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九品节级

  老苍头仔细检查了他的令牌,转身进去禀告上司去了。
  刘羲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闭目养神。
  不多时,三名穿着玄蛇跑的潜龙卫走了出来。
  为首的酒糟鼻潜龙卫看着众人道:“本次潜龙卫共应募三人。”
  他指了指桌上的三个签筒,“所有人分成三组,每组选一位最强者。其余人统统淘汰。”
  另一人道:“擂台之上,生死勿论。每个人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若是自觉不敌,最好提前认输。”
  签筒里的签共有红、黑、蓝三种颜色的字,代表三组。
  这里一共百人左右,刚好每一组三十多人。
  所有人抽签完毕后,众人移步到校场上。
  大校场上摆开三个擂台,每组一对,六个人站上了擂台。
  互相见礼后,便厮杀起来。
  来此应募的,要么是武功高强的江湖中人,经验老辣,要么是有些背景的青年俊杰,有的甚至有法器傍身。
  所以战局格外惨烈,不多时就有人洒血擂台。
  失败的三人死了两人,剩下一人浑身重伤。
  而胜利者也有一人重伤致残,下一场肯定不能参加了。
  看到这血腥的一幕,有的人不能适应,脸色隐隐发白,有的人却是跃跃欲试。
  潜龙卫的三人面无表情地喊道:“下一组准备。”
  早有负责洒扫的人冲上前来,匆匆将擂台打扫了一遍。
  又是六人跃上擂台。
  其中一个面带刀疤的汉子好似打量猎物一般,打量着自己的对手,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
  他的对手是一个面色阴鸷的青年,气势同样不弱。
  酒糟鼻潜龙卫饶有兴趣地道:“有意思,一个先天巅峰武道高手,一个练气九层修真者。势均力敌,倒是有些看头。”
  他旁边的一个潜龙卫道:“老李,老王,咱们要不要赌一把,看看谁胜谁负。”
  酒糟鼻老李道:“我看好练武的汉子。众所周知,先天武者靠的是时间磨上来的,比炼气士战斗经验丰富得多。”
  老王道:“不然,练气的若是有法器在身,大多能轻易击败同等级的武者。我赌练气的赢。”
  他们三人虽然只是潜龙卫中最低等级的九品节级,但是此刻神情高傲,如同品评斗兽一般,评价着比斗的众人,用他们的生死胜负来做赌。
  台上刀光剑影,交手起来。
  刀疤汉子手执长刀,刀法狠辣,招招搏命。
  不几招,阴鸷青年完全落入了下风。
  “吼!”
  刀疤汉子怒喝一声,一刀当头劈下来。
  阴鸷青年抵挡不住,倒在擂台上。
  眼看对方又是一刀劈下来,就要毙命之际,他口中吐出一道绿光,打在刀疤汉子脸上。
  却原来是一只长着羽翼的怪虫,生得只有绿豆大小,绿油油的。
  浑身长满复眼,还长着狰狞的口器。
  刀疤汉子惨叫倒地,脸色瞬间变得乌黑,口吐白沫,抽搐了两下就死在了擂台上。
  看到刀疤汉子从大占上风,到突然死亡,所有参赛者都忌惮地看了阴鸷青年一眼。
  有人不忿,直接叫道:“三位大人,此人使用蛊毒,是否有违公平?”
  叫老李的酒糟鼻潜龙卫瞥了他一眼道:“擂台之上,只看结果。公平?杀敌时,敌人可不会给你讲什么公平!
  若是觉得不公,可以退出比赛,潜龙卫不强留人。哼!”
  他赌输了丹药,正心情不好呢,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众参赛者都不敢再说话了。
  “呸,真是废物!”
  看着被拖走的刀疤汉子的尸体,老李不屑地啐了一口。
  很快,第一轮笔试完后,每组只剩下十几人晋级。
  失败者大多带伤,更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已经丢掉了性命。
  休息之后,第二轮又开始了。
  如此经过几番比武,最终两男一女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他们一个是老牌的先天武者,剩下一男一女都是炼气士。
  女子虽然才练气八层,但是身上有两件法器,一件护身,一件攻击,显然身份不一般。
  练气九层的炼气士就是那位面容阴鸷的青年男子,善于使用蛊毒,还有一个法器长鞭。
  他们显然也不轻松,女子除了真气消耗比较大外,倒是没受什么伤,而两个男子却都是浑身带伤。
  他们在酒糟鼻宣布成为潜龙卫之后,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当酒糟鼻叫上他们三个以及刘羲一起进去见掌旗使的时候,所有人都沸腾了。
  “大人,我们在擂台上打生打死,这个人什么也不做,凭什么加入潜龙卫?”
  “就是,走后门也太明显了吧。”
  酒糟鼻三人将浑身气势一放,喝道:“干什么?要造反么?”
  他们每一个都有筑基期修为,气势全开。
  众人感觉,就像普通人面对洪荒巨兽一般,十分的弱小无助。
  一个个战战兢兢,不敢吭声。
  他们喝道:“在潜龙卫,我们自己就是规矩!别把你们外面那一套心眼用到这儿来!想死,我成全你!”
  他们看了新晋三人一眼,“你们也一样,别以为进了潜龙卫就了不起了。
  记住,你们只是连品级都没有的普通卫兵,要做的就是听从命令。
  知道了吗?”
  三人连忙点头,不敢反驳。
  转过一处长廊,来到一间宏伟的大堂里。
  里面或站或坐,共两百来个人。
  一张镂刻着蛟龙浮图的白玉床,霸气地摆放在主位上。
  掌旗使王朴一身大红色玄蛇袍,端坐其上。
  两侧在座的十余人都是有品级的小头领。
  而没有品级的普通潜龙卫,则是站在各自小统领的身后,雁翅排开。
  酒糟鼻三人各自找座位落座,刘羲等新来的四人则站在原地,不知站哪儿。
  王朴叫人搬来了一张椅子,让刘羲坐在最末尾,而其他三人则只能站在他身后。
  见刘羲一新来就有了品级,所有人都好奇地看向他。
  王朴道:“韩纲违背我潜龙卫的法度,已被革职,你们以后都要引以为戒。
  这位新来的同僚叫做刘羲,他是得到韩纲的令牌,通过闯天关过来的。
  你们以后要共心协力,相互护持。”
  听说刘羲是通过“闯天关”的考验,加入潜龙卫的,众小头目都惊异地打量起他来。
  能闯关这种考验,一来证明了其本领不凡,二来,也说明掌旗使看他不顺眼,否则不会拿出这样的老规矩来。
  所有人看他的眼神中都充满了玩味。
  王朴对刘羲道:“以后你接掌韩纲的职位,至于手下兵卫,你自行在卫所中招募,不超过十五人就行。”
  说完后,开始听手下人汇报近期的事务,同时做出裁决跟指示。
  刘羲心道:“让我自己招人?我初来乍到,肯定有人不服,这混蛋还是想难为我呀!
  哼,咱们走着瞧吧。
  你若是以后不来惹我就罢了,否则,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他按捺下心绪,认真听他们的讲话,接触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