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二十二章 宵夜

  “我叫秦墨涵,秦朝的秦,墨水的墨,涵养的涵,沪上戏剧学院的学生,保镖大哥,麻烦你送我到学校就行。”秦墨涵看着开车的沈放,没想到这个保镖还有点小帅。
  “呵呵,我叫沈放。”沈放看了一眼认真的秦墨涵笑着说道:“你家人对你期望一定很高,希望你一肚子墨水有涵养。
  “嘁,照这么说,你家人一定不喜欢你,才把你放开的”秦墨涵反驳了一句,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惊奇道“你也姓沈?难道是家生子?”
  “你说什么?什么家生子?”沈放一脸无解的问道?
  “难道你不看书么?现在好多穿越到古代的书里都有,一些高门大户里伺候主人几代的佣人,主人赐姓给他们,同主人一个姓。”然后秦墨涵一脸八卦的问道:“你肯定以前也不行沈吧。”
  “我以前是不姓沈,但是我不是佣人。”沈放无语道。
  “哈,真是改姓的。没事,我不会歧视你的。”秦墨涵看着自己猜对了,斜坐在副驾驶上,一脸雀跃的对着沈放问道“现在是新社会了,没想到在豪门还有卖身为奴这样的事?说来听听。”
  看着她一脸求知欲的萌态,沈放伸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
  “你干嘛打我?说道你的痛处了?”秦墨涵揉着额头,又缩了回去,嘴里嘟囔了几句。
  “我以前姓金,父母离婚后我跟我妈姓。沈磊是我表哥,我妈是他姑姑。明白了么?”
  “哦,说就说呗,干么打人。”秦墨涵抱怨着“你在家里一定地位不高,不然不能跟着你表哥做小弟。”秦墨涵脑补了一段豪门恩怨,沈放寄居在豪门亲戚家里,然后跟母亲受尽白眼,最后落到做人小弟的故事情节。
  沈放看了她一眼,也懒得解释了。
  “好饿,本来以为能跟学姐出来吃一顿的,没想到差点被卖了。”秦墨涵揉着肚子抱怨道。
  “我请你吃宵夜,想吃什么?”沈放也有点饿了,就提议道。
  “保镖大哥,我请你吃吧,我们学校旁边有几家烧烤店,味道特别好。谢谢你今天你救了我,应该我请你吃饭报答。”秦墨涵推荐道。
  秦墨涵推荐的地方在沪上戏剧学院后门旁边的一个巷子里,一溜排的有七八家烧烤店。华灯初上,烧烤摊已经陆陆续续有许多顾客。秦墨涵在前面带路,一路有许多人跟她打招呼,她也笑着回应。
  最后在一家叫东北人的烧烤摊前找地方坐下。“吴大叔,来一条烤鱼,二十串羊肉串,五个烤面筋,一个烤茄子,一份烤韭菜。”秦墨涵豪放的对招呼上来的老板说道。然后问沈放:“你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刚刚那些都是你一个人吃的?”沈放看看她,不禁对她的味口而佩服不已。
  “是呀,我跟你说,整个沪上就吴大叔家的烧烤最正宗。我们东北有句话‘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烧烤无法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今天遇到这么糟心的事,不吃顿烧烤对不起自己。”秦墨涵看着沈放笑道。
  “给我来二十串烤串就行。”沈放对吴老板说道。
  “再给他加一份烤茄子。”秦墨涵安排到“吴大叔家的烤茄子味道特别好,你在其他地方吃不到的。”
  “好吧,一份烤茄子,二十串烤串。”沈放在这方面基本从谏如流。
  “你是东北人?”沈放问道。
  “嗯,祖籍东北的,在那里长到十二岁,后来我爸调动工作,去了西疆省,然后在那里定居了,后来我又到东北上了一年预科班,然后考了上戏。”秦墨涵手里拿着烤串,对沈放说道。
  “你在学校一定很有名气,刚刚好多人再跟你打招呼。”
  “那是,姐可是上戏校花。”秦墨涵一边吃着烤串,一边傲娇的说道。
  “上戏校花?呵呵……”沈放看着秦墨涵笑了,然后故意打量了一下“看来这届上戏学生的颜值有点不够呀。”
  “啊,气死姐了!本小姐天生丽质,再给你一次机会。”秦墨涵瞪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高声道“赶快道歉!不然你信不信我在这里振臂高呼,会有一群上戏人过来收拾你。”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你要是生在古代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祸水级美女了。”沈放笑着赞道。然后递过去一张纸巾“祸水女士,你脸上有点灰。”
  “算你会说话。”秦墨涵被沈放突如其来的称赞搞得有点羞涩,可是听到后面一句,瞬间又炸了,挥手打开沈放递过来的纸巾,自己从包里掏出一张湿巾,对着梳妆镜,将脸上沾到的灰迹擦拭了一下。
  其实沈放也为她的容颜所震慑,说她是祸水级美女一点没有夸张。五官精致,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虽神态天真、娇憨、顽皮却又容色清丽、气度高雅。沈放这么多年在国外也见识过不少各异的美女,但是秦墨涵的颜值也算上数的着的。
  “你是少数民族么?”沈放看着她比较精致立体的五官,另有一番异域风情,不禁问道。
  “好多人都这么问,特别我又来自西疆,大多人认为我是维族人,其实我是根正苗红的汉人。”秦墨涵有些得意,一边笑一边把刚刚上来的烤茄子推给沈放“你尝尝这个茄子,吴大叔的烤茄子属于特别推荐。”
  吴老板的烤茄子真的不错,使用的是沪上本地的长茄,从中间破开,用刀划上交叉斜纹,然后佐以肉末、蒜蓉、剁椒。在炭火的炙烤下,蒜蓉的香味与茄子特殊的味道相结合,在加上剁椒的鲜辣,味道真的很不错。
  秦墨涵看着沈放不一会就吃掉半个茄子,还有点意犹未尽,得意的说道“我推荐的不错吧,我给你说,这满条街的烧烤就吴大叔的烤茄子最正宗,我基本每周都会过来吃上一趟。”
  “你说你原来姓金,这个好像也是少数民族的比较多吧,我们东北那边好多姓金的都是鲜族的”秦墨涵一边吃着自己的烤茄子,随意的问道。
  “我家祖籍也是东北,白山黑水,三四百年前发兵入侵中原,然后就留下来了。”沈放开玩笑的说道。
  “唉呀!居然还是前朝余孽呀,现在这么嚣张,不怕社会主义专制呀。”
  两人边说边闹,一直到将近九点才结束。一顿饭钱不多,沈放提前付了,秦墨涵还嘟囔的抱怨了几句。
  沈放开车把她放到学校门口,然后驱车离开了。
  秦墨涵在学校门口碰到几个女同学,调笑道:“墨墨,不错呀,有帅哥开豪车送你呀。你别说,远看着还挺帅的。”
  “什么跟什么呀!你们可别乱说,就是一普通朋友,今天帮了我一个忙,然后我请他吃顿宵夜。”秦墨涵微怒的辩解道“我跟你们说,千万不要瞎传呀。”
  都是上戏学生,一到周末假期,学校门口就有一排豪车,对这方面也多少都有些了解,所以大家也见怪不怪。只是没想到一直号称冰清玉洁对所有男生都不假辞色的秦墨涵也会被豪车接送,不知道学校多少男生要碎了心了。
  秦墨涵看着几人不信的表情,伸手怕了拍额头,心想随她们吧,清者自清。不过这个小保镖还真的挺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