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十八章 奇门阵法

  又过了大半个月,刘羲将给江南之地的武林名宿的帖子都送到了。
  此时全真教在江南之地没多大名声。
  这期间不是没有一些老家伙出手试探,不过都被他小露身手,给震住了。
  办完江南之地的事,刘羲往桃花岛赶去。
  到了江边,一听说去桃花岛,那些船家们尽都不敢去,说是岛上有吃人恶魔,给再多钱也不愿意。
  “黄药师这家伙真是恶名远播。”刘羲心想。
  望着海面上滚滚波涛,刘羲胸怀一畅,也不打算坐船了。
  他哈哈一笑,跃入江中,手脚并用,好似一只大蜘蛛趴在水面上。
  手脚劲力齐发,快如奔马,在水面上卷起一股白浪。
  大雕见刘羲跃入水中,急得啊啊直叫。
  它一振翅膀,腾空飞了起来。
  因为羽毛还没长齐全,没飞多远就往下落。
  它一个滑翔,落到刘羲背上,脚一踩,再次飞了起来。
  等下落时,再往刘羲背上停一下借力。
  一人一雕相互较力比拼,都不落下风。
  不多时就去远了,只剩下一个小黑点。
  众船夫看得目瞪口呆,直以为遇见了鬼神,纷纷跪拜在地,口中胡乱念着各路神仙的名号。
  刘羲横渡大江,跃上岸,只见桃花岛上姹紫嫣红一片。
  “这时节还有桃花?”
  他仔细一看,发觉有的桃树光秃秃的,叶子已经掉光,有的桃树花刚谢,枝叶郁郁葱葱,树上挂满了青色的桃子。
  这桃花大阵果然神奇,里面的桃花竟然各分时节开的,一年四季都有桃花盛开。
  虽然很想进去闯一闯桃花阵,但是考虑到这么做很没有礼貌,会被黄药师当做挑衅,所以他按捺了下来。
  他以内功蒸干鞋袜,整理了仪容,然后传音道:“全真教刘处玄奉命前来拜访黄岛主。”
  他的声音不大,却传得很远,几里之内清晰可闻。
  不多时,两个半大孩子从桃林中走出来,见了刘羲身边的大雕,都吓了一大跳。
  又强自镇定下来,稽首行礼道:“师父请道长进去,道长跟着我们来。”
  刘羲点点头,招呼大雕跟紧他,不要走丢了。
  他们走在前,刘羲走在后面。
  师兄弟二人不时地偷偷看刘羲,更多的是把好奇的目光投向了大雕。
  只见路径忽焉在前,忽焉在后,忽焉在左,忽焉在右。
  完全看不出章法来。
  遂不再管它,刘羲跟两个孩子交谈了几句。
  原来他们就是武眠风跟冯默风,是黄药师弟子中最小的两位,至于其他四位弟子,则已经出师,闯荡江湖去了。
  此刻岛上只有他们师徒三人,以及一些聋哑仆人。
  不多时,走出桃花阵,来到一处凉亭。
  只见亭子掩映在翠竹之中,分外清幽。
  亭柱上镂刻着“试剑亭”三个字,字迹清瘦俊逸,颇有风骨。
  小院中站着一个青衫文士,大约二三十岁年纪,面容清癯,卓尔不凡,正是黄药师。
  武冯二人一起向黄药师行了一礼,然后就下去了。
  “你是王重阳新收的小师弟?武功很高啊,咱们比一比如何?”
