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十一章 接手酒吧

  “赶快起床了,要迟到了“
  看着两个迷迷糊糊的小丫头,沈放就感觉一阵头大。
  早晨沈卉接到一个电话,公司有事需要去处理一下,所以就让沈放帮忙送两个丫头去上幼儿园。
  沈放看着时间都已经快到八点了,八点半校车就要到,赶紧将沈卉准备好的衣服给她们套上,然后拉着她们去洗漱。
  被温水刺激的小丫头瞬间清醒了:“小舅舅,我的衣服穿错了,我是嘉嘉,我要穿蓝色的裙子。”
  两个丫头长的一模一样,外貌没有明显的特征能区分开,所以沈卉原来都是给她们穿不同颜色的衣服,来方便老师和同学们分辨她们。嘉嘉的衣服基本都是冷色系,如蓝色、绿色、青色,而思思的却以暖色为主……去红色、橙色、黄色。就算买了相同颜色的衣服也基本会配不同颜色的配饰。
  今天沈放第一次照顾她们,没有注意就穿错了。沈放看看时间,说道:“错了就错了吧,反正你们俩长的一样,今天你就是思思了。”然后指着思思说:“今天你就是嘉嘉了,反正老师和同学们也认不出来。”
  两个丫头听到舅舅的办法,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指着对方,叫着自己的名字笑了。
  好不容易伺候她们吃了早餐,然后给两个丫头收拾好东西,校车已经到了门口了。
  “李老师,早上好。李老师,你知道我是谁吗?”嘉嘉问道。
  幼儿园跟车老师看着她身上的衣服说道:“你是思思呀,怎么了?”两个丫头像找到了好玩的游戏一样,对视了一眼,然后捂嘴笑了起来,今天太好玩了。
  上午十点,沈放在接到沈卉电话后来到酒吧。这时间酒吧还没有开门,除了林岳和那个叫晓芙的女子,就沈卉和一个中年男子在。
  “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吴律师。今天叫你过来是把酒吧过户文件签署一下。另外让云晓芙把酒吧的资产状况给你说一下。”
  云晓芙是这个家酒吧的财务经理,今年三十一岁。手里拿着一张财务报表,跟沈放详细汇报了望海酒吧目前资产情况。
  沈放听完汇报说道:“姐,那三百二十万的流动资金我来安排人转给你了,那五十多万的酒水库存我就跟你不客气了,另外从这个月开始,酒店里的一应支出就我来承担吧。”沈放接着对林岳说道:“林叔,麻烦您帮我盯到这个月底吧,尽快把方圆给带出来,让他能够独当一面。另外帮我在市里找找有没有好的写字楼租售,帮我留意一下,我准备开家公司。”
  “好的,沈少。不知道您对写字楼位置、楼层、面积可有要求?”林岳问道。
  沈放考虑了一下:“我准备开一家影视投资公司,位置在三环线上附近吧,楼层没多少要求,但是最少是两层连在一起,联系好后通知我去看一下。”
  沈放想了想,又指着舞台比较空旷的后区:“这里帮忙添置一台钢琴。没事的时候也可以让顾客来自己弹奏。”
  然后又对沈卉说道:“姐,酒吧的名字我想改一下可行?”
  “酒吧送给你了,就是你说了算。”沈卉说道。
  “林叔,麻烦你联系一下工商税务部门,我们酒吧申请更改名称,以后就叫:3June,中文名字:六月初三。
  林岳虽然疑惑,但是并没有过多的询问,燕京城名字比这怪的酒吧多的是。沈卉却知道这个日期是什么含义:这是沈放的生日。依然记得当年稚气未脱的面容却带着异样的倔强:既然上天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不管别人在不在乎,我都要努力的活着,不能对不起我这来之不易的一生。沈卉以为这是对亲情缺失的反抗,但是只有沈放自己知道,既然上天让自己重新活了这一次,自己就要活的精彩。
  沈卉中午跟沈放一起吃了个简餐就匆匆离开了,临走时告知沈放已经安排人帮他去买床上用品了,估计下午回送去。另外让他给沈磊打个电话,以沈放的情商,如果不交代一下,换了号码都不知道通知其他亲朋好友。
  “三哥,是我,烨子。……回来三天了,我现在姐这里呢,……我暂时没法去沪上,姐不是是把后海这里的这家酒吧送给我了么,……对,就是望海酒吧,……切,你这是赤果果的嫉妒,我不跟你掰扯。……对了,我安排人给你发了十件酒,寄到你公司地址的,你分给垚哥点,不然看到我后又要骂我了。……我过几天抽空去沪上,去看看外婆,好了不聊了,你先忙,到时候我们见面聊。”沈磊这几年经常会跑到米国几家特效公司去挖人,每次去的时候都会跟沈放见上几面,沈放的酒庄还是沈磊撺掇他搞得,因为当年沈磊留学时爱上了波本威士忌。
  给沈磊打完电话后,沈放想了想,又给金灿打了一个电话。
  “灿哥,我是烨子,……嗯,我回来了,前天刚回来。……对,这是我的新号码,刚办的,……老爷子那里我去过,还跟老太太一起吃了午饭……中秋应该在燕京过,老太太给我说了,让我们去她们那里去,……我现在后海这边呢,我表姐看我闲着,准备给我搞点事做做,……要不我们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好好聊聊,……你下班来找我,我在后海这边的望海酒吧,你可知道地?……好的,我们在后海这边找个馆子喝点,先到先等。”
  挂了电话后,沈放开车又回了紫金山庄一次,拿了点东西。然后给沈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晚上有饭局,不回家吃饭了,另外两个小丫头放学让沈卉找人接一下。
  再次赶到酒吧,所有员工和两个驻场乐队都已经全部到齐,酒吧员工一共三十五人,其中财务除了云晓芙还有两人,一个做账会计张玲,一个是出纳郭晓燕。她们是上日常行政班,朝九晚五。其他各岗位都是分成两班制,一班是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一班是晚上六点到凌晨两点。
  “各位同仁们好,我叫沈放,沈万三的沈,放纵的放,从今天起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以后请多多关照。林经理从下个月开始将会到‘望江台’另有职务,所以酒吧以后日常事务将逐步由方圆负责。”沈放微微鞠了一躬,接着说道:“从今天起我是这家酒吧的主人了,很抱歉,我只能承诺你们一些物质上的待遇。这个月你们可以领到双份工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有一天能在这份工作里找到快乐和人生价值。”
  “喔……谢谢老板。”对于员工来说,老板是谁无所谓,但是能多拿一个月工资,每个员工都很高兴,所以瞬间对新老板的感官亲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