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十章 宅子

  沈放的宅子在羊肠胡同的另外一头,靠近德胜门大街附近,从酒吧走过去还是有点距离的,怕两个小丫头走累了不干,所以两人还是准备开车过去。
  沈卉前面带路从后海拐到德胜门大街,然后在拐进一个胡同,胡同不大,仅能并排错开两辆车,沿着胡同前进了大概三四百米,来到一个三岔路口,沈卉将车靠边停下,然后带着两个丫头下了车。
  沈放也将车停在沈卉的车后的停车位上,下车左右环视了一下道:“是这里么?这附近怎么变化这么大?”
  沈卉指着三岔路口东北角的一处宅院说道:“就是这个院子。走……进去看看。”
  这个院子朝南,宽三十多米,沿着三岔路的拐角往东数,有一排倒座房有五六间之多。
  “我让人将倒座房改成车库了,在西墙开了一个卷闸门,以后你可以从这边路口直接将车开进去。”沈卉指着倒座房北侧的卷闸门说道。“走,我们今天走正门进。”然后拉着两个丫头带着沈放往前走去。
  院落的正门在倒座房的东数第二间,是一个金柱大门,接近三米宽,五个青石台阶而上,台阶左右各有一座石狮子,大门为朱红色,上面有两个铜制辅首,大门的门楼外挑,门洞有近两米宽。门楣上有刻有祥云图案,左右山墙上有镂花装饰。
  沈卉上前转动右边辅首,大门露出一个锁眼,然后从坤包里取出钥匙说道:“这个大门我找人帮你改成了防盗门,安全可靠,可以连门禁,还可以将这个门锁换成指纹锁,如果需要给我说,我来找厂家给你调换。”
  大门很厚重,有电力辅助,轻轻一推,大门即往两侧开启。进门后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面巨大的青砖照壁,照壁中间是一个圆形的“双狮抱球”石雕,绣球居中,双狮环绕首尾相连,不怒自威。
  两个丫头惊喜的站在照壁前,翘起脚也没有够到双狮中间的绣球。
  经过屏门,可以看到内院墙中间有一座垂花门,垂花门的两个前檐柱悬在半空,倒垂下来的柱头被雕饰成“莲花瓣”,这在古代就被称为“二门”,进了二门就属于内院了。
  沈卉指着对面的一扇铁门说道:“那边就是车库入口。西边两间倒座房已经一共可以停五辆车,应该够你用了。东边这几间可以作为佣人房,以后我帮你请个保姆,负责给你打扫卫生。”
  倒座房北面有一扇木门,没有上锁,沈卉轻轻一推就开了。整个倒座房沿街只有的几个飘窗,西边车库的已经全部封死,东边几间依然保留,加强采光。
  垂花门两边是一条一米多宽的抄手游廊,连通垂花门与东西厢房,直达正房,走廊的过道上摆放着十几盆盆景,坐落在香几上,应该是打理过没多久,各个都生机盎然。东西厢房各有三间,对面正房堂屋三间,左右各有两间耳房。
  内院花园宽约十米,纵深约十五米,中间用青石铺砌而成甬道成十字交叉,分别从垂花门通往正房和东西厢房。甬道将内院切割成四块,靠近堂屋大门两侧的是两颗碗口粗的大树,右边的是香椿树,左侧那棵是银杏树,银杏树下摆放着一张竹制躺椅,几片金黄的银杏叶洒落在上面,甚是好看。
  两颗树中间摆放着一个青石凿成的子孙缸,缸沿刻有缠枝花纹,东西两侧为福寿二字,南北两侧刻有小儿戏鱼图案,缸口直径在一米左右,里面盛有八分水高,两颗睡莲几片落叶漂浮于上,睡莲下几条锦鲤在不急不慢的游动着。
  东南角是一个防腐木搭成的葡萄架,下面铺有青砖,一个铁艺茶几和四个扶手凳子摆在葡萄架下。已近中秋,葡萄已近被采摘完,葡萄树叶落满了一地;西南角是一个花坛,花坛有二十公分左右的青砖砌成,面积二十多平方,靠近外圈,种着一圈蝴蝶兰,蝴蝶兰的里面栽种着几株白月季,花瓣成白色,花心为淡黄色,风带花香沁人心脾。最里面是一株藤萝,缠绕在花架上,但见灰褐色的枝蔓如龙蛇般蜿蜒,占据了整个花坛将近一半的地方,若是在暮春、初夏,藤萝吐艳之时,一串串硕大的花穗应垂挂枝头,紫中带蓝,灿若云霞。
  沈放将摇椅上的落叶拂去,躺在上面,看着天空飘散的白云,心中一片安静。这正是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喝止两个想要进入花坛采花的小丫头后,沈卉继续介绍:“东厢房南面那间是厨房,剩余两间可以做餐厅,西厢房是客房,抽空我也带着她们俩过来住几天;堂屋是主人房,左耳房给你做卧室,右耳房是你的书房,家具我找专人给你打造的,电器也给你配好了,买点床上用品就可以住进来了;外面的倒座房、堂屋的耳房和西厢房都改建有独立的浴室、卫生间,所有的房间均使用的地暖采暖,锅炉在东厢房南边的配房,正房和厢房使用的是中央空调,倒座房和后罩房我让他们安装的独立空调。”
  沈卉领着沈放挨个房间进行参观,厢房和正房家具已经配齐,一水的仿古红木家具,中式沙发、茶几,八仙桌、官帽椅、香几、博古架、卧榻一应俱全。卧室稍微现代一些,一张硕大的实木床,配上精致的梳妆台、独立的衣帽间,显得自然、轻松、休闲。
  东耳房旁有一月亮门直通后院。后院稍微窄了一些,只有五米多宽,靠山墙处有几块太湖石堆砌的假山,旁边种有一丛翠竹,两颗腊梅。另外边缘处几株秋海棠,此时正处于花期末梢,花瓣已成紫红,正是一丛浅淡一丛浓。
  后院为方砖铺垫,后院罩房西北角有一扇随墙门,门外是打马街胡同,这是宅子的后门,原来的两扇木门已经改成金属防盗门。罩房正门有三个青石阶,推门而进,里面空间很大,房屋进深五米,后墙上部原来的挑窗都已换成玻璃窗户。后罩房左右共七间房,还有一个地下室,约40平米,出口靠近最东边一间,沈卉已经找人给改成恒温酒窖,只是里面空空荡荡的还没放置酒水。
  沈放指着后罩房说道:“姐,还是你懂我,这布置太和心意了。这里以后就是招待朋友的地方了,西边这几间我要做一个茶室,东边这几间做陈列间,下面有酒库,以后跟一些朋友一起聚会,喝喝酒、品品茶,玩玩音乐,不要太快活。”
  整个院落看了近一个小时,天色渐晚,在两个小丫头的依依不舍中,沈放又跟沈卉一起回到了紫金山庄。
  昨天在医院守了一夜,今天又逛了一天,沈放早已疲惫,所以吃过晚饭没多久就上楼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