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十三章 金灿

  几个爱音乐的人在一起一直聊到下午六点左右,直到金灿打电话来才结束。
  跟金灿约的地方在银锭桥旁边的“烧烤季”,步行也就几分钟的事,等沈放走到的时候,金灿已经在包厢里等着了。
  “烧烤季”是燕京城有名的老字号清真风味特色饭馆,有170多年店史,以烤羊肉而著名,一张大圆桌上放一口板沿大铁锅,锅沿放一铁圈,上边架上铁条炙子,吃几块烤肉,再呷上几口老酒,配上几个火烧,边烤边吃,别有一番风味。
  金灿今年28岁,在国家广殿总桔工作,上有老爷子的余荫,加上伯父金溢也在文化部实权部门,所以金灿在广殿总桔工作还游刃有余。年纪轻轻就担任进口影片审批处一科科长,括弧:副处级。
  五年不见,金灿明显有点发福,一副金丝眼镜遮住了一张略显油腻的圆脸,圆脸下面的双下巴也明显的堆了起来。沈放见面后就给金灿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把他抱起来称颠了几下,惹得金灿一阵笑骂。
  一起等在包厢的还有一个人,穿着一身职业女装,显得干练、稳重、大方,这是金灿的未婚妻潘云熙。沈放笑着招呼了一声:“嫂子好!”潘云熙捂着嘴莞儿一笑:“别,我跟他还没结婚呢,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姐。几年不见,烨子你跟以前变化不少,最少性格开朗了很多。”
  潘云熙以前就跟沈放认识,当年金灿追潘云熙时,沈放出了很大力。这俩口子是华夏人大同学,从大一就开始谈恋爱。准确来说是金灿追的人家,潘云熙老家是湘省太祖故地,一个长相清秀却性格相当泼辣的湘妹子。当时金灿在新生接待处就一眼瞄上了人家,穷追不舍,还专门找沈放给他写了一首情歌。后来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金灿就用这首情歌打开了湘妹子的心扉,接着金灿就跟以前风流快活的日子彻底告别了,潘云熙看着像小家碧玉,却手段了得,用一张情网将金灿牢牢拴住,大二时更是带到家里见了家长,深得大伯母的喜爱,金灿更是没法挣脱。后来有次金灿跟沈放一起喝酒时发表过感慨:本来以为是短线投资,没想到被长线套牢了,真是痛并快乐着!这两人大学毕业后都留在了燕京,更是在去年订了婚,准备今年春节结婚。
  沈放将手里的礼物递给潘云熙:“云熙姐,这是补你们的订婚礼物,你看看可喜欢。当时在国外没法赶来,太不好意思了。”然后对着金灿抱怨道:“你就喜欢搞突然袭击,今天嫂子也来,你也不给我提前说一下,幸亏我早有准备,不然多失礼。”
  潘云熙坐在那里拆开外包装,是一个最新款的迪奥的女包,这个包她以前看过画册,也流过口水,但是最少要五六万块钱的价格,让身为公务员的她望而却步。
  这是沈放回国前让人帮忙购买的。有句话叫“包治百病”。如果你不知道送女人什么礼物,那么你就送她一个包,女人的衣柜永远缺少一个包。
  “这个包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这在国贸买都要好几万呢。”潘云熙拿着手中的礼物,不知道该不该收,看着金灿等他拿主意。
  金灿笑了笑说道:“没事,收下吧。几万块钱对这小子不算事,这小子是个土豪。他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比我有钱了,上大学的时候已经可以支配上千万的资金了。当年看着他是不是的在我眼前炫富,如果他不是我弟,我都恨不得揍他一顿。”
  “你确定不是因为当年你打不过我才没动手的?”沈放露出嗤笑,然后对潘云熙说道:“云熙姐,不用客气,这款包在国外并没那么贵,也就两三千美元。国内卖的价格高,主要是咱们国家奢侈品关税高而已。”
  “如果感觉礼物重了,这顿你们请,我要吃烤肉。”沈放叫道。
  “烧烤季”的烤肉再贵,三个人一顿饭也就吃了500不到,沈放皱着眉头,用手轻抚着肚子,说道:“这才回来几天,我就感觉到燕京美食对我的恶意了。我估计要胖了好几斤了。”
  “晚上没什么事吧?走到我店里去喝几杯。”沈放邀请两人道。
  “好呀,正好去你酒吧里看看。”毕竟好几年没见了,金灿两人也想跟沈放叙叙旧,所以也没推辞。
  八点左右的后海酒吧街正是上人的时候,白天你经常可以看到的老人带着孩子逛后海的人群,被一群衣着鲜艳帅哥美女所代替了。三五成群,看到满意的酒吧就进去瞧瞧,一起喝喝酒、听听歌、吹吹牛;也有不少是独行客,这些人大多是30岁左右,衣冠楚楚。坐在能一眼看到入口卡座或者吧台,眼神不时地打量着进入的客人,寻找着能够一夜情的对象。
  望海酒吧今夜生意不错,散台、卡座基本满员,乐队演出还没开始,现在有一个客人坐在舞台上的高凳上跟着KTV的伴奏唱歌,唱的还行,自己也很陶醉。望海酒吧跟其他一些酒吧不同,这里除了有专业的乐队演唱固定的曲目外,顾客可以点歌、可以花钱请乐队伴奏自己来唱、也可以跟着KTV唱。
  沈放招呼两人坐在吧台旁,跟吧台里招呼过来的方圆说道:“这是我堂哥和我嫂子。”然后对着金灿说道:“这是方圆,我这酒吧以后的经理。你们喝点什么?”
