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三十一章 三生三世

  秦墨涵的果断也让梁卉和章嘉佳大感意外,第二天律师到了以后,秦墨涵跟律师单独聊了一上午,然后下午就跟“梁卉工作室”签约了,而且签了十五年长约,签字费一百万,C级合约,公司仅次于梁卉的主推艺人。就算是再签新人也不会越过她,两年后根据发展情况调整合约等级。这次签约,秦墨涵基本就等于将她最宝贵的十几年时间全都交给“梁卉工作室”来打理了。用秦墨涵的话说,相信卉姐是不会坑自己的,如果自己真的努力了也红不起来,那也算是找了一个长期饭票。
  “墨涵呀,你突然玩这么大,姐姐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秦墨涵对自己信任让梁卉感觉有点鸭梨山大。看着眼前这个逆天容颜,自己感觉如果不把她带出来,都会良心上过意不去。
  “墨涵,我们合同也签了,你也算是自己人了,既然你这么信任我们,我们也将不会辜负你的信任。经纪人暂时有我来负责,后期遇到合适的,会给你配专职经纪人。助理你可有合适的人选,薪资由公司来承担。如果没有公司负责给你安排助理。另外鉴于你正在上学,为了不必要的影响,所以助理只在你接戏或者通告时为你服务。”章嘉佳像秦墨涵介绍道。
  “卉卉啊,你有机会问一下郭立明导演,看看小时代里有没有角色可以安排给小秦的,毕竟小秦这颜值,在小时代里演个配角还是能撑起来的。”章嘉佳向梁卉建议道。
  梁卉想了想“这个可以考虑一下,虽然三个女主都有人选,但是女配我们应该还是能拿下一个的。”
  “小秦,这几天如果没事可以在燕京玩几天,考虑一下助理的事情。等七号再回沪上吧。”章嘉佳说道。
  想着这两天发声的事情,秦墨涵漫无目的的在闲逛,“不知道潘家园可有一个叫萱睿斋的店,小说里那些捡漏的事可是真的。”
  “让过!让过一下。谢谢!”两人抬着一个大木桌从自己面前经过,秦墨涵赶紧往旁边让了一下。
  “哎呦!”感受到身体侧面传来的力度,坏了!自己撞到人了,秦墨涵低头一看,一个穿着紫色花裙如瓷娃娃般的小女孩,坐在地上,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瞪着她,好像很委屈似的。
  “小妹妹,对不起哟,姐姐撞疼你了么?”秦墨涵蹲下来,伸手要拉下丫头起来。
  “妹妹,疼么。”这时一个长相一模一样的瓷娃娃蹲在坐地上的丫头旁边问道,原来是一对双胞胎。
  “嘉嘉,起来了,地上脏。”这时秦墨涵才看到跟着这对双胞胎一起的大人。
  “是你,小保镖!”原来是熟人,秦墨涵看着将嘉嘉拉起来的沈放惊呼道。
  “你……”沈放感觉有只乌鸦在额头飞过,还打了一排省略号。
  算了,不跟她一番见识。
  “你是叫秦墨涵吧。你不在沪上上学吗?到燕京来旅游么?”
  “不是旅游就不能来燕京了,姐是来工作的。”秦墨涵显得有点傲娇。
  “哦,找到戏拍了?哪部戏这么没眼光,告诉我一下,等上映的时候我好避开。”沈放怼道
  “嘁,懒得搭理你。姐是来签约经纪公司的。”秦墨涵看着两个女孩“这是你女儿?”
