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十四章 生日

  梁卉今天很生气,非常生气,恨不得将眼前的蛋糕给砸个稀巴烂。
  梁卉是童星出道,也拍过大火的影视剧,合作过国内众多明星。但是从今年开始,才是真正的大火起来,年初的一部《宫锁心玉》让她火遍了大江南北,成为了国内顶级“流量小花”,梁卉也第一次证明自己能扛得起来一部大女主的古装剧,并跟自己的经纪人章嘉佳独立出来成立了自己的“梁卉工作室”。
  本来以为顺风顺水的一年,先是事业受挫,《宫锁心玉》在《步步惊心》播出以后,就开始受到了全网黑,说前者抄袭,你去找编剧呀,我一个演员还不是剧本怎么写,我就怎么演。喷她古装扮相不如柳师师好看,嘁,那是你们不懂姐的美。还有其他巴拉巴拉的……
  这些都没什么,反正本小姐也是一路黑红过来的,有多少人黑自己,也就有更多的人粉自己。可是今天自己过生日,男朋友刘易凯在香江无法赶来,这实在是不能忍了。这可是两人确认关系以后第一次给自己过生日。
  蛋糕是章嘉佳安排工作人员订的,梁卉看着蛋糕上的2、6两个点燃的蜡烛,真的没有过生日的欲望。看着周围自己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各个都是满脸的笑容祝贺自己生日,作为一个多年表演经验的科班出身的演员来说,梁卉还是瞬间将自己满脸的郁闷和不自在转换成了惊喜交加。算了,他们也是一片好心。
  “今晚我们早点收工,我请大家去喝酒K歌,把蛋糕打包带着,今夜我们不醉不归。”梁卉大声的宣布。
  “林经理么,是我,章嘉佳呀!今天我们工作室有个聚会,请同事们喝酒,希望您给留个包厢。”章嘉佳跟林岳打了一个电话。
  作为一个当红小花,肯定不能去一些乱七八糟的夜店,不然被狗仔队拍到照片,估计明天头条就是:“梁卉恋情疑生变,生日夜独自买醉。”
  梁卉以前做过“望江台”连锁酒店的商业活动。接触几次以后,沈卉也喜欢这个为人大气又跟她同名的燕京女孩。也随手帮她解决过几次来自商业上的刁难,所以就以姐妹相称了。沈卉带梁卉来过几次“望海”酒吧,章嘉佳就跟林岳也认识,一般有些小的聚会都是麻烦林岳来安排包厢。
  梁卉带着宽大的墨镜带着一行人来到酒吧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林经理正站在酒吧门口等候。酒吧今天生意很好,基本爆满,大多顾客都没有注意到进来一行人,都在静静地听舞台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的男子在话筒前弹唱着一首自己没有听过的摇滚歌曲:
  “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
  这里的人们有着那么多的时间
  他们正在说着谁家的三长两短
  他们正在看着你掏出什么牌子的烟
  小饭馆里面辛勤的是外地的老乡们
  他们的脸色象我一样
  单车踏着落叶看着夕阳不见
  银锭桥再也望不清望不清那西山
  水中的荷花它的叶子已残
  倒影中的月亮在和路灯谈判
  说着明儿早晨是谁生火做饭
  说着明儿早晨是吃油条饼干
  ……”
  作为一名胡同口长大燕京人来说,梁卉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回到钟鼓楼下,在夕阳下感受它带来的静穆安详。她自认听过的歌不少,也自己出过唱片,可是这首歌实在没有听过,动人的旋律,优美的歌词,使得她们一行人驻足在那里,梁卉看着舞台上唱歌男子依稀有些面熟,对章嘉佳小声问道:“这个人弹唱很专业,难道是一个专业歌手?你以前可在哪见过?”章嘉佳确认了一下,自己确实不认识,没有印象
  “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面
  我的家就在钟鼓楼的这边
  我的家就在这个大院的里边
  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家就在这个地球的上边
  ”
  最后几句歌词沈放如呓语般哼唱出来,在座的顾客都沉醉在结尾的吉他声中,没有人出声。“谢谢大家!”沈放站起来对着台下鞠躬“这首《钟鼓楼》送给各位,希望各位有个愉快的夜晚。”