  “我随便,啤酒都行,你呢?”金灿问潘云熙。
  “我随便,喝点什么都行,你看着办。”潘云熙对着沈放说道。
  “给我嫂子调杯玛格丽特,然后给我们来两杯威士忌。”沈放对方圆说道,然后招呼两人来到里圈的卡座里。
  金灿坐在卡座里,对着整个酒吧环视了一周:“你现在接手了你表姐的这家酒吧,以后估计就不再出去了吧。”
  “不出去了。”沈放往后一靠,把整个身体陷在沙发里,“在外面漂了这么多年,也飘够了,好多事情也想明白了。他们随他们去吧,我过好我自己的日子,不负上天让我活着一世。”
  从小跟沈放一起长大的金灿明白他所说的“他们”是指的谁,也知道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对沈放的打击有多重,看着自己这个堂弟能走出来,还是很欣慰的。
  这时候,舞台上的顾客已经表演结束,获得了跟他同来朋友的叫好声和其他顾客稀稀拉拉捧场的掌声。
  “你们要不上去表演一下,唱首歌玩。”沈放怂恿道。
  潘云熙道:“我们还不上了,你上去唱一首,好多年没听你唱了。”
  “好,我上去唱两首,给乐队暖暖场。过会就有乐队演出了。”沈放把酒放在桌子上,站了起来。
  “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小弟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欢迎各位朋友光临望海酒吧。哦,对了,从下个月开始这家酒吧就要改名叫:‘六月初三’了。”沈放跟乐队几人打了一个招呼后,站在台上对着酒吧里的顾客说道:“今天是小弟我接手这家酒吧的第一天,为庆祝这个日子,所以今晚消费全场五折。”话音未落,酒吧里就响起了叫好声、口哨声。
  沈放伸手压了压,继续说道:“为感谢各位朋友的光临,小弟我在这唱首歌送给在坐的每一位,愿你们今晚玩好、喝好!”
  然后沈放从李夏手里借过吉他。坐在话筒前的高凳上,拨弄了几下调音,然后说道:“这首歌是几年前我堂哥向他女朋友表白时,我帮他写的。对就是那两位,现在已经订婚了。”沈放指着台下站起来一脸幸福的对周围打招呼的金灿说道。
  “微风轻轻吹着你散开的发
  忍不住想对你说心里的话
  多少次鼓起勇气话又难开口
  想想你的温柔总是低着头
  多希望天边晚霞一直燃烧
  永远灿烂别落下
  你浅笑的脸微闭的双眼
  我陷入了深深的迷恋
  有没有最纯真的童话
  你就是我快乐的源头
  为你伤心为你忧愁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丫头
  ……”
  “这首‘你就是我想要的丫头’送给你们,愿你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沈放无视台下鼓掌叫好声,和起哄“再来一首”的顾客,鞠躬说道:“接下来的时间交给我们的乐队和他们带来的精彩演出。”
  沈放到吧台给方圆说了一下自己刚刚在台上宣布的打折决定,让他安排收银员做好折扣结算,不希望出差错。
  回到卡座,看着潘云熙一脸幸福的看着金灿,两人十指相握,估计又想起了当年恋爱的情景,沈放郁闷道:“我就不该过来陪你们坐,一股子恋爱的酸臭味。”
  “嘁,单身狗!要不要姐给你介绍一个,我们单位里好多刚毕业的小姑娘,一个个长得可水灵了。”
  沈放双手合十“求放过,我还小,还想快活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