  显然起初刘羲喊那一嗓子,显露出了不俗的内功,引起了黄药师的兴趣。
  黄药师也是个武痴,跟刘羲招呼了一声,就出手攻过来了。
  见黄药师动手,大雕以为遇见了敌人,二话不说,一翅膀就横扫了过去。
  黄药师见这一下声势骇人,估计力道不弱。
  谁知碰撞之后,才察觉岂止不弱,简直强得离谱。
  身子一晃,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
  “好畜生,力气不小。”
  他喝了一声,用上了十成内力,一掌打过来。
  大雕本就力气不小,加上修炼鹰爪功,一身巨力就是生撕虎豹也完全轻而易举。
  它挥着翅膀再次横扫过来。
  砰的一声,黄药师终究力量稍逊,被震得连退了两三步。
  他性情高傲,见力量上输给了一头畜生,拉不下脸来。
  性子上来了,也不用什么招式,运转全身内功,继续地硬碰硬。
  几招过后,大雕被惹得不耐烦了。
  这家伙好似牛皮糖似的,打退了又冲上来,一下子又打不垮他。
  它怒鸣一声,翅膀一扇,腾空而起,利爪往黄药师的面目抓过来。
  这一下动作太快,黄药师吃了一惊,一个铁板桥仰身避过。
  鹰爪顺势往下一划,将他衣服划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若是在低一些,恐怕就要开肠破肚了。
  嗤。
  黄药师不自觉地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绝技“弹指神通”。
  石子打在大雕的翅膀上,如同铁器碰撞,当的一声响,大雕断了两三根羽毛。
  大雕啊啊怒叫两声,又俯冲过来。
  刘羲见一人一雕打出了火气,上前一步,插身中间,使了个太极粘劲,将两者各自推开。
  刘羲道:“雕兄,这是朋友,不是敌人,不可造次。”
  将大雕安抚下,又对黄药师道:“黄兄大人大量,想必不会与一头不会说话的雕计较吧?”
  黄药师也察觉了自己的失态,跟一头畜生打出了真火,实在丢人。
  他矜持的哼了一声,道:“你们全真教果然有些门道,养的灵兽都不同凡响。”
  刘羲道:“这可不是我们全真教养的灵兽。我与雕兄乃是最近才意外相遇的。”
  他简单说了说独孤求败的事迹。
  黄药师听了大为感叹道:“欲求一败而不可得。独孤前辈果然风采照人。恨不能早生几十年,与之一见。”
  刘羲说了此行来意后,将王重阳的请帖拿了出来。
  “十月十五,华山论剑。”
  黄药师翻开请帖,看了看,颇为意动。
  他也听过《九阴真经》的名声,心里头对《九阴真经》还是颇为好奇的。
  毕竟听不少高手都感叹过这本经书的高深莫测,包罗万象。
  他笑着试探道:“重阳真人果真气魄惊人,莫非想以一己之力压服天下高手?”
  刘羲笑道:“师兄自然高深莫测,他老人家说此举不为其他,只为消弭武林纷争而已。”
  “哦?不知长生子道长学到了重阳道长几层本事?
  我看道长内功不凡,适才想与道长切磋一番,可惜被这扁毛畜生打断。不如咱们再比试比试?”
  “比武倒是不用,咱们可以谈武论道。在下对医术也略有心得,不瞒黄岛主,在下此来还想向你讨教一番医术呢。”
  此后的日子,刘羲就在桃花岛上跟黄药师谈武论医。
  两人都是武艺高超之辈,学的武功也是江湖一流,交谈之中各有收获。
  后来刘羲将内家拳八卦掌也传给了黄药师。
  八卦掌与黄药师极为相合。
  他自创的奇门五转、落英神剑掌等等很多武功,都包涵了极深的八卦易理。
  而且内家拳专修气血肉身的练法,也令他大开眼界。
  黄药师大为感叹:“此功算是别开生面,与天下武学都不相同。只怕就是那《九阴真经》,其价值也未必比得上它。”
  的确,《九阴真经》再厉害,也是一门内功武学。
  天下与之并肩的内功武学并不少,但是内家拳法却是独独的这么一门,乃是另外为武学开宗立派。
  他很是不好意思,又舍不得放弃,最后问刘羲想要什么,只管开口。
  刘羲就是看准了黄药师这种高傲的性格,才拿出八卦掌来吊他的。
  他终于提出了自己的目的,学习桃花岛的阵法。
  黄药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接下来时间尽心地教他。
  半个多月一晃而过。
  刘羲基本上学会了桃花岛的奇门阵法,连黄药师的“弹指神通”“九花玉露丸”等武功、丹方,都被他学到了手。
  黄药师也基本上内家拳入了门,实力有所增加。
  华山论剑日子不远了,刘羲趁机告辞。
  两人这些日子来,讨论武艺,讨论医术,讨论音律,颇有交情。
  黄药师性情高傲,很少有谈得来的朋友,所以一路依依惜别,将之送到了海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