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六章 围攻

  刘羲听到这话,脸色一变。
  这条规则潜龙卫已经多年没有用过了。
  显然王朴对于刘羲很是厌恶,直接给了他最难的一道考验。
  毕竟因为刘羲也是这次事件的源头,跟韩纲一样,令他讨厌。
  他看了刘羲一眼,问:“你是否找到了白莲教的宝藏?”
  刘羲摇头道:“这两人突然闯进城主府,被我发现后就要杀我,我自然奋力反抗。
  幸好他们受了伤,所以我才侥幸杀了他们。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宝藏。”
  王朴不置可否,也没再追问,拿出一根令牌,迎风变大。
  他踏上令牌,御风而去。
  萧赞提点他道:
  “潜龙卫执行任务所得宝物,都归于自己,也可以拿出来换取功勋点。功勋点可以兑换秘籍、法宝。
  小子,希望下次还能见到你。”
  说罢,也御剑而去。
  那位幕僚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若是活着到了清水郡,记得来见我家大人,王朴是不可能接纳你的。”
  说完也跟着离开了。
  剩下那些潜龙卫走上前,将那两具白莲教徒的尸体割下头颅,用布包裹起来,然后呼啦啦地都走了,根本不看韩纲一眼。
  此刻韩纲两眼猩红,恨恨地盯着刘羲:“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我岂会被开革掉!我要你死!”
  他挥刀向刘羲砍来。
  刘羲一招牛舌卷草,将刀尖捏在了手中。
  两人同时用力,一把宝刀顿时崩断成了两截。
  “杀了他!你们谁出力最多,令牌就归谁。反正我要了令牌也没有用,我只要他死!”
  韩纲呼喝道。
  这时,客栈里的人都蠢蠢欲动。
  毕竟加入了潜龙卫,不但可以作威作福,还能接触到修真功法,成为真正的修真者。
  这可是改变自己命运,改变家族命运的机会,诱惑不可谓不大。
  如今武力最强的韩纲率先退出了竞争,也就是说大家都有可能得到令牌。
  一时间,众人都怦然心动了。
  刘羲急了,蚁多咬死象,更何况这些人可不算蚂蚁,都是积年老手。
  他掏出令牌,放在桌子上,大声道:“此物我不要了!你们谁想要,来拿吧!”
  看到众人心动的表情,韩纲狞笑道:“你不要也没用。此法叫做闯天关。哈哈,王朴最重颜面,你害我丢脸,也折损了他的脸面,他根本就没想要你活着!”
  他转头面向众人:“只有令牌是没用的,还必须带上他的人头,否则潜龙卫不会认可!”
  刘羲脸色一变,喝道:“你胡说八道!”
  众人将信将疑。
  韩纲面目狰狞:“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所说句句属实,信不信在于你们。哈哈哈……”
  看着眼中凶光闪烁的众人,刘羲抓起令牌,一个翻身跃下楼去,就地一滚,落到了马匹的旁边。
  这些马都是这些江湖中人骑来的。
  刘羲跃上一匹骏马,挥鞭打马就跑,同时将栓在这里的马都割断了绳子,驱散开来。
  一时间,集市上乱作一团。
  刘羲用了个心修技巧,将马变得狂暴起来,发足狂奔。
  同时施展精神威压,街头上的人老远望见他就一阵心悸,好似看到洪荒猛兽似的,纷纷叫嚷哭喊着躲避开来。
  就这样,刘羲一路畅通无阻地冲出了城门。
  而韩纲驾驭着一把飞剑,紧追着他不放。
  其他人使用轻功追赶,受到人群跟房屋建筑的阻挡,一时间还赶不过来。
  出了城还没跑出几步远,韩纲一道剑气射中了马腿。
  那马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刘羲跳下马,见其他人还没有赶过来,知道如今是最好的时机。
  若是先干掉韩纲,或许能够震慑住武林群雄。
  于是便不再跑,他不丁不八地站在原地,浑身看似松垮垮的,实则全神贯注,随时准备雷霆一击。
  韩纲一剑刺过来。
  刘羲脚下八卦游身步,缩地成寸一般,身子贴着剑身而过,瞬间靠拢了韩纲。
  一招太祖长拳“直捣黄龙”,直取中宫。
  这一拳带着煌煌大势,好似君王御驾亲征,大军碾压乱臣贼子一般。
  韩纲竟然一时间兴不起反抗之意。
  砰!
