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十九章 夜谈

  看到沈放挽着沈清怡一起到了毅园,外婆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女儿心里有道坎,自己一直都知道。虽然她在自己面前强颜欢笑,老太太眼花却心里明白,女儿心里的苦。这么多年她对沈放的避而不见也是因为那道坎没有过去,现在母子关系终于向前迈了一步,说明女儿的心结要打开了。
  大舅沈海洋跟表哥沈垚一起回来的,多年不见,大舅鬓角的头发略微花白了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总是带着些许的笑意,充满着鼓励和慈祥的看着你,让你总有一吐为快的欲望,如果是第一次见他,你根本不知道这是一家资产数千亿的集团公司的掌门人;而沈垚这几年却显得愈发的威严了,跟沈放记忆中小时候的大舅越来越像,总是不苟言笑,眼神十分的犀利,就那么看着你,就仿佛能看透你的心理。
  一家人围坐在客厅,沈海洋让沈清怡和沈放挨着自己而坐,看着幼妹发自内心的笑容,也十分开心。“小妹啊,看到你现在终于解开心结了,大哥心里真是高兴。”沈海洋拉着妹妹的手唏嘘道。
  “大哥!”沈清怡有些哽咽“这么多年让你操心了,只是苦了我这懂事的孩子,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他一个人是怎么撑过来的。”
  “嗯,烨子是个好孩子,这么多年是大舅和你妈亏待你了。”沈海洋看向沈放的目光也多了几许的赞许,这是一个让人心疼又懂事的孩子。自己还记得当年沈清怡回到沪上是多么的憔悴。当时自己愤怒的前往燕京,准备将沈放接回沪上,跟金家彻底断绝关系,可才十四岁的沈放就像现在这样,坐在自己的对面,平静的看着自己:“大舅,不是我不跟你回去,主要是我怕我妈看到我会想起不开心的事,她有抑郁症,如果不能跟以前的生活隔离,我怕她会撑不下去。”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又黯然的回到沪上。
  没多久大表嫂柳菲菲带着刚刚放学的儿子沈昊也到家了,沈昊今年十岁,在沪上一家私立学校上学,表嫂现在没有工作,每天就是负责照顾儿子。
  快吃晚饭时,表姐夫韦超赶到了,他在电视台今天开了一天的会,头都晕了。但是看到沈放手机里录制的思思和嘉嘉问候他的短视频,高兴地笑了。
  吃过晚饭后,沈海洋将沈放兄弟几个和沈清怡等人叫到书房,详细询问了沈放这几年在国外的情况。
  “最近几年你在国外的发展我也听吴律师说过,但是不太详细,只知道你把一个互联网公司股份卖了,挣了一大笔钱。”吴律师是沈海洋的世交,八十年代出国后就留在了米国,是米国有名的商业律师。
  “是这样的。”沈放想了想:“我在旧金山开设了一家名为“野狐狸”的天使投资公司,投资了几家互联网公司,08年的时候在芝加哥花500万美元投资了一家团购网站groupon,主要是做团购生意。去年上市时我把手里股份都卖了,10%的股份卖了12亿美金,虽然对比现在将近150亿的市值有点亏了,但是落袋为安。”沈放没有透露的是自己还持有另外几家独角兽公司的股份,其中光Whatsapp就占有20%的股份,这家Facebook公司已经开始找自己商讨收购事宜,自己提出的20亿的价格对方没有同意,估计再过一年时间这个价格就要翻倍了。作为一名重生者,挣钱不要太容易了,所以沈放也不会计较金钱的得与失。
  “喔…”沈磊惊呼道,“你小子现在这么有钱?”听说表弟几年时间就挣了十几个亿的美金,虽然沈磊也自认为不输人后,可是这一比较这也太打击人了。
  韦超也感觉很不可思议,当年自己在燕京电影学院进修,和沈卉算是一起看着他成长,没想到现在已经成长这么快,自己在国外几年就挣下不菲身价。
  沈海洋感慨道:“一家互联网公司的10%股份投资4年就从500万升值到12亿美元,这中间的利润也太大了。看来我们这些老一代的企业家也快要被你们这些小年轻给超越了。”
  沈清怡看着儿子自信的神情,深感欣慰。从小这孩子就非常的懂事,别的孩子认为枯燥乏味的课外辅导班,这孩子也会甘之如饴。从小就跟一个小大人似的,当年他就是这么自信的对自己说他能照顾自己,让自己放心的对话还犹在眼前。
  “你这次回来准备干些什么?”沈海洋毕竟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在初感震惊后就想问问沈放以后的打算。这个数字对普通人来说算是天文数字,对他来说也就一般般,毕竟光他前几年分家时给沈放的股份都有近百亿。
  沈放考虑了一下:“我准备在国内开一家影视制作发行公司,首先想投资50亿用于院线并购,我在国外看过华尔街对华夏电影市场的专业分析,咱们国家的票房在未来五年里会逐步攀升。一线城市的院线已经趋于饱和,我准备着重开发二三线城市,毕竟院线与发行属于影视行业的上游,占据这部分市场首先就可立于不败之地;另外部分资金我准备投入国产影视剧的制作上,虽然这两年国产电影整体来说有点走下坡,但是随着国家实力的增长,大众对娱乐的需求会越来越高,国产影片未来一定会有很大的市场。”
