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五章 潜龙之令

  这间客栈如今已经被潜龙卫的人包了,不住外人。
  此时客栈的二楼,除了潜龙卫众人,包括庆阳城各大武林门派的掌门长老,各个山庄的庄主,江湖有名的散人,都在这儿。
  他们虽然都是一代高手,平日里脾性高傲,桀骜不驯,如今却一个个好像鹌鹑似的,都老老实实的坐着。
  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鲁莽。
  潜龙卫的威名之盛,可见一斑。
  这时,一个潜龙卫的喽啰匆匆跑上来,躬着腰对统领韩纲道:“大人,庆阳城城主刘羲到了楼下了。他说有事要求见大人。”
  此刻所有人都停杯下著,竖起了耳朵。
  “哦?好胆识,竟然敢到这里来见我。”韩纲道,“让他进来吧。”
  不多时,脚步声响,众人只见一个瘦高的少年,一手提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这少年容貌俊朗,一身对襟蓝衫,形容潇洒,气度不凡。
  “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青莲真人了?不知比起韩统领来谁强谁弱?”众人心里猜测着。
  “刘羲见过统领大人。听闻大人正追捕白莲教妖人,在下机缘巧合抓得这二人,今日为大人送了过来。”刘羲拱了拱手道。
  瞥了地上两具尸体一眼,韩纲大笑着起身握住刘羲的手,一幅很亲密的样子,另一只手不断地拍打着他的肩膀。
  “哈哈哈,好说好说。多谢刘兄弟的帮助!还未请教刘兄弟师承何门何派?”
  他一面说,手上一面用劲,甚至真气透体而出。
  若是其他人,早就受伤了。
  不过刘羲却浑若无事一般,任凭对方施为。
  刘羲道:“家师自称鸿钧老祖,至于何门何派,我倒真不清楚。他只告诉我说,他的道场就在玉京山紫霄宫。
  出来历练的时候,他老人家告诉我,遇到危险就报他名号。
  他自会为我讨回公道。
  让我不要堕了紫霄一脉的威名。”
  刘羲若有所指地说道。
  “哦?是吗?不知何时我能拜访他老人家一下?”
  不知为何,刘羲感觉韩纲似乎心里忽然放松了,看向他的笑容中充满着揶揄。
  “会有机会的。”
  刘羲总感觉不对,硬着头皮道。
  “韩统领,我听说不论是谁抓获白莲妖人,都能得到潜龙卫的悬赏,不知去哪里领?”
  “去哪里领?去阴曹地府领吧!”
  韩纲猛地变了脸色,一拍桌子喝道。
  “大胆白莲妖人,还想混进潜龙卫中,果然居心叵测!”
  刘羲眯了眯眼,阴沉着脸,道:“韩统领想要血口喷人,在下可不是没有跟脚的,得问问我师父他老人家答不答应。”
  “哈哈哈……你的谎话唬得了别人,可唬不了我!”
  韩纲饿虎般地盯着他。
  “紫霄道派以主修肉身而闻名,早在三十年前就被白莲教给灭了,传承也被抢光了。”
  “你的肉身修炼之法是从白莲教得来的吧?哼,还说你不是白莲教妖人!”
  刘羲脸一黑,郁闷无比,暗自吐槽:见鬼的紫霄道派,竟然还是主修肉身,简直坑人!
  他争辩道:“在下练的可不是什么紫霄道派的功法,韩统领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潜龙卫与白莲教打过这么多年的交道,我不信你没有分辨白莲妖人的方法!”
  “阁下凭着红口白牙,妄下结论,分明是想独吞功劳吧!”
  反正撕破脸了,刘羲直接就将话挑明了。
  韩纲冷笑一声,喝道:“魔教贼子,果然口舌如簧。今天我不与你争辩,所有人动手,把他拿下!
  到时候我为大家请功。
  谁若是不出力,那就是勾结魔教妖人。到时候抄家灭族!
  各位自己选吧。”
  这时,所有人都迟疑着站了起来,抽出了兵器。
  刘羲脸色一变,这些人都是老牌的先天高手,都有一两手底牌绝技,很不好对付。
  更何况还有一个筑基初期的韩纲虎视眈眈。
  这些武林中人要么是因为资质不够,要么是没有机缘,没法修炼修真功法,只好习武,练内力。
  当修炼到先天之境,全身经脉俱通,若是能够得到功法,就可以将内力转化为法力,进入筑基期。
  而修真者就是直接纳灵气入体,比之武者省了许多步骤跟时间。
  武道先天对应着修真的炼气期,若是没有法器,修真者基本上不是先天武者的对手。
  因为炼气期的修真者一般都是少年,而先天武者一般都是中年老年了,厮杀经验要丰富得多。
  这些人联合起来,就是韩纲也未必是对手。
  刘羲转头对众人道:“各位可要想清楚了,此人未必代表得了潜龙卫。
  他如此栽赃陷害,他日事发,尔等就是帮凶!你们不怕遭到清算,连累亲朋吗?”
