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一章 好久不见

  “姐,是我,我没在旧金山,我回燕京了。刚下飞机。你不用让人来接我,我直接打车先到老爷子那里去一趟,走时候没给他打招呼,现在回来再不过去,我怕他拿桑木棍打断我的腿。我晚上不在他那里住,我下午去你那里。”
  九月的燕京已经虽已入秋,可是一股燥热还是扑面而来。沈放站在燕京国际机场的出站口,拿着手机,看着周边不断进出的人们,心中不住感叹,还是回来了。
  将口袋里空姐塞给自己的便签随手丢在了路边的垃圾桶里,空姐们的热情还是有点吃不消,虽然大部分原因还是自己坐的是头等舱。
  等了十几分钟才等来一辆出租车,在2012年这个网约车还没有上线的日子,如果自己建议Uber提前进入华夏,会不会比滴滴发展的更迅速呢?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自己只是想捞一笔就走的小股东,随他去吧,如果没记错再过三四年那帮中东的土豪就要入场了,到时候把自己那8%的股份一转手,让这帮中东人、米国人自己相爱相杀去吧。
  在外面飘荡了五年,燕京城的变化很大,蘇门桥这边明显的多了很多的高楼大厦。以前的老弄堂还在,但是墙上大大的圆圈里面的拆字在那里闪闪发光,冒得都他妈的是金光。
  老爷子住是一排多层洋房,一楼。面积约两百平方,这里原属于燕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区,老爷子这套房子也是当初分下来的。
  院子大约五十平米,东西两边是两米多高的院墙,上面爬满了爬山虎。院子里靠墙角处布置成了几个大小不一的花坛,里面种植着木槿、月季等各种花草,在院落的东南角还有一株约十公分粗细的银杏树,沈放原来在树上面刻的“金烨”两个字,依然能看出痕迹。
  五年前从文化部退休,按照老爷子的级别,退休后应该可以在玉泉山进行疗养,但是老爷子不干,用他的话说是给国家节省资源,但是沈放猜测,他应该是怕在疗养院里级别低了,待着不自在。毕竟在燕影厂这一亩三分地里,不管是哪个退休或没退休的见了面都要称呼一句“老领导,您好!”
  沈放到家时,爷爷和奶奶正在院子里的树下品茶,乍一看到沈放,两个老人都有点愣住了,沈放回来前也没有跟两人打招呼,五年不见,再见时两人恍然梦中。
  老爷子明显比以前苍老了很多,眼角和额头上多添了几块老年斑,以前只是花白的头发,现在也全白了,但是还是一丝不苟的梳理的整整齐齐。
  奶奶杨秀珍在沈放的印象里跟五年前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鼻梁上多了一副老花镜,作为一名从业四十多年的京韵大鼓表演艺术家,老太太的身体还是如以前一样硬朗。
  老太太先回过神来,扶着茶几站了起来,用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的老花镜:“烨子,是烨子回来了?”虽然自己已经改名多年,但是家里人还是习惯称呼自己的小名。
  沈放赶忙放下行李,上前搀住老太太,恭敬的对两人说道:“爷爷、奶奶,是我回来了。”
  老爷子看了沈放一眼,将手中的报纸放下,重重的“哼”了一声,以表示自己的不满。老爷子刚想说话,被老太太伸手拉了一把“回来了,回来了就好,你这几年在外面受苦了。”
  “他受什么苦!我看是在外面逍遥快活才对,当年一声不吭的就走了,要不是沈家丫头告知一下,他就算死在外面我们也不知道。”老爷子明显在气头上,说话有点冲。
  “爷爷,您喝杯茶,消消气。当年我不是还年轻么,趁着年轻出去多看看,从小您不就教育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沈放赶紧给老爷子倒杯茶放在他面前。
  “我还教过你‘父母在不远游’呢,你怎么不听。好好给你安排的工作不干,非要离家出走,还‘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你咋不上天涅。”
  “爷爷,这不是神州飞船载人技术还不成熟么,不然我也会考虑一下的。”
  “你……”老爷子被沈放给气的笑了出来,但也欣慰,以前沉默寡言的孙子,现在居然会贫了,看来在外面几年,真的让他开朗了不少。
  “你现在怎么也这么贫了。”老太太怕两人再犟起来,在旁边打着圆场:“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嗯,不走了,准备在燕京搞点事做。”沈放回应道。
