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破敌

  随着蛮人进城,李严就发动了“百鬼夜行大阵”。
  这个阵法需要拥有阴属性的文士才能发动。
  这类谋士一般擅奇计,好弄险,心思阴沉。
  大阵引动了天地之间的阴气、煞气、戾气。
  顿时,瓮城内鬼哭狼嚎,如若阿鼻地狱。
  乌索仿佛野兽一般地嚎叫起来,扯掉皮甲衣衫,露出黄铜般壮实的身体。
  浑身上下都是鬼面纹身。
  他举着战斧,手舞足蹈,口中嘶吼。
  不多时,声音远远传出。
  其他的蛮人们也跟着祈祷起来。
  随着他们的祝祷,身上的纹身亮了起来,一个高大的黑影从他们头顶上空升腾起来。
  将周围的阴气全部给驱逐开来。
  李严面色一白,吐出一口血来,继续灌输文气,加大阵法的威力。
  刘羲喝道:“杀!”
  率军杀了出来。
  众军卒跟着他们一往无前地向前冲。
  蛮军被分散开来,形不成阵势,被顺利地破开。
  刘羲长枪舞动,如同毒龙出涧。
  噗呲,噗呲。
  利刃入肉的声音不断响起。
  李严主持阵法,刘羲与张飞各率一队军马,杀了进来。
  蛮军在阵法之中,目不能视物。
  刘羲等人却是无碍。
  敌明我暗,他们迅速地杀近了蛮将的身边。
  刘羲直接以文气碾压过去。
  乌索被文气镇压,只感觉头脑被重击了一般,眼冒金星。
  他头顶军气所凝聚的图腾之灵一声长啸,将阵法中的阴气吞吸进了腹中。
  张牙舞爪,向着他杀来。
  这时,张飞大喝一声:“鬼神斩!”
  无穷的巨力,加上无与伦比的速度。
  长矛被他舞动成了一片残影。
  一瞬间,乌索与那图腾之灵都被锁定住了。
  连续四十多击,挑、斩、刺,乌索瞬间被分尸。
  那图腾之灵也顿时溃散了。
  这时,剩下的蛮兵见图腾之灵崩溃,顿时士气消散。
  不多时就被尽数消灭了。
  次日一早,满城百姓战战兢兢地打开门,看见街头的景象都惊呆了。
  他们昨晚都听到了厮杀声,心中忐忑无比,生怕蛮军攻进城来。
  也有胆气壮的游侠儿想要帮助守城的。
  可惜官府早有告诫,不许夜晚出来游荡,否则当奸细论处。
  因此只得焦急地等待着大战的结果。
  天一亮,他们就拿起刀剑出来了。
  结果看到北门边上,堆积着小山一般的蛮人头颅,筑成了一座京观。
  瓮城里鲜血满地,把泥土都染成了褐色。
  几个衙役拿着锣鼓满街边走边敲,叫道:“捷报!捷报!卢太守所遣先锋将军昨日灭杀蛮军五千!”
  “赵家家主赵煜、寿春令赵恒,二人勾结蛮军,欲要献城,被刘将军擒获。
  今日午时,要将此二贼在北门问斩。
  大家可以前来观看!”
  随着衙役的吆喝声,满城顿时沸腾起来。
  这两个消息都太劲爆了。
  要知道自从蛮人叛乱以来,攻破城池,糜烂州郡。
  耀武扬威,凶焰滔天,几乎无人能制。
  没想到卢太守的先锋部队一来,就立下了如此大功。
  更没想到的是,赵氏竟然敢跟蛮人勾结,简直是数典忘宗。
  所有人都在声讨,恨得牙痒痒的。
  许多人甚至跑到兵营来投军。
  此时尚武之风浓厚,汉人十分有血性,最重英雄。
  起初因为县令赵恒的缘故,大家报国无门。
  如今都踊跃行动了起来。
  因为县令跟县丞、还有城门尉都与赵氏有牵连,被拿了下来。
  所以刘羲只好暂住县衙,处理公务。
  此时,张飞兴冲冲地闯了进来,道:“大哥,喜事呀!今日来了许多投军的。”
  刘羲跟李严都露出了喜色。
  他们消灭的只是蛮军的一部分先头部队而已,后续大军随时都会赶来。
  卢植的兵马还需要至少三四天才能赶到。
  而且人马也不多,才几千人。
  他们只能靠自己,先撑过这几天。
  所以自然兵力越多越好。
  李严提议道:“只靠这些人只怕还不够,参军何不找各大世家借人?”
  刘羲道:“好,正方兄,你去给各家下帖子,请他们午时来北门观刑。”
  李严笑着拍手道:“好主意。这些家伙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他们自以为家里修了坞堡箭楼,蛮兵就不打他们的主意了。
  哼,若不逼迫一下,很多人都还脑子不清醒呢!”
  到了正午时分,北门外已经人山人海。
  观刑台上,各个世家的家主都到了。
  他们相互行礼交谈起来。
  “张兄、陆兄,你们也来了?”
  “乔兄,你不也到了么?”
  “这位刘参军可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看哪家敢不来?”
  “张兄”怒道:“哼,他这分明是杀鸡儆猴。想让我们交出私兵,门都没有!”
  “乔兄”揶揄道:“张兄好胆魄啊。赵煜乃是中常侍赵忠的亲兄长,他说杀就杀,张兄以为他会不敢对你动手吗?”
  “张兄”道:“赵煜那是罪有应得,我又没做什么违背法度的事,他敢对我动手!”
  “那可未必。这个刘羲可不是死守规矩的人,否则按着大汉律,就应该把赵氏押送朝廷,而不是私下行刑。
  如今他正缺兵马,逼急了,只怕难保不会狗急跳墙。”
  他们正说着,只见刘羲骑马而来。
  他身后兵丁押送着几辆囚车,里面都是赵氏的成年男丁。
  一排排地跪在高台上。
  刘羲开始宣读赵氏罪行。
  随着一桩桩的宣布出来,所有百姓都高声痛骂,有在场的受害者当场痛哭出声来。
  在场有的家主面上变色,因为许多巧取豪夺的事情,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也干过。
  更多的却在拍手称快,毕竟赵家霸道,得罪了他们不少人。
  更何况勾结蛮人,就是最大的死罪。
  一旦蛮人大举到来,他们也要受到牵连的。
  宣读完毕,看着刽子手举起了大刀,赵煜死命挣扎,喊道:
  “你不能杀我!你这是滥用私刑!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刘羲毫不理会,一声令下,顿时几十颗人头落地。
  场面上顿时一静。
  要知道赵家乃是真正的寿春城第一豪强呀,竟然就这么死了。
  随后,百姓们都欢呼起来。
  众世家也不敢推诿,纷纷答应了刘羲的借兵请求,害怕他杀起性来。
  借到了世家的私兵,刘羲兵力已经过万。
  但是还没经过训练磨合,才刚过一天,蛮军就大举而来。
  营寨连绵,怕不有三四万人。
  却是接连两次失利,蛮人派了大半的人马来报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