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零一章 大战落幕

  李秋水道:“说来也是运气,我无意中达成了某种成就,得到了主神殿奖励的一枚免疫勋章。
  这枚勋章没有别的作用,就是可以免除一次主神殿的惩罚。
  除了限定必须三阶以下使用有效之外,没有其他任何限制。
  像你这种肉身抱丹,心灵也达到金丹境,内功先天顶峰,也踏上了金丹之路,可谓绝世罕有。
  吞噬了你,我的六欲天魔功更进一层,战力就能达到三阶,成为主神殿最顶级的存在。
  为了你,本宫使用了这枚勋章,也是值得的。
  可惜上次在临安的时候,你不上当,否则本宫也不必出此下策,用掉一枚珍稀的勋章。”
  她看了看刘羲与白玉蟾,道:“心修在主神空间的介绍中,算是极为特殊的一种修炼方式。吞了你们,本宫也能一探其中的秘密。哈哈哈……”
  外界,魔鬼峡中。
  成吉思汗毒发,昏倒的身体不时地抽搐,口鼻溢血。
  感受到成吉思汗的气运开始消散,八思巴攻势更加猛烈。
  他的身体燃起了熊熊火焰,万丈佛光猛烈地向着魔气冲击,一时间竟然占据了上风。
  李秋水毫不着急,只是拖延着。
  她相信八思巴坚持不了多久了。
  一旦八思巴败亡,白玉蟾跟刘处玄两人,必然也是自己的彀中之物。
  刘羲心道:“再不反击,等李秋水攻略下整个世界,自己就没有容身之地了。”
  他想起自己还一直留着一个东西,如今正是时候,一箭双雕。
  他将识海中镇压的那道灵魂体放了出来。
  因为灵魂体是独立的生命,鸿蒙树不能吸收。
  这些年来,他一遍遍地打磨,将这道魂体虚弱了不少。
  但是其本质太高,仍然没有消磨掉。
  刘羲预计再有几十年,才能将之完全消磨。
  这道魂体被放出,立马惊醒了过来。
  “嗯?这是什么地方?”
  他面容凶恶,一身邪气凛然。
  他化作一道血光,猛地扑过去,抱着那巨佛的法相就开始撕咬。
  同时如同巨鲸吸水一般,将魔气源源不断地吸进肚子里。
  霎时间,八思巴所化的佛像被撕得七零八落。
  面对这突然杀出的对手,李秋水跟八思巴都吃了一惊。
  观察了一番,李秋水逐渐安心下来。
  这魂体的修为虽然比他们都更高,但是十分虚弱,而且修炼的法力品质不及她的六欲天魔气,也不如八思巴的三世打磨。
  所以他看起来大占上风,其实已经消化不良。
  吸入体内的佛元魔气一时间消化不了,战力必然下降。
  魂体看到了刘羲,咬牙切齿地道:“小贼,你跑不了了!”
  猛地向着刘羲扑过来。
  此时,随着成吉思汗的气运逐渐消散,加上突然杀出的魂体的伤害,八思巴再也维持不住精神世界了。
  他的法相突然坍塌,整个世界破碎开来。
  眨眼间,他们都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
  刘羲率先睁开眼,只见天空阴沉沉的,仿佛要垮塌下来一般。
  雷声隆隆,风云搅动,闪电正从天上劈了下来。
  原来他们在精神世界中看似度过了许久的时间,外面却不过短短几瞬。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如此古怪?灵气稀薄,几乎等同于没有,到处充满了异种气息!”
  那道魂体从精神世界中出来,望着天空,惊讶地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有天劫降临?!”
  他立马想要远遁,但那雷电来得极快,直接照头劈了下来。
  “啊!”他惨然大叫。
  天道已经发现了他们这些异端,魂体最强,首当其冲。
  其次,李秋水与察合台也是天劫的目标。
  不过因为世界太过低级,天劫的威力也有上限。
  若是超过上限,容易造成世界的损伤。
  不到最后时刻,天道不会如此的。
  那道魂体承担了主要的压力,李秋水跟察合台两人承担的只是极小部分。
  即使如此,两人也是惨叫出声,受了重伤。
  刘羲顾不上别的,身子如狸猫一般窜出,扑过去,准备给还没彻底咽气的成吉思汗补上最后一下。
  成吉思汗身上占据了整个世界极大一部分气运,若是杀掉他,在主神殿的评判中,就能得到更多的世界权限。
  “混账!”
  李秋水怒喝一声,想要阻止。
  这可是她花了三万积分从亚瑟那里交易的,若是被刘羲抢了人头,那部分世界权限就没有了。
  刘羲见她速度极快,估计自己会被阻拦住。
  他右手出掌拦截李秋水,左手内功运转,用上了太极柔劲,一转,将满天的雪花黏在掌中。
  一推掌,无数细小的雪花飞出去。
  好似如数的子弹,疾射出去。
  霎时间将成吉思汗打成了筛子。
  与此同时,他跟李秋水也交手了一掌,被震得飞出十余丈,撞进岩石里。
  “咳咳,李宫主,你还是棋差一招啊。”
  刘羲抚着胸口,畅快地大笑,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势。
  李秋水咬牙切齿,望了一眼,天上的闪电,道:“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说罢,身体虚化,返回主神殿去了。
  天空中,那道魂体沐浴在雷劫之中,凄厉惨叫。
  他越来越虚弱,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要死于天劫之下。
  此时郭靖上前扶起察合台,恭敬地道:“二王子殿下,我们快走!”
  察合台急声道:“来不及了。你杀了主神权限者,应该得到了主神殿的邀请。赶快答应下来,以后跟着本座走。”
  他先是精神受创,又遭到天劫的轰击,已经是强弩之末。
  不过他心里颇为兴奋,这一趟能够收服郭靖,也算颇有收获了。
  郭靖恭敬说道:“好!”
  他猛地一招鹰爪手,力贯五指,噗嗤一声,从察合台的后背插入,直接将他的心脏给摘了出来。
  “你……”
  察合台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显然是意想不到,主神殿的“役神术”居然会有失灵的时候。
  他急声呼喊:“回归!”
  只要回归主神殿,哪怕受到再重的伤势,都能就回来。
  虽然损失惨重,但是能保住命,一切还有重来的机会。
  可惜,“归”字还没出口,一道细小的雷电从他天灵盖直插而下,彻底泯灭了他的生机。
  同时一块石头忽地打来,他的整个头脑都炸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