  看着沈放表演结束,然后看着有人开始注意到这边,梁卉几人没敢逗留,赶紧带人上楼。
  林岳帮忙安排到靠最里面的大包厢里,近七十平米的大包厢完全可以容纳梁卉一行人。然后安排两个口紧的服务员专门负责这间包厢。
  “想喝什么,尽管点,今天姐过生日,请你们不醉不归,想唱歌的自己来点。”梁卉对着在做的自己人说道。梁卉的工作室成立不久,除了章嘉佳和负责公关的宋智尧外基本都是行内新人,都是正喜欢玩的年纪,加上梁卉平时带人和善,所以大家也不拘束,没一会就热闹了起来。
  沈放唱了两首歌后,就来到吧台这里,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找了靠边的地方坐下,静静地欣赏“反常乐队”的演出。在酒吧里高颜值又独自喝酒的帅哥,更吸引异性的关注,没一会就有几个美女借取酒前来打招呼,其中一个还用口红写了号码在杯垫下面塞给了他。
  方圆看到后很不甘的说道:“老板,你直接拉高了咱们酒吧里泡妞的难度,以后如果美女都以你为标杆,那咱们酒吧就要从燕京城的艳遇排行榜上消失了。”
  “沈少,楼上包厢里有一组客人,是大小姐的朋友,我给她们安排在最里面了。”林岳安排好楼上,在吧台旁跟沈放说道。
  “我姐的朋友?”沈放说道:“过会我上去看看。你先安排一下多给她们上点果盘和小吃。”
  等了十几分钟,沈放叫来服务员,询问了一下楼上包厢的情况。包厢里一共十三个人,八女五男,点了啤酒、果盘和一些零食。他们自带了一个蛋糕,估计是给谁过生日。
  沈放叫来方圆,让他准备了两瓶皇家礼炮,然后让服务员送去包厢。
  梁卉等人正在包厢里喝酒,几个女同事在那里给正在唱歌的一个男同事喝倒彩。这时包厢门打开了,两名服务员送来了两瓶洋酒和十几个杯子。章嘉佳看到以后很诧异:“这两瓶酒不是我们点的呀,是不是送错了?”
  “这时我们沈总安排送的。”服务员道。
  “沈总来了?”梁卉惊道。“可以请她过来一下么?下面人多,我不太方便过去。”
  “好的,我帮你转告。”服务员转身出去了,来到吧台告诉沈放梁卉的邀请。
  沈放想了想,跟林岳和方圆交代了一下,就跟服务员上楼了。
  听到包厢的敲门声,靠近门的一个女员工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沈放,好像是刚刚在楼下舞台唱歌的顾客,所以就带着点警惕地问道:“请问您找谁?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你好,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我叫沈放,听说我姐的朋友在这里玩耍,特意过来看看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
  “是你?”梁卉正在那里吃零食,看到被让进来的沈放,“刚刚在楼下舞台唱歌的就是你?”
  “嗯,就是我,我是沈卉的弟弟,我叫沈放。前几天我姐把这家酒吧转手给我了。”沈放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子,感觉有点面熟。她的五官十分精致,鼻子高挺,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眼角是弯的,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在对你笑。“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沈放诧异道。
  章嘉佳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我们梁卉是演员,你不认识她?”
  “演员?梁卉?”沈放不确定的问道:“小东邪?十四中的?”
  梁卉放下手中的零食,看着沈放,仔细的想了想:“金大装?你是金烨,金大装。哈……哈……哈……你怎么改名了?差点没认出来你。”梁卉大笑起来,一手捂着嘴,一手指着沈放。
  如果有画外音,沈放这是应该可以感觉有只乌鸦从头顶“呱……”的飞过。
  “唉,咱俩也算是老相识了,我都没叫你当初的外号,信不信我给你发到网上去。”沈放无语道。
  “你敢!”梁卉两个眼睛瞪得很大,直直的盯着沈放。
  章嘉佳在旁边看着两人:“你们以前认识?”
