爷爷金世勋是同族的好友,国家音乐协会理事。
  沈卉对着沈放说道:“你可要上去露一手,姐我可好多年没听过你唱歌了,你嗓子可还能唱?”
  沈放苦笑道:“你就挑事吧。”然后看着沈卉在那里鼓动两个小丫头“舅舅,唱歌听,舅舅,唱歌听。”
  沈放上到舞台,对着李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借你的舞台用一下,不要介意。”
  李夏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来,急忙摆手道:“不介意,不介意,您来……”然后跟三个同伙一起跑下舞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候沈放的演唱。
  沈放将吉他的拾音器接上电源,拨弄了两下,在拾音器的扩音下,沈放心里感叹了一声,这把“泰勒”的音色真不错。
  “IthoughtIwasoveryou
  I'dputouttheflame
  Saidtonightwillbedifferent
  Iwouldn'tneedtoplayyourgames
  ……”
  Ps.《一无所有》演唱:崔健作词作曲:崔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