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十二章 鹰形拳

  这时候,洛嫣然骑着一匹枣红马过来了。
  刘羲对众人摆了摆手,他们便识趣地离开了。
  刘羲策马上前,与洛嫣然并辔而行。
  “哟,看来你手段不错嘛,这么快就把这群苍蝇摆平了。”
  洛嫣然好奇地打量着他。
  “谁让我有权有势呢!唉,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平淡枯燥且无聊。”刘羲一脸淡然的样子。
  洛嫣然呵呵笑道:“我爸说你比猴子还精,嘴巴里从来没有一句实话,看来他说的是对的。”
  “你爸爸是谁?”
  莫非是熟人?
  “他叫洛远,还记得吗?”
  “啊?是洛警司!”刘羲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洛远现在是重案组高级督察,三年前负责过刘敬儒失踪一案,对他家比较熟悉。
  刘羲不知道的是,这次拜托驻港办找关系摆平马家,出面敲打的就是洛远。
  洛远对他家的发家过程做过详细调查,发现这一切竟然是这个小小少年在背后主导的,不由得非常佩服。
  所以跟妻儿聊天时,提到过这么几句。
  洛嫣然正色道:“我不知道你怎么忽悠郭明宇那傻子的。不过郭家的底子不太干净,你要小心一点。”
  刘羲觉得在郭家没弄清他的背景之前,应该不会轻举妄动的。
  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说这几年之后,港城很有一段混乱时期,也许是时候雇几个保镖了,妈妈跟小妹他们也需要。
  心里这么想,脸上却嬉皮笑脸:“怎么,你是在关心我么?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说真的,你看咱们郎才女貌这么般配,简直就是天造地设!”
  “呸,不要脸!”
  洛嫣然傲娇中带着一丝羞涩:“我的男朋友一定要文武双全。除非你在拳术跟学业上超过我,到时候我可以考虑一下。”
  说完,她策马先跑了。
  刘羲春心萌动,大喝一声:“一言为定!”策马追了上去。
  ……
  那天之后,刘羲的马步桩站到位了,逐渐入迷了进去。
  连上课的时候,都在蹲马步,屁股虚挨着椅子。
  走路的时候,脚下也是趟水一般,脚趾腿部等也是一紧一松,身体微微起伏,仿佛站在波浪上一样,看上去怪怪的。
  刘羲浑不在意别人异样的眼神,依旧我行我素地练着。
  就这样过了几天,刘宝成满意地点了点头道:
  “你现在才算入门了。等你练到太阳穴鼓起来的时候,就可以练三体式呼吸法了。”
  “太阳穴鼓起来?练武真的会把太阳穴练鼓起来吗?”
  刘羲很好奇。
  刘宝成道:“这是拳法术语。并不是太阳穴真的鼓一个肉包,而是练到一定阶段,精力旺盛,自然就能感觉到,太阳穴的位置好似鼓了包,精神要迸发出来似的。”
  刘羲又缠着刘宝成教他几招招式,刘宝成想了想,教了他一套鹰爪手。
  “鹰爪手乃是形意十二形拳之中的鹰形,以迅捷狠辣著称。形意十二形拳,有防身和炼体的功效,鹰形主要练手、眼、步法。”
  他先打了一遍,动作很快,刘羲完全没看懂。
  刘宝成也不强求,让他来攻,给他一步步地拆解招式。
  当刘羲一拳打过去的时候,刘宝成一把抓住他的拳头,往下一扭,卸手腕关节。
  “这个是鹰爪功里常用的关节技,很实用的招式,很多拳法里都有共通的。”
  他故意放慢了动作。
  刘羲抬手格挡,他另一只手顺势就扣住了刘羲的胳膊。
  “这样就可以卸胳膊,或者肩膀,或者打肩窝。武术打法不可拘泥,要随机应变。”
  他的手在刘羲身上这几个部位轻轻碰了碰。
  刘羲认真记住,第二次拆解的时候,有意地防范规避。
  刘宝成顺势就抢进一步,一把按住他的头。
  “这里就是揪头发,若是对方低下脑袋躲避的话,手就顺势拂下来,一耳光打耳门上。”
  刘宝成一触即收,道:“耳门是人体比较脆弱的部位之一,力道稍重,就能致人昏厥。
  若是他左右闪避的话,手就横划,鹰爪直夺眼珠,这叫‘二龙戏珠’。”
  传统武术就是这么狠辣阴险,抓头发、扣眼珠、撕耳朵、掏下阴,怎么方便怎么来。
  刘羲跟着把整套动作拆解完,然后磕磕绊绊地打了一遍,到第二遍时就顺畅多了。
  他记忆力很好,打到三遍四遍的时候,就完全流畅了。
  “宝叔,你看我这算不算练成了?”刘羲颇为自得地说。
  刘宝成严肃地道:“你还差得远呢。武术分演法、练法跟打法。
  演法是为了好看,专门设计的动作套路,不具有实战性,就不多说了。
  你知道练法跟打法有什么区别吗?”
  刘羲摇摇头。
  他知道拳法有练法打法的分别,但是拳谱上似乎却没有分哪些招式是练法,哪些招式是打法。
  “要区别练法跟打法,就要明白修炼的目的。
  练法是为了练劲,锻炼身体,同时熟悉招式,形成肌肉记忆。
  打法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打倒敌人。
  所以练法有招式、套路,打法却没有招式,又或者说随手就是招式。
  敌人不可能让你顺着套路使,你也不可能有时间思考某招该如何应对。
  都是形成了下意识的反应,这叫做‘意在拳先’。”
  刘羲举一反三道:“就像诗人写诗,学的时候要严格按照平仄韵律来,但真正写诗的时候,却是由着灵感挥洒,韵律不韵律反而无关紧要了。”
  刘宝成大老粗一个,哪懂什么诗,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他又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讲这些吗?”
  “就是要你不要因为熟悉了套路就懈怠了,还要不停地练,练进骨子里。
  练到不论什么情况,不需要思考,随手而出,都是最佳的应对手法。”
  “练拳的为什么有‘一招鲜,吃遍天’这个说法?因为练进了骨子里,打倒敌人一招就够了。
  所以练武初期在于纯,后期在于博。归根结底,还是在于一个勤字。”
  刘羲颇为受教,认真地记了下来。
  心里告诫自己不要懈怠了,毕竟这个世界不是他的终点,主世界还有广阔的道路等着他征战呢!
  随后的日子,他每天除了练马步桩跟体操锻炼,还要打几趟鹰形拳,争取早日做到招随手出。
  逼仄的旧屋里,放满了各种健身器材。
  刘羲摇摇头,心中感叹该换房子了,可惜钱还是不够用。
  一个多月了,小说给他带来的愿力点越来越少,总共才4点。
  分别在身体跟气运上加了2点。
  身体属性提高后,感觉练武更快了,力量速度等都增加不少。
  薛连信跟刘宝成都认为他突然开窍了。
  “是时候开拓新业务了。”他心里想着,“在妈妈跟呦呦回来之前,我得把新房子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