  梁卉说道:“我们以前都是一个学校的,这家伙是个怪物。明明跟我一样大,却比我高两个年级。我上初一的时候,他上初三,人家还年年成绩都是年级第一,当年在我们学校是校草级人物,好多小女生天天在后面追着,自己还在那里装成熟,对谁都不理。后来女生们给他起了一个全校公认的绰号‘金大装’”梁卉没说的是自己当年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童星了,可是在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却是这家伙。
  “嘁,自己成绩差,非得怨别人比你强。”沈放怼道“怎么,现在混娱乐圈了?”
  “是呀,学习成绩差,考不上好大学,只好靠颜值吃饭了。”梁卉说道。
  沈放给自己到了杯酒,然后坐在梁卉对面,上下打量了一下:“现在娱乐圈的门槛真低。”
  “噗……”章嘉佳刚刚喝了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你什么审美眼光,我们梁卉可是天生丽质。”
  梁卉对坐在另一边的宋智尧说:“我们如果关门,把他打一顿,应该没事吧。我忍不住了。”
  宋智尧拍了拍梁卉的手:“我怕我们出不了这个酒吧,这是人家的地盘。”
  沈放看到放在桌子上的蛋糕,问道:“今天你们有人过生日?”
  “是,我过生日,被你给气到了。你赶紧赔罪吧,不然我告诉沈姐,说你欺负我。”梁卉威胁到。
  “别介,我们怎么说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这样捅到家长那里就不好了。”沈放笑道。
  “我们顶多算是校友,连同学都不算,青梅竹马能用在这里么。”梁卉对拉她的章嘉佳说道“你别拉我,我真忍不住了,我要打他。”
  章嘉佳和宋智尧左右看着梁卉,也在那里笑。两人作为梁卉最亲近的合作伙伴,从早上就知道梁卉今天心情不好,到酒吧来喝酒也是为了让工作室员工不失望。这会看着她跟沈放互怼,感觉以前那个如精灵般的女子又回来了。
  章嘉佳看着沈放:“刚刚在楼下唱的歌是您原创的吧?以前没有听过。”
  没等沈放开口,梁卉就接口道:“这家伙从上学那会就玩音乐,还拿过燕京市钢琴比赛第一名。最后还考上了华夏音乐学院。”然后转脸对沈放诧异道:“对了,这么多年也没听到你的消息,你跑哪里进修去了?”
  “没有进修,五年前毕业后就出国了,前几天刚回来,我姐看我闲着无所事事,所以就把这家酒吧转给我了,好拴住我。”沈放说道。
  “哦,沈总是你亲姐?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叫金烨么?”
  “是表姐,我大舅家女儿。我爸妈离婚后我跟我妈姓,我现在叫沈放,放手的放。”
  “你唱歌真的很好听,而且歌写的也好,可准备出道做专业歌手?”章嘉佳问道。
  “暂时没这个打算。”沈放喝了一口酒,想了想说道:“我这次回来准备开家影视公司,做点影视方面的投资,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合作呢。”
  “不聊这些。对了,你还记得当初你们高三时毕业晚会你唱的那首歌么?你们毕业以后,那首歌在学校里的传唱度可高了,高校长都快气疯了。”梁卉笑道。
  沈放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那首小姐向北走?”
