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二十七章 中秋节

  今年的中秋国庆是连着的,一共放了八天长假,沈卉给两个丫头在幼儿园请了假提前两天就带她们回沪上了。
  沈放给林娜和蔡睿恒两位也放了一个假,这俩人被自己从大老远米国给招过来,还没倒过来时差呢就被派了一堆的工作。趁国庆八天假期,蔡瑞恒可以抽这个时间回一趟香江,林娜也可以四处好好看看华夏的风土人情,作为一名二代华裔,从小就听长辈说起祖国,所以华夏各地的名胜古迹对她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中秋节是国庆的前一天,沈放准备去爷爷家吃个午饭,省得吃晚饭时碰到金洛一家人搞的自己不开心。
  上午十点多赶到燕影厂这边,在燕影厂门口碰到两个熟人,
  “你是烨子?你小子回来也不去看看我。”说话的是一名三十多岁艳丽女子,旁边站着一个身材不高微胖的男子,这是他刚出五服的堂姐金晓晓和她老公余东。
  “晓晓姐,余哥,过节好!”沈放给二人打了一个招呼,寒暄了几句。
  他对余东的感官并不太好,认为他太势力了。余东的前妻臧莉莉他也认识,臧莉莉的父亲以前是老爷子手下的发行部经理,后来调到金陵电影厂。余东以前下海时他老岳父对他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一直到他成功站稳脚跟。可以说他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但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跟金洛有的一比。
  沈放缓和了一下心情,来到老爷子的院子。
  老太太家有客人,正坐在院子里说话呢。沈放一看,自己认识,原来老太太唱京韵大鼓时收的一个徒弟,来自津门的田佳妮,带着自己的儿子何鲲鹏,小名何小宝。
  沈放一看到何小宝就笑了,这小子已经十五六岁了,圆扑扑的小脸跟他爸何向东一个模子出来的。
  老爷子这会在屋子里看报纸,沈放先进去给爷爷打了个招呼,然后将带的大闸蟹放到厨房,又将带来的冬枣洗了一盘端出来招呼客人。
  “奶奶,我从望江台给您拿的大闸蟹,全是从阳澄湖运来的,过会我帮你蒸上。”沈放跟田佳妮两人也打了个招呼,“田师叔,您来了!几年不见小宝都长这么大了。”曲艺门只要是正式入门,不论男女长一辈的都是称呼师叔师伯,没有什么师姑的叫法。
  “哎呦,是金烨呀!这有好几年没见了吧,这要是在街上走对面,估计都不认识了,小宝,这是你杨奶奶的孙子,还记得不。”
  “可不是呀,有七八年了吧。小宝该上高中了吧。”沈放抓了几个枣子递给田佳妮。
  “上什么高中,去年就退学了,现在拜在你何叔的搭档薛果门下学说相声呢。”田佳妮苦笑着说道,对于何小宝退学说相声她一直是不赞成的,毕竟不是哪个人都有何向东的天赋的,再说了当年何向东学说相声吃了多少苦,她是一清二楚的。
  “学说传统相声?这可够苦的,小宝自己怎么想?”沈放微微走了一下眉头,对着小宝问道。
  “我喜欢说相声,听张师爷说我爸七八岁就在津门跟师祖结搭子上台了,我也跟师傅学了好几年了,可是我爸就是不让我上台。总是说我根基还弱。”何小宝抱怨道。
  “这可不能怪你爸,咱们曲艺门可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特别是你们相声门,入门容易,可是台阶全在门里,根基不牢是镇不住场子的。”老太太在旁边听了一会,接口说道道“你爸当年跟你师祖上台表演,那还不是逼得,当年你师祖走单帮带着你爸四处街头撂地,不还是因为穷么。你师祖那么有本事的一个人,就因为没有正当出身,到临了都没被正名,现在你爸好不容易撑起这个向文社这个场子,他可不想以后砸在你手里。”
  何小宝站在一边,看了老太太一眼,然后就低头没有说话,不知道可听进去了。田佳妮在旁边吃着枣子,也没有插话,今天带何鲲鹏到老太太这里来就是想让师父说说这孩子,这两年向文社在社会上名声大噪,社里的好些相声演员都有点飘,何小宝最近也是闹着要上台亮相。
  沈放看老太太说的有点重,怕正处于叛逆期年龄的何小宝接受不了,就在旁边打个圆场:“小宝呀,不管以后上不上学,多看点书还是好的。最少多看书可以让我们增加自己的知识底蕴,就算以后给人打交道时也不会因为学识不够而被人看不起”
  “你现在说学逗唱的基本功怎样了?要不来唱一段。”沈放对何鲲鹏说道“以前我跟何叔也学过一段时间的你们相声门的发声技巧,何叔那嗓子可是一个宝嗓呀,你可继承了他这方面的天赋。”