  “我表姐家女儿,这是姐姐叫思思,这个是刚刚撞到你的是妹妹叫嘉嘉。”沈放牵着两个丫头介绍道。
  “漂亮姐姐,刚刚你撞到嘉嘉了,嘉嘉现在原谅你,可是你要请我吃冰淇淋哦。”嘉嘉两只眼睛就这么看着她,让她不好意思拒绝。
  “吃什么冰淇淋,天气都凉了。万一拉肚子,回去后我怎么跟你妈交差。”
  “舅舅就是个大坏蛋,不给我们吃冰淇淋。我不喜欢你了,漂亮姐姐你可喜欢嘉嘉,嘉嘉跟你玩可行。”看到小阴谋没有得逞,嘉嘉马上拉着秦墨涵的手开始卖起萌来。
  “不要跟陌生人说话,特别是漂亮的姐姐更骗人了。”沈放威胁道。
  “漂亮姐姐,你是不是跟舅舅认识,不是坏人吧。”思思看着秦墨涵拉着嘉嘉的手,有点小担心道。
  “姐姐不是坏人,姐姐也认识你舅舅,走姐姐给你们买冰淇淋吃。”秦墨涵看着两个性格各异的双胞胎,甚是喜欢,拉着文静的思思说道。
  “现在真不能吃冰淇淋,马上要吃午饭了。上次你请我吃了你们学校门口的烧烤,这次我请你吃燕京的烧烤。”沈放看着跟两小头互动的秦墨涵,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粉色的运动卫衣,陪着九分牛仔裤,简单的梳着一个单马尾,微微带汗的面孔不着粉黛,一双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眉角一颗淡淡的泪痣也随之颤动。沈放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真的有一丝的心动。
  “不太方便吧。”秦墨涵看着沈放,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燕京城,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认识的,所以她有些意动,但是又要有点女孩子的矜持。
  “姐姐,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嘉嘉肚子都饿了。”正当沈放准备再次邀请时,嘉嘉神助攻道。
  “好吧,姐姐跟你们一起去,吃完饭,姐姐请你们吃零食。”
  出了潘家园,找到沈放停放的车辆,两个小丫头坐在后排的儿童座椅上,秦墨涵只好坐在副驾驶。
  “哦,这次不开豪车,换成普通车了,这是你自己的车了吧。”秦墨涵调笑道。
  “这还真不是我的车,这是我姐夫的车。我的车还没买呢。”
  “没想到你真在沈家做服务的呀,不是保镖就是保姆。”秦墨涵脑补道。
  “是呀,生存艰难,就跟你想的一样,豪门恩怨多呀。”沈放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说道。
  大约开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位于西城这边的一家“烧烤宛”,这是燕京城跟“烧烤季”齐名的一家老字号烤肉店,开店时间比“烧烤季”还长,足足有三百多年了,只是不同的是“烧烤季”多是烤羊肉,而“烧烤宛”却以烤牛肉为主。
  因为带着两个小孩,所以就没有选择“武吃”,而是点了一个包厢,选择文吃。点了两份炙子烤肉,一盘醋溜木须,一份小烧饼,几样时蔬。
  包厢不大,两个丫头分别坐在沈放旁边,秦墨涵坐在对面,在等菜的时候,秦墨涵从包里拿出两件刚刚在潘家园买的小玩物,送给两个丫头做见面礼。
  是两个琥珀,里面分别包裹着一只小昆虫,在透明的琥珀里,昆虫的触须都毫厘毕现,分外清晰。两个丫头一眼就喜欢上了,高兴地一人亲了她一口。
  沈放看着两个丫头高兴地拿着手里的琥珀在那里看里面的小昆虫。不禁的笑了:“琥珀呀。我到是想起了一个关于琥珀的故事来。”
  “什么故事呀,说来听听。”
  这时服务员上菜了,沈放帮两个丫头将手里的琥珀分别放在她们自己的小挎包里,然后又用湿巾给她们擦拭了一下手。
