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十八章 沈清怡

  出了电梯,沈清怡的办公室在四楼最里测,沈磊还想往前走,被沈放一把抓住“磊哥,我自己进去吧,麻烦你在外面等我吧。”
  沈磊看了看沈放,拍拍他的手道:“好好跟小姑聊聊,这几年小姑好不容易走出来。”
  沈磊制止了前去敲门的秘书,让沈放独自前去。沈放对他点点头,没有说话。然后小心翼翼的一直走到最里面的办公室前。
  “砰……砰……”沈清怡听到敲门声正在看一份材料,“请进……”
  门轻轻地开了,感觉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然后这人又把门关上了,应该不是秘书。沈清怡抬起头,看向这个进来的人,沈清怡瞬间呆住了。
  一张深埋在内心多年的面容,就这么被毫无防备的出现了。多么熟悉的面容啊,当年的他也是这么青春富有活力,让对爱情充满憧憬的自己在他的甜言蜜语下毫无抵抗力,瞬间就沦陷了。曾经也是这个人跟自己花前月下、山盟海誓,自己不顾母亲和兄长的反对,独自一人远嫁燕京。两人当初的婚姻生活是那么甜蜜,琴瑟和鸣、相敬如宾,让自己以为遇到良人可以相爱一辈子。也是这人为了追求事业,丢弃了家庭,难道在他心目中自己和孩子真的就不如金钱重要么?爱情是有保质期的,如昨日黄花般消散。在听说他外面有人时,自己如遭霹雳般瞬间被击垮,为了躲避他,自己抛弃了那个让自己骄傲的儿子,躲到沪上来舔舐伤口。现在他又出现了,难道他还不想放过自己么?
  “妈,我回来了。”沈放的清呼让沈清怡瞬间惊醒过来。
  “烨…子?……是你……你回来了?”沈清怡用双手强撑着桌子,呢喃细语,慢慢站起来。但是看清楚沈放后又重重的坐了回去,已经长大成人的沈放跟他的父亲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
  沈放看到母亲差点摔倒,赶紧过去搀扶她起来,扶到旁边的沙发上靠着。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
  沈放坐在她另一边,看着她的双眼:“是我,我回来了。”
  自己的记忆中母亲的样貌还停留十二年前,那时的她是那样的无助和憔悴,在十四岁的自己面前也是强撑着,如果不是自己劝她回到沪上,远离那个让她悲伤的地方,怕母亲要不了多久就会如花朵般枯萎了。
  现在的母亲又变成了自己儿时记忆里的美丽模样,重新变回了那个优雅的、有品味的、有内涵的女人。现在的她应该已经走出阴影重新开始新生活了,几年的保养,让她比以前多了许多的雍容。
  “烨子…你…”沈清怡想伸手去抚摸蹲在自己身边他的脸,在快要接触到的时候却在迟疑中退却了。自己十二年没有见他,就算是他以前放假到沪上来,自己也躲着从不见他,怕看到跟那个人相似的面容会让自己无所适从。
  “妈,是我。”沈放抓住沈清怡的手,从母亲双手传来的颤抖,就能感觉她很激动。然后就紧紧给了她一个拥抱,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是我来了,十二年了,我终于可以见到你了,我好想你。”
  沈清怡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紧紧地抱着沈放,双手在他后背不住的捶打,有伤心,有痛悔,更多的是对儿子的愧疚“儿子…是妈妈,对不起你啊,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你,可是却不敢见你,是我害怕见到你啊。”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也没有怪您。”沈放紧紧的拥抱着她,然后安慰着她,让她能慢慢的平复下来。
  “你长大了。”沈清怡平复了一下,“比以前长高了。”
  “嗯,我今年二十六了。”沈放说道。
  沈清怡抓住他的双手,对他说“别动,让我好好看看你。”
  沈放安静的坐在沈清怡的对面,一动不动,任由母亲打量着自己。
  儿子还是跟那人有些不同,眼睛不像那人,像自己;脸型虽然同那人基本一致,但是儿子的气质上更加刚毅一些。
  “这是在哪里搞的?怎么受的伤?”伸手抚摸了一下沈放头上的伤疤,沈清怡心疼的问道。
  感受着母亲的手在头顶的抚摸,沈放有丝丝的陶醉,母亲已经十几年没有这么抚摸过自己了。“这是09年在阿尔卑斯滑雪时,躲避不及,撞到石头上了。”沈放轻描淡写的说一下。
  “疼么?”沈清怡没有在意他的描述,只关心他的感受。
  “不疼,您还记得我小时候你跟我说过,男人的伤疤就是勋功章。”沈放抓住她的手,摇了摇的笑道。
  沈清怡噗嗤的笑了,伸手在他头上拍了一下,“胡乱说话,过会我给你拿点药膏,专门治疗疤痕的,头上有个伤疤就跟小混混一样,以后怎么找女朋友。”然后盯着沈放问道:“你可有女朋友了?”
  “还没,在国外这几年四处乱逛,也没时间找。再说了,我如果有女朋友一定会带来给你过目的。”
  “你自己在国外这几年怎么过的?可苦了你了。”沈清怡用手抚摸着沈放的脸,心疼的问道。
  “不苦,我又不缺钱,有钱到哪里都会过的不错,我还在国外做了一些投资,买了一个小酒庄,没事的时候我就背着吉他四处逛逛,到处采采风、看看风景,不要太快乐。”沈放故作轻松道。
  沈磊在外面呆了一会,听到传来小姑的哭泣声,然后又传来两人的笑声,感觉她们母子俩聊得应该还不错。
  在休息室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沈磊拿着一个苹果,一边吃,一边推门进去:“小姑,还有我这个侄子在这里呢。”
  “嘁,你时不时的就过来,我这里你呆的比家里都熟,需要我来招呼你么。”
  “今天晚上我们到毅园吃饭,我爸和我哥他们晚上准备给烨子接风。”沈磊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说道。
  沈清怡看了看坐在那里一直看着自己的沈放,然后对沈磊说道“好,你们在这等一下,我安排一下过会跟你们一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