  一拳打中他的腰肋,韩纲周身泛起一圈淡淡的金光,将刘羲的拳力完全抵消了。
  韩纲猛然后退,从胸口摸出一块玉佩。
  只见那玉佩已经碎裂开来。
  “好手段!若不是有这块护身玉,只怕我就栽了!”
  他心有余悸地道。
  “哼,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了。”
  他并指成诀,一指,飞剑唰地飞出,向刘羲刺过来。
  刘羲刚一躲闪开,那飞剑又缠绕上来。
  不论他怎么躲,飞剑始终纠缠着他。
  而他向前冲过去的时候,韩纲就连忙往后退。
  总之就这样吊着他,刘羲始终处于挨打状态。
  刘羲一阵郁闷,他知道久守必失,因此趁着空当,就赶忙跑。
  跑不了多远,又被纠缠上了。
  两人就这样边打边跑边追,一路出城十几里了。
  这时候,其他人也追上来了。
  最先赶到的是天龙派的天龙道长跟江湖散人青螳螂唐飞,以及疯僧智月。
  唐飞跟智月都是亦正亦邪的人物。
  智月发起疯来,曾经屠灭了一个大派宗门。
  刘羲见疯僧智月挡路,一招老熊抱树,将他掼在地上。
  不等他起身,一拳捶在他的背上。
  这一拳用上了太极刚劲,力道成圆,节节贯穿。
  霎时间,以智月的背脊为中心,所有骨节顿时粉碎。
  智月不愧有疯僧之名,受此重创,吭都不吭一声。
  他运起内力,猛地腾空而起,一个头槌,撞在刘羲的胸口上。
  撞得刘羲一个趔趄。
  以刘羲的强大肉身,也不禁感觉到一阵疼痛。
  趁着这个当口,青螳螂唐飞唰地从刘羲身后飞过,快如闪电。
  他那锋利如刀片的指甲,直接将刘羲的背后划出几条深深的伤口。
  此人以轻功跟毒术见长,最是难缠。
  感受到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刘羲的肌肉自然蠕动,翻卷的伤口立马封闭了,不再流血。
  不多时创口处就生出了浅浅的肉芽,勉强的算是痊愈了,只剩下几道伤疤。
  “好强大的肉身!”
  唐飞赞叹道。
  “嘿嘿,可惜呀,你还是栽到我手上了。如何,是不是感觉酥酥麻麻的,使不上力气?”
  “有毒!”
  刘羲一惊。
  若是一般的毒药,以他对身体的极致掌控,轻易就能逼出来。
  但是唐飞的毒显然不同,这是一个超凡的大千世界,天下奇毒数不胜数。
  刘羲脚下踉踉跄跄,似乎随时就要倒地。
  唐飞嘿嘿一笑,准备再补一刀,取其性命。
  他刚一靠近刘羲,这时刘羲猛然一口毒血如同利箭射出,直接打在他的眼睛上。
  “啊!”
  唐飞捂着眼,发出一声惨叫,慌乱地从怀里掏出解药服用。
  刘羲吐出毒血之后,头脑清明了许多。
  一式“香象渡河”,厚重而轻灵,将唐飞撞得后退,同时将解药抢到了手中。
  他脚步一跨,追上唐飞,使出形意拳鼍形,“鳄鱼剪尾”。
  如同巨鳄撕咬猎物一般,猛地一扯,将唐飞直接撕成了两半。
  鲜血肠肚浇了他满头满脸,显得格外狰狞。
  一时间,众人都被震住了,连远处追过来的人都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
  刘羲将解药服下,猛地撕掉破碎了的外衣,只穿着襦裤短衣。
  今日被这么多人围攻,当真是凶险重重,这也激发了他骨子里的血性。
  韩纲喊道:“他不会轻功,大家以身法跟他周旋。我们这么多人,累也累死他!”
  他一面嘴里呼喊,一面放出飞剑,不停地从各个刁钻的角度刺杀过去。
  刘羲又气又无奈,打又打不着人,飞剑又根本弄不断。
  这些老家伙也是无耻,居然没有一人跟他正面战斗。
  全都以轻功飞来飞去,不断催发剑气。
  甚至不要脸地使用毒药暗器。
  先天高手能够短暂地腾空,能够内气离体。
  刘羲虽然弹跳力惊人,但是他们飞得高高的,刘羲根本奈何不得。
  久守必失,何况是这么密不透风的四面攻击。
  不多时,刘羲身上又添了好几道伤口。
  刘羲虽然体能很好,但是也经不住这样摧残下去。
  于是他掏出一把霹雳子,以漫天花雨的手法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