  分别用烧饼给两个丫头夹了一份烤肉,并用纸巾包着下面,省得汁水流到衣服上。
  秦墨涵就这么安静的看着他,才发现原来他是这么一个细心的男人。
  沈放抬头,看着秦墨涵那出神的模样,想了想,有拿起一个烧饼,夹了一份烤肉,同样用纸巾包住下面,递给了她。
  秦墨涵看着沈放递过来的烧饼,有些错愕,用一只手捂住嘴笑了,但是另一只手在沈放想要撤回时将烧饼抢了过来。
  “谢谢了,可是我还是想听你讲琥珀的故事。”
  “哦,你相信有前世么?”沈放问道。
  “不信,虽然许多事情科学家无法解释,但是我还是不太相信有前世。”秦墨涵摇摇头。
  “里面包着昆虫标本的琥珀在葡萄牙被称作Esquecido,是被遗忘的意思。”沈放解释道。
  “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一个前世的故事,前世的他,是当时部落里最勇猛的战士,而另一个她是部落里最美丽的女子,他们互有好感,却都没有向对方表白。直到有一天他们在神赐予的三生石上分别写下了对方的名字。”沈放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正出神听故事都忘了吃烤肉的秦墨涵,突然想起那个断九尾也要在三生石上写上东华帝君名字的白凤九。
  “当时部落之间的战争频发,最后一次战争中他们失败了,作为失败方,男的都要被处决,女的被奖励给自己部落里的勇士。在听到被俘虏的他被处决的那天晚上,女子也死了,眼角流下一滴眼泪,心碎而死。”
  本身专业学习过声乐的沈放在讲故事时声音就很低沉、富有磁性,听着这个悲伤的故事,秦墨涵不自觉的就沉浸在了里面。
  “第二世,女子化身为鱼,男子变成了一只鸟,鸟里神最近,飞到神的地方问他。神说,前世他欠女子一滴眼泪,这一世他们无法相遇,如果想相遇还是等来世吧,来世他要将眼泪还给她。”
  “第三世,女子化身位鸟,男子变成了一只昆虫,两人都可以在天空中飞舞了,这样就可以相遇了。女子去问神,如何才能找到他,神让她一直往西飞,就可以相遇。神的话也通过风传给了男子变得昆虫,男子也就一直往东飞,虫子的寿命始终是短暂的,终于有一天他飞不动了,只能停在一颗松树上休息,一直遥望着东方,等待着她的到来。终于在最后一天看到了她的身影,他激动的流下眼泪正准备呼叫女子的名字,这时一滴松脂滴了下来,将他和哪滴眼泪一起包裹在住了。女子化身的鸟没有看到他,苦苦寻觅了几年后悲戚而亡,她的三世情缘到此结束,而被包裹的虫子依然在等候,直到化成琥珀。”
  “一直到了现代,女子不知转世多少次,现代的她又交了一个爱她的男朋友,有一天男朋友送她一个生日礼物,就是一个包着昆虫的琥珀。她非常喜欢,就一直挂在身上。有一天,她的公司失火了,她在顶楼,她拚命地逃,可是大火即将吞噬她。这时她脖子上的琥珀项链掉了,琥珀在大火中融化了,他用尽全部的神力,将女子送出大楼,女子得救了,而他也还了她一滴眼泪。”
  沈放的故事记得不太清,讲的稍微有点乱,但是就是这个有点混乱的故事却让秦墨涵两眼通红,不住地啜泣。“你这个故事太虐了吧,三生三世都不能在一起,哪有这样的神。”
  沈放看着她,她的身影仿佛跟上一世的那个女星重合在了一起,上一世的那个她就是一部《三生三世》的电视剧而走红的,虽然两人略有不同,但是相似的神态,同样异域的容颜,依然让沈放有些出神。
  沈放已经在心里暗暗打算,过两天看看《三生三世》这个小说的版权可在,如果还没被出售,就让琳达派人将她买过来。
  两个丫头虽然听不懂两人讲的故事,可是看到秦墨涵在那里抹眼泪,也有点情绪低沉:“姐姐,是不是烤肉不好吃呀。如果不好吃,我们让舅舅换个饭店请我们吃饭。”比较敏感的思思安慰秦墨涵道。
  秦墨涵用纸巾擦了擦眼角,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情绪“谢谢思思呀,烤肉很好吃呀,你看我都快吃完一个了。”说完还将手里包烧饼的空纸给两个丫头看了看。