  “对,就是这首,好多高三的学生快要毕业时,对着心仪的女生都会唱这首歌。要不你在唱一次?”梁卉怂恿到。
  沈放看看周围,说道:“在这里不太合适,这里没伴奏,音响效果也不太好,要不到楼下去,我给你们安排个拐角。”
  梁卉征求了一下章嘉佳的意见。章嘉佳想了想,酒吧光线不强,然后梁卉又带着墨镜,这么多人一起,再加上沈放又是酒吧老板,所以应该没什么安全问题,就同意了。
  “好,我先下去安排一下,过会让人过来通知你们。”沈放喝完杯中的威士忌,然后就先离开了。
  “你跟他以前很熟么?”章嘉佳问梁卉道。
  “以前一个学校,都是学校文艺社团的,每次有文艺演出,我和他都是要出节目的。当年他就很厉害,听说音乐学院的金海林教授提前就预订的关门弟子。”作为一个圈内人,章嘉佳当然知道金教授在音乐界地位。
  “不知道他可有出道的想法……”章嘉佳在那里嘀咕道。
  “打住,你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不要想着做他的经纪人。”梁卉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的想法:“他跟我不一样,他如果出道,也是自然有人帮忙打理,他爷爷以前是京影厂、广殿总桔的高官。他家好几个亲戚都在广殿总桔和文化部。特别是他现在又背靠着沈家,不缺资源和资金。”虽然梁卉以前跟沈放接触不算太多,但是在学校多年了解了一些。
  “哦!”章嘉佳这才醒悟起来,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音乐人,不说别的,就是沈家这个庞然大物也不是一般人能招惹的起的。
  “对了,刚刚他说要成立一家影视投资公司,也不知道规模有多大,有机会跟他在详细的了解一下,毕竟以后我们工作室也是要投资影视剧的。”章嘉佳刚刚冷下来的心又热了起来。
  没过一会,服务员通知下面已经安排好了,梁卉跟同行的同事说了一下,然后就一起下去了。沈放让准备了两个卡座,一个可以坐七八个人,梁卉一行加上过来帮衬的林岳分别坐在两个卡座。
  “谢谢阁楼乐队给我们带来的精彩演出。唱了好几首了,也该让人家歇歇了。”沈放安排梁卉她们后来到台上:“接下来有我来给各位唱几首歌,大家说好不好!”
  “好!”台下的顾客有好多都是前两天就曾听过沈放演出的老顾客了,特别是几位单身美女顾客看到沈放上台,两眼都在放光。
  “小弟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所以那位准备送花的小姐就算了,就算你送了我也拿不到提成。”沈放话音一落,满场都笑了起来。
  “他现在怎么这么贫?”梁卉抱着章嘉佳的胳膊笑的眼角都弯了。
  “接下来这首歌送给我的一个好朋友,虽然歌词不是写给她的,但是也算是我们共同的回忆。”
  “嘁!”梁卉对着舞台大叫了一声,惹得一些人往这边看了一眼,但是大多数人还是看着舞台上沈放在那里表演。
  这首歌的伴奏很简单,轻轻的吉他声瞬间让有些浮躁的气氛安静了下来,前奏不长,沈放富有磁性的嗓音传入了顾客们的耳中:
  “小生不才
  未得小姐青睐
  扰小姐良久
  小姐勿怪
  小姐向北走
  小生我向南瞧
  此生就此别过了
  难以忘怀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
  愿你遇良人
  暖色浮余生
  有好人相伴
  ……”
  “这家伙的嗓子越来越好了”梁卉看着在舞台上表演的沈放,对比当年的青涩,现在的沈放愈加成熟了。作为一名录音棚歌手,也出过一张专辑的梁卉来说,这样的天赋是她穷其一生也无法达到的。
  一首唱毕,“再来一首”的叫好声不绝于耳,最后沈放又唱了一首《南山南》和一首宋胖子的老歌才得到下台来。
  章嘉佳一脸崇拜的看着沈放说道:“沈少,您刚刚唱的那两首和我们来时您唱的《钟鼓楼》都是你自己创作的歌曲吧。真是多才多艺呀。你跟我们卉卉也是校友,又认识多年,我们卉卉现在也在娱乐圈,去年还唱过影视剧的主题曲……”
  “章嘉佳!”还没等章嘉佳说完,梁卉就大声的在一旁喝止。然后转头对着沈放面带歉意说道:“你别在意,她也是为我好。”
  沈放也没放在心上,直接看着章嘉佳说道:“没事,我跟梁卉是朋友,以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时候。等有机会时,我们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