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十九章 心灵抱丹

  离开桃花岛,刘羲换下道袍,穿上儒服,摇身一变,成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
  然后开始四处拜访宫观庙宇。
  江南之地历来佛寺兴盛,宋朝时又开始崇道,道观也是不少。
  刘羲捡着那些香火旺盛的道观寺庙拜会。
  每到一处,就以香火神道法,将依附在神佛塑像上的香火愿力吸收。
  看着属性面板上,源力不断地上涨,刘羲动力更足了。
  由南到北,一直到了华山脚下,他所得的源力足足有一万点。
  他将之全部转换为气运,加上原有五十万点气运。
  此刻刘羲的气运点足足一百五十多万。
  气运昌隆,天地垂青。
  他福至心灵,找了一处山洞坐下,进入定境。
  堕肢体,黜聪明,忘形骸。
  整个人如同一块无欲无求的顽石。
  他的心灵世界之中,群魔乱舞,一些面目狰狞的凶鬼恶魔,张牙舞爪地向他扑过来。
  还有那些死在他手上的敌人,一个个满面血迹,来向他索命。
  刘羲知道这就是王重阳所说的内魔了。
  这是心灵成丹的征兆,此刻因果业力纠缠,心魔作乱,唯有以心御之,方可度过。
  这一劫难极为凶险,人若在心灵世界中受创过重,或是死去,那么现实之中也会精神受到重创。
  能够致人疯癫,甚至死亡。
  刘羲如同佛陀坐在菩提树下一般,巍然不动。
  他周身绽放心灵之光,群魔完全无法靠近。
  不一时,场景一变。
  他看见了洛嫣然在向他招手,巧笑晏兮。
  父母跟小妹也出现了,他们站在那儿,一起招手叫他过去。
  刘羲淡然道:“我自会寻找到他们的。假的终究是假的。都去吧!”
  他运起心剑之术,浑身剑气升起,如丝如缕。
  仿佛一阵清风吹过,一切幻象被斩杀得干干净净。
  下一刻,天门大开,仙女散花,丝竹悦耳,动人心神。
  刘羲感觉他只要轻轻一纵,就能进入那个无比美好的世界。
  在那里,没有死亡伤痛,没有怨恚憎、哀别离、求不得。
  那个世界中似乎包含了世间一切的美好。
  刘羲霎时间有些心境动摇。
  很多人能不惧妖魔鬼怪,但是却抵挡不了长生的诱惑。
  自古以来倒在这一关的高人不少。
  “我之一切所欲,不假外求!
  我之命运,皆由自己掌握!
  区区幻象岂能诱惑我!
  别说是幻象,就算是真的,不是由我亲手掌控,我也不取!”
  他大喝一声,心念化剑,将那些仙门、仙女、仙景、仙乐,通通一扫而光。
  整个心灵世界中再无他物。
  一片苍茫之中,忽地一颗似朝阳似皎月的金丹升起,大放光华,映照得整个世界一片光明,再无一丝瑕疵。
  这一刻,一股大自在大喜悦从刘羲的心底升起。
  他的心灵修为终于突破到了金丹境。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
  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他悠悠地吟咏起这首偈子,今天才算明白了这首佛偈的含义。
  虽是佛偈,却道尽了心灵结金丹之妙谛,与道门算是殊途同归。
  此刻的华山上,月明星稀。
  月华清冷,如同秋霜泄满地。
  但是随着刘羲的突破,似乎天变暖了,夜风都变得轻柔起来,空气中充满清香之气。
  华山周围,所有生灵的心中都升起一种莫名的安定喜悦。
  大雕望着刘羲,双眼变得更加地灵动起来。
  这一刻,重阳宫内。
  正打坐的王重阳忽然睁开眼,轻轻地“咦”了一声,然后放声大笑起来。
  愉悦的笑声越传越远,传遍了整个终南山。
  众弟子门人都面面相觑,不知观主因何事而喜。
  梅岭道上,躺在一块大青石上休憩的老道翻身坐起。
  他望着天穹,讶然道:“北地道门的气运竟然兴盛如斯吗?师父镇压天心已有二十余年,我南宗向来一脉单传,老道似乎也该找个传人了。”
  西域雪山,一座喇嘛庙里。
  一个小和尚停下了手中转动的经筒,睁开眼来。
  那双眼充满了沧桑,好似有无穷的岁月在眼波里流转。
  “中原之地果然藏龙卧虎,人杰地灵。”
  他的声音非常稚嫩,空灵。
  “不过那又如何?天命在我,引弓之民终将牧马长城之内。”
  他冷笑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默默念着经文。
  龙虎山上、西极神庙之中……
  全世界的老怪物都心有所感,各有所思。
  此刻刘羲隐约感觉到了前行之路。
  只要以心灵做舟,就能承载神魂进入世界通道,飞升到更高层次的世界中去。
  不过刘羲可没有飞升的兴趣。
  与其前往未知的世界打拼,他还是更中意留在这个世界。
  他在华山脚下逗留了数日。
  距离华山论剑之期越来越近,这些日子到来的江湖中人也越来越多。
  他本拟也参加这次盛会,一观天下各路高手的,但是没想到李忠实却风尘仆仆而来,找到了他。
  李忠实道:“刘老大,我们混到了铁木真的身边,如今已经初步得到了他的信任。
  本来我们想直接杀了他跑路的,后来一想,大佬能够收留我们,我们可不能不知恩图报。
  所以我们想了个法子。嘿嘿……”
  他搓了搓手,谄媚笑道:“刘老大何不将其取而代之?”
  “老大你可以假意投靠铁木真,委屈一段时间,观察他的言行举止,然后用易容法取代他。
  你放心好了,我们从主神殿中兑换了专门的易容法,保管这个世界的土著看不出破绽。”
  “老大你取代了铁木真的身份,到时候不论做什么事,还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么?”
  刘羲心中一动,点头道:“你有心了。”
  李忠实点头哈腰,十分谦逊。
  事不宜迟,刘羲无心再观看华山论剑。
  他给一座道观留了封信,命他们转交给王重阳,就与李忠实往蒙古赶去。
  二人时而走路,时而乘雕而行。
  大雕此刻已经羽翼丰满,能够重新飞翔起来。
  “有大雕当坐骑,刘老大你也不用放弃现在的身份了。到时候一边是蒙古大汗,一边是全真教教主,真是权倾天下。
  而且下一批的轮回者肯定猜不出大佬你的身份,办事也会方便许多。”
  李忠实眼里充满了羡慕,又是一阵拍马屁。
  且飞且走,没用两三日功夫,就深入了草原,铁木真的部落遥遥在望了。
  刘羲放走了大雕,命它自去觅食。
  他跟着李忠实一路走进部落去。
  此时铁木真的部落不大,人口不过一万多,青壮不过三千。
  全民皆兵,也不过三五千战兵,还包括了老弱。
  帐篷星星散落,都是低低矮矮的,只有中间一座帐篷比较大。
  不过看上去很陈旧了,帐篷外立着一面大纛,连个守卫都没有。
  李忠实指着那里告诉刘羲,那就是铁木真的汗帐了。
  “刘老大你稍等,我去告诉铁木真一声,到时候为你引荐。”
  刘羲点点头。
  看着李忠实离去的背影,刘羲微微眯起了眼睛。
  就在刚刚进入铁木真部落的时候,他心灵中示警,泛起一股小小的危机感。
  “怎么回事?他们要算计我么?”
  危机感不算强,加上刘羲自忖本领不弱,倒想看看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实在有危险,还可以跑路。
  只要乘上了大雕,千军万马也奈何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