  “你们上戏的老师应该教过你们,悲剧才是人生的永恒,所以莎士比亚在戏剧届才有不这么高的地位。”
  “你这人也太悲观了吧,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开朗点,你就会发现困难将不再是困难。”秦墨涵从负面情绪里走出来,但是不太赞同沈放悲观的世界观
  “所以说每个被包裹住琥珀里的昆虫,都是在等他三生三世的那个情人。”沈放看着她慢慢的恢复了“虽然你买的这两个琥珀是假的,可是里面包裹的昆虫却是真的。”
  “什么,假的?不会吧,我在潘家园买的,那个大叔看着很正派的,他告诉我这是正宗来自波罗的海的琥珀,两百多一个呢,我买了好几块准备带回沪上送人的呢。”
  “其实琥珀很好分辨的,你还有么,拿出来我教给你如何分辨琥珀。”沈放示意她拿出一块琥珀“你拿着这个琥珀,用餐布包上,摩擦几下,然后闻闻”
  “味道很香呀”秦墨涵照着操作,闻了闻说道。
  “真琥珀只有淡淡的香味,你这个琥珀的味道有些重,是使用松香融化后到入模子里做成的。基本是骗你们这些外地游客的。”
  “噢。”秦墨涵有点沮丧,“思思,嘉嘉,你们把琥珀还给姐姐吧,姐姐过会在带你们买个真的琥珀好么。”
  两个小丫头看着秦墨涵“为什么呢?这个小虫子好好看,我不要换。”
  “小孩子哪懂什么真假,你也不用在意,她们喜欢的是里面的小虫子。”沈放给她夹了点醋溜木须,“你尝尝这个,这是他们店里的招牌菜,羊肉做的,味道特别好。”然后又给两个丫头一人用小碗夹了一些。
  “你刚刚讲的故事可有文字版的,发给我看看。”
  “哦,好吧,我回去整理出来发给你。可是我还没有你的手机号和威信号呢”
  “嗯,好的。”秦墨涵拿出便签,将自己的手机号写上,正准备递给他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了沈放一眼,停住了,“这不会是套路吧,你讲故事给我就是要套我联系方式?”
  “嘁”沈放伸手抢了过来,“我需要套路你,就你这长得跟柴火妞似的。”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把号码输入了进去,并拨打了一下,一直到秦墨涵的手机响了才挂掉。
  “这个手机号也是威信号么?”沈放一边问,一边在威信里添加新朋友“秦胖胖?噗……”看着她的威信昵称,沈放差点笑喷了,上下打量她几眼“名不副实呀。”。
  “你这什么态度,信不信我不通过你验证。”秦墨涵很生气“再说了,我那是提醒自己,可以多吃,但是不能胖。”
  沈放一边伺候着三个美女,一边讲着故事,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看着没有丝毫淑女状,吃饱后斜躺在靠背椅上的秦墨涵,有点忍俊不住:“您这是多久没开荤了,这是准备扶着墙出去是吧。”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狗大户,还不吃个够本。本小姐赏脸陪你吃饭,这是给你面子。”秦墨涵撇撇嘴道。
  “那这位大小姐,吃完饭准备去哪玩,可否赏脸让小的这个燕京土著来给您带路。”
  “燕京土著,呵呵……”秦墨涵被沈放的低姿态逗笑了“好呀,我还没逛过故宫呢,要不下午去故宫转转。”
  “行嘞,就这么说定了。”沈放结完账,带着三位美女出门。
  “章姐,我在外面逛街呢。”刚上车,秦墨涵的手机响了“下午带我去见郭导?哦,几点?……好吧。”
  秦墨涵一脸歉意的看着沈放:“实在不好意思,我新签的经纪人帮我联系了一部戏,让我去试镜,下午逛不了故宫了。”
  “没事,工作要紧。特别是你们做演员的,每个试镜的机会都不能错过。在哪里试镜,我送你过去。”沈放虽然有点失落但还是安慰道“你如果这两天不回沪上,我明天再约你去逛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