  老爷子虽然很疼沈放,但是沈放跟老爷子就是说不到一块,这也算是代沟吧。五年前老爷子刚退休那会,本身脾气就很强硬,再加上点退休综合征,所以整天的看着四处乱逛的沈放极不顺眼,三天两头把沈放训斥一顿,嫌他整天不务正业。毕业时如果按照老爷子的意思,就把沈放安排到国家某部委机关了,然后成为一名光荣的公务员,跟堂哥金灿一样做一名混吃混喝的基层工作人员,再过个十几二十年估计靠资历能混成一个处级干部也说不定。
  所以在沈放从华夏音乐学院毕业以后,都没给老爷子打招呼,直接给表姐留了一个字条,然后拿着护照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先是在香江应聘成为了皇家加勒比海洋自由号餐饮部一个打杂人员,跟随邮轮漂流了一年后,就开始四处流浪,在这几年里欧美各个国家基本跑了个遍。跑了五年,终于感觉有些想家了,而且前段时间得知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保姆杨阿婆得了癌症,所以沈放将自己在国外的产业处理了一下就回来了。
  “小烨啊,晚上可在家里住?”下午快四点的时候沈放接到表姐沈卉的电话,然后拖着行李箱就准备出门,奶奶看到后急忙的追出来问道。
  “你留他干么?让他想去哪就去哪,现在飞了几年翅膀更硬了。”老爷子在客厅里斥道。
  沈放看着老太太有些期盼的表情,欲言又止的“喃”“喃”了两下后说道:“还是不了,今天我住在我表姐那里,她晚上叫我过去吃饭,准备给我接风。”
  “哦,那过几天中秋节记得回来吃饭,到时候你伯父和你爸都会过来,咱们一家人已经好几年都没在一起吃过一次团圆饭了。”奶奶一手扶着大门,一手紧紧攥着的沈放的手不松开,有点浑浊的双眼盯着沈放,仿佛他不答应就不放手。
  “好,到时候我来陪您二位过节,其他就算了,我不想见他。”沈放说完转身就走了。
  从爷爷家里出来,已经四点多了,周五的下午接近下班的时间,路上的车辆也开始慢慢多了起来。
  “师傅,紫金山庄,东门。”站在小区门口,沈放用右手揉着左手上的红印,等了好一会才拦到出租车,然后看着手机上沈卉发的地址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好嘞,坐好了您嘞,看您拖着个行李,应该不是本地人吧。紫金山庄那可是好地方,各个都是独栋别墅呀,而且小区门禁特别的严,俺们出租车从来都不给进……对了,听说演康熙的那个张立果就住在那里,您认识么……”燕京的出租车司机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贫,但是沈放却没有多少侃大山的欲望,随便应答了几句后就靠着后座眯了起来。
  午后的一场大雨浇走了多日来的秋老虎而引起的那股子闷热,正是白露时节,秋雨带来的一丝凉意提醒着燕京城的人们秋季真的要来了。刚刚被大雨淋的四散而逃的人们已经又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了街道上,呼朋唤友的来度过这个寂寥的周末。
  师傅看沈放没有聊天的欲望,也就不在神侃了。安静的出租车里只有车载收音机在哪里发出自己的声音:
  “现在是下午4:50分,我是DJ徐菲,这里是‘都市音乐’,接下来本时段的最后一首歌是来自Eason带来的《好久不见》。
  还有不到一个月Eason将在工体举办个人演唱会,没有买到票的听众朋友可要抓紧了。
  感谢各位听众朋友两个小时的陪伴,本次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下周一下午的三点到五点再见了。
  各位听友,马上就要下班,晚高峰就要来了!接下来的时间段是由王可与韩晓给您带来的‘堵车不堵心’节目。”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
  和你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
  听着出租车破旧的音箱里传来Eason的演唱《好久不见》,沈放将头靠着后座,街道上各色各样的招牌和商场的玻璃幕墙在夕阳下反射着各色的刺眼光线,映射在眼中让他忍不住的流下泪来,他眯着眼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转眼间就泪流满面,对着曾经熟悉的街道呢喃的说了一声:好久不见。
  PS.《好久不见》原唱:陈奕迅作词:施立,作曲:陈小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