  “影视制作也不要只投电影行业,电视剧和综艺节目也可以考虑一下,可以跟我们番茄台合作,毕竟我们也算是国内四大卫视之一。”韦超建议道。
  “烨子,要不你投点在我的公司吧,不多2亿RMB我算你20%的股份。”沈磊的影视公司主要是特效制作,他前后砸进去快有10个亿了,经过五六年的发展,在行业内已经小有名气,现在2亿的投资占20%的股份,其实已经算是看在自家兄弟的面子上了。
  “特效领域我了解不多,2个亿我可以投给你,股份不要这么多,你给10%就行,咱俩抽空详谈。”沈放说道,这几年沈磊多次前往米国就是采购设备、到各大特效公司挖人,沈放也多次参与到其中协助他。所以对他的公司也有一定的了解,现在按照他他的投入来说应该在国内影视特效公司方面也算是行业翘楚了,估值肯定在20亿以上。
  沈垚在鸿海集团现在做执行董事,对市场了解较多。在心里稍微估算了一下“现在二三线城市一家影院投资应该在1000万左右,10亿美金的投资应该可以收购不下于500家影院,有这个数量在国内也能排前五名了。”然后转脸对沈海洋说:“滨海完达的王总现在也在大力投资院线,咱们鸿海是不是可以考虑这方面的投资力度。”鸿海的地产项目上完全不输于完达,只是地产方面并不是鸿海主要产业。
  “老大,院线方面你来找人帮烨子进行操作,以鸿海集团的名义进行收购,这样在操作上应该会相对顺利一些。然后用烨子在鸿海的股份将这方面业务置换出来,成立单独的影视发行公司,由烨子来负责,以后鸿海在这个公司股份会逐步稀释。鸿海现在摊子太大,应该把中心转移到我们的核心业务上来。”沈海洋思索了一下:“国内这两年经济增长速度飞快,商业地产与酒店餐饮方面可以适当的增加投资力度。但是就像烨子说的一样,不管什么行业都要占据上游,未来科技发展速度会日新月异,我认为应该加大稀土产业研究所与深城华威电子的合作,我相信在老孟的领导下,他们在芯片领域的发展快要出成果了,相信过几年一定可以实现弯道超车。”
  “我在国外也有一些人手,都是是专业的投资收购方面的人才,过一段时间会到燕京,到时候我让他们代表我跟鸿海集团进行配合收购工作。”沈放对大舅非常感激,对于外甥,他已经做得足够多了。由鸿海集团出面负责收购,可以避免许多地方势力的小动作,在鸿海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的支持下,应该会加快院线的整合速度。
  沈放对大舅的经营眼光还是很佩服的,自己也就是占了重生的便宜,才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而大舅却是凭借多年的发展经验,准确把握企业发展方向,按照国内4G网络的普及速度,估计也就这几年,华威就会真正的崛起了。
  晚上沈放休息在毅园,跟大舅他们聊到八点多才散。然后又被沈清怡拉着,详细的讲述了自己这几年的生活状况,惹得沈清怡又是骄傲、又是心痛,儿子终于长大了,以前记忆中青涩的模样,已经愈发的成熟了。
  第二天,沈清怡跟沈放一起去看望杨阿婆,杨阿婆已经接近油尽灯枯,躺在医院特护病房里,医生已经放弃了治疗,现在生命主要靠输液来维持。现在的她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迷状态,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感应,当沈放同母亲过来看她时,她居然清醒了,看着站在病床前的母子二人,她颤巍巍的拉起沈放的手,将它放到沈清怡的手中,让她们们握在一起,然后笑了。
  “烨…子啊,能看到你跟你妈一块来。真好……”
  “杨嬢嬢,谢谢您这么多年对烨子的照顾,谢谢……”嬢嬢就是姑姑,杨阿婆论辈分是沈清怡的远房表姑,这么多年也多亏了她来照顾自己的儿子,沈清怡感觉自己欠她很多。
  沈放用手紧紧握住母亲,另一只手抓住杨阿婆的手,默默流泪,看着这个像母亲一样照顾自己长大的老人,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自己却无能为力,是那样的无助。这种无助是重生以来从未感受到的。
  两天以后杨阿婆还是走了,因病去世。
  沈放忙前忙后的帮忙操办后事,虽然疲惫不堪,但是唯求心安。
  在离开公墓的路上,沈放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沈清怡,对她说道:“妈,答应我,您一定不要有事,我真的怕在失去你。”
  沈清怡心疼的看着一脸疲惫的儿子,肯定的说道“嗯,我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的,你也要答应妈妈,好好照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