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十七章 绑架与追杀 二

  两人没跑多远,只见后面的两车已经跟上来了。
  车停下,共钻出来了十个壮汉,那种彪悍的气质,一看就是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绝对不是好惹的。
  尤其是手上还有枪,简直比暗劲大高手更难对付。
  “走!进了山里就能把他们甩掉了!”
  刘羲面色凝重地道。
  刘羲使出猛虎爬山架势,脚趾抓地,身体前倾,重心微微下移。
  一蹬一推之下,就是十多米远,仿佛真如一头猛虎在狂奔。
  洛嫣然使的是鹞形,鹞子翻身,轻灵迅捷。
  两条大长腿仿佛仙鹤独立,拳法已经练出了神韵,速度比刘羲毫不逊色。
  “狼哥,这两个小崽子跑得比狗还快!”
  “阿豹你带一队人从山下绕过去,到前面去堵住他们!其余人跟我走!”
  “是!”
  这群人说的是闽南语,他们是金三角的毒枭。
  父辈是从大陆败退时逃亡的军人,从父亲那一辈起就在开始种罂粟贩毒了。
  一个个都是手上沾过血腥,心狠手辣的主儿。
  “呼哧呼哧!”
  不到十分钟,二人顺着长满杂草的小道跑进了山林里。
  这儿说是山,其实只是一座小土坡,若是被围住在这里,插翅也难逃。
  两人不敢松懈,继续狂奔。
  上山的路可不好走,两人紧闭着一口气,不敢松懈。
  气一泄,劲就松了,就再也跑不起来了。
  二人压抑着气息,鼻子里长长的呼气吐气,浑身气血在体内仿佛蒸汽奔涌。
  一时间,脸色胀红,头晕眼花。
  刚刚冲上山顶,正准备下山,突然见到这边也有一队人正往山上冲过来。
  “被堵住了!”
  刘羲来不及多想,站了形意三体式桩功,平息乱窜的气息,调整好状态。
  洛嫣然见刘羲突然停住,也跟着立定站桩,做好调整。
  两人已经顾不上说话,都希望早点调整好状态,否则以他们目前筋疲力尽的状态,岂不是任人宰割!
  仿佛度日如年般地过了五分钟,刘羲跟洛嫣然才平复了气血,那群劫匪也要到了,两人只得简单地商量了几句,然后各自行动。
  “各位道上的朋友,我自问没得罪过你们,你们若是求财,要多少钱咱们好商量,若是有人想买我的命,我出十倍价钱,帮我反杀回去!
  各位若是不信,我可以马上先取五百万做定金!”
  刘羲蹲在一处灌木丛里,大声说道。
  “哦?是吗?很有诚意的交易!”
  两队人将他围拢在了中间,为首的“狼哥”看到两个小情侣抱成一团,瑟瑟发抖,脸上充满了戏谑之情。
  刘羲见领头的“狼哥”“阿豹”两人拿着手枪,指着他,剩下的人抱着手冷笑着,仿佛看猴戏一般,显然没太把他们两个少年人放在心上。
  “两位大哥能不能先放下枪,别走火了。”刘羲露出难看的笑容道。
  狼哥见那少年一边赔笑,一边轻轻拍打着将头埋在他怀里的小情人,低声安慰着。
  “哈哈哈,你很有诚意,若是换个时间,我就答应你了。可惜呀,这次我们不能留太久,抱歉了。要怪就怪你的小情人吧,若不是被她连累,我们根本不会有交集的。”
  狼哥狞笑着,咬牙切齿地道:
  “洛远洛警司,你杀了我亲弟弟,今天我杀了你宝贝女儿,让你也尝尝丧亲之痛!”
  见两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他,刘羲喊道:“喂,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跟我无关哪!你们能不能放了我?我有钱,有很多钱!”
  狼哥等人戏谑大笑,“真是一出好戏呀!要不是条子追得紧,真想好好玩弄一番呢。”
  说着,两人抬起了手枪。
  “呵!”
  这时一声清喝,一道红影从侧面的树上扑下来,直奔阿豹而去。
  阿