  他目光如电,看向每一个人,一字一字地道:“今日谁敢落井下石,他日我师门必会一一回报!”
  这些人不敢与之对视,纷纷或低头,或撇过脸去。
  刘羲的话显然对这些人还是有威慑力的,他们一时间都迟疑了。
  这不动手要得罪潜龙卫的统领,动手的话又要得罪有仙门靠山的刘羲,他们真是左右为难。
  韩纲冷哼一声:“你以为没有这些废物相助,我就拿不下你吗?”
  他一掌将桌子拍得粉碎,唰地抽出刀来。
  刘羲脚下倒退了几步,避开刀气,脸色难看地道:“看来韩统领你真是没有王法了?”
  “王法?哈哈哈,我就是王法!”
  韩纲猖狂地道。
  “呵,韩统领好大的威风啊!一个区区九品节级,竟然敢说自己就是王法。我还以为你是潜龙卫的指挥使呢!”
  此时一个声音飘飘渺渺地传进来。
  声音飘忽不定,好像从四面八方同时传过来的一样。
  听到这个声音,刘羲嘴角微微翘起。
  他的心灵敏锐,在刚刚他就发现了有人在外面偷听。
  尤其是说到韩纲想要独吞功劳的时候,那人心里了泛起一股愤怒的情绪,被他感知到了。
  于是他大胆的猜测,这人只怕也是官府中人。
  遂诱导他说出了那句猖狂的话。
  “谁?”韩纲喝道。
  众人眼前一花,面前多了三个人。
  两人并肩站在前面,一人落后半步。
  站在前面的两人,一人相貌威严刚毅,黑着脸,令人望而生畏。
  另一人一身儒服儒冠,面容白皙,垂落着三缕长须,脸上带着揶揄的笑意。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潜龙卫清水郡掌旗使王朴,正七品,是潜龙卫在清水郡的总头领;
  清水郡太守萧赞,正五品。
  落后半步的那人也是一身儒服,手执白纸扇,乃是萧赞的幕僚,刚才那话正是这位幕僚说的。
  潜龙卫位卑权重,王朴虽然品级比萧赞低,权力却反而更在他之上。
  两人争权夺势多年,有了可以打击对手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
  “掌旗使大人!”
  韩纲见到顶头上司,浑身一颤,躬身行礼,头都快要低到了肚子上。
  萧赞的幕僚冷笑着道:“潜龙卫的人就这么目无尊卑吗?一个区区九品节级,见了我家府台大人也不行礼。”
  韩纲闻言,偷偷瞥了一眼面沉似水的上司,连忙过来给萧赞请安行礼。
  其他的潜龙卫兵勇也纷纷过来参拜。
  见他们动了,那些武林中人此刻都手足无措地上来拜见。
  他们虽然在一县一城称王称霸,但是像这两位这样的大人物,却一辈子也没见过几次。
  萧赞悠悠地说道:
  “白莲教徒都用过香火修行。此人是不是白莲教的,点上这根信香,一目了然。
  本府记得潜龙卫里有品级的都有兑换信香的权利,莫非韩统领没有带上?
  本府倒是可以借你一根。”
  他摆摆手,幕僚抽出一根信香点燃,插在桌子上。
  一股青烟笔直升起,然后一拐弯,径直向着地上两个白莲教徒的尸身而去。
  然后青烟分成两股,仿佛乳燕投巢一般,直接从两人的鼻孔源源不断地钻了进去。
  韩纲脸色苍白,他忽然指着刘羲叫道:“他根本没用香火修炼过!他就是白莲教的,他的肉身修炼法就是从白莲教学来的!”
  王朴跟萧赞闻声望过来,上下打量着刘羲,像是要把他看透似的。
  过了一阵,二人都暗自摇了摇头。
  萧赞似笑非笑地看了王朴一眼,不屑于跟韩纲争辩。
  王朴喝道:“住嘴,蠢货!”
  他特别恼怒韩纲的地方就在于,他让自己在老对头面前丢尽了面子。
  如今他不但不认错,还想狡辩。
  “至今日起,你不再是潜龙卫了。把令牌交出来!”
  韩纲浑身一颤,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神魂一般,摇摇欲坠。
  任凭他如何哀求,王朴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见王朴眼中的冷意越来越重,知道他不耐烦了,韩纲不敢拖延,万分不舍地将代表潜龙卫节级身份的令牌交了出来。
  王朴将之交到刘羲的手上,面无表情地道:“凭着这个令牌到清水郡来报道,下个月十五之前到来,九品节级的位置就是你的。”
  “多谢大人。”刘羲欣喜地接过令牌。
  成为潜龙卫不但有帝国气运加身,还能接触更多的辛秘,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
  最主要的是,更方便寻找父母跟小妹的消息。
  “先别高兴太早了。潜龙卫不收留废物,下个月十五之前,任何人都可以出手抢夺令牌。谁抢到谁就来清水郡报到。”
  王朴这句话既是对刘羲说的,也是对在场武林中人说的。
  一时间,这些人都心里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