  何鲲鹏基本功还算扎实,一段太平歌词《秦琼观阵》说的也是有模有样,接着又唱了一段京韵大鼓的《单刀会》,也让老太太赞赏不已。
  沈放鼓掌道:“唱的真不错,看来你也是用心的学了不少东西。不过你这两年正处于变声期,嗓子如果养好了,不比何叔的差。但是如果保养不好,很容易倒仓,那就得不偿失了。我劝你呀,还是晚两年在上台,等你嗓子定型了在说。”
  田佳妮也是这个意思,希望他这两年就算不上学也要多学点知识,毕竟这个社会没文化以后会很吃亏的。
  沈放想了想:“我在后海开了一个酒吧,就在银锭桥边上不远,如果你要是没事或者学艺累了,可以到我这里来玩玩,我来教你玩玩乐器,这方面我比何叔可要专业点?”田佳妮也比较赞同何鲲鹏多跟沈放学学,毕竟这么半大小子正是容易学坏的时候,沈放从小也算她看着长大的,品行还是信得过的。
  沈放跟何鲲鹏聊了一会相声和音乐,然后又对田佳妮说道:“这两年何叔是真火呀,下个月还要在旧金山和洛杉矶演出,半年前票就售罄了。这次如果不是赶回来,我就在那里等着看何叔的演出了。”
  “也就这几年才开始有点名气,以前在东城小剧场时你又不是没去过,一天也就几个人,演员比观众还多,要不是张老爷子和范师叔帮衬着,你何叔估计也撑不下去了。”想起以前向文社的惨状,田佳妮还心有余悸。
  老太太接口道“现在好多了,咱们国家现在对传统曲艺开始保护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中午老太太留田佳妮和何鲲鹏在家里吃饭,田佳妮以前跟老太太学艺时就常在师父家吃住,所以也没有客气。
  中午吃的是沈放带来的大闸蟹,“望江台”专门挑出来半斤左右的,一个个硕大无比,黄肥膏厚。老爷子和老太太两人年龄大了,不宜多食,两人合吃了一个。沈放和何鲲鹏两人一人吃了两三个,甚是过瘾。
  吃过午饭,田佳妮又陪老太太说了一会话就离开了,晚上向文社有中秋演出,她要回去帮忙操持,临走前叮嘱沈放有时间一定要去向文社的剧场看她。何鲲鹏则是偷偷问清楚沈放酒吧的地址,并留了联系方式,准备这几天抽空去玩。
  老爷子吃完午饭,把沈放叫到书房“你回来也有半个多月了,最近在忙些什么?”
  沈放给老爷子砌了壶红茶,毕竟刚刚吃过凉性的大闸蟹,要喝点红茶暖暖胃“我刚刚从我表姐手里接了一家酒吧,另外准备开一家影视公司。”
  “影视公司?”老爷子有点皱眉,“现在市场上国产影片可不算太景气呀,西方电影对咱们国家的文化入侵可是越来越厉害了。”
  “不光是华夏,好莱坞的电影现在全世界各个地方的影响力都在与日俱增,除了技术落后之外,导演和剧本也越来越不用心了,好多圈外资本的进入,让电影不在纯粹,受到场外的影响越来越大,以前您支持陈叔他们拍《霸王别姬》的时候,哪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是呀,以前还有一谋和恺歌他们能撑起国内电影的,后来你看他们拍得都是什么玩意,《无极》、《黄金甲》那完全是糟蹋咱们国家的历史,特别是一谋后来拍的《三枪拍案惊奇》,他还好意思请我去看,如果不是老太婆拉着,当时我就想臭骂他一顿,现在咱们国家的电影我是真的看不懂了。是我落伍了,还是他们走偏了?”老爷子摇头叹息道。
  沈放也点头道:“主要是受到资本市场的冲击太大了,大导演不怕没投资,然后拿到钱又想拍大场面,就忘了电影的本质是讲一个好故事。现在咱们国内没有几个能撑得起票房和口碑的导演了,所以我准备拿出一笔费用,专门用于支持一些新兴编剧和导演来拍摄影片,如果咱们再不努力,再过几年咱们国家的电影院基本都为好莱坞打工吧,钱全被人家挣去了”
  沈放跟老爷子谈了谈以后的打算,没到三点就离开了,今天方圆他们在酒吧搞了一个夜场优惠活动,准备在零点进行酒吧新名称的揭牌仪式。这也正好给了沈放一个借口,让老爷子没法责怪出口。
  在门口碰到金灿和潘云熙,同二人寒暄了几句,让金灿帮忙对大伯父解释一下,自己店里今天有活动,需要盯着点。
  下午五点,沈放安排后厨今天给所有工作人员加餐,除了几天前一人发了一盒‘望江台’提供的月饼礼盒外,并让财务在中秋节当天给每个人发了一千元的过节费。酒吧不能像一些上班的白领一样享受国家法定的假期,沈放只好在金钱和物质上进行补偿。
  中秋节到酒吧来玩的顾客大多分为两种,第一种基本是身处燕京的外地人居多,没有同家人团聚,只有独在异乡的三五好友一起吃顿饭,然后找个酒吧喝上几杯,对着明月一边小酌一边思念远方的家人,这波客人基本在七八点左右到;另一波客人基本是在陪家里老人吃过团圆饭以后,在出来喝酒寻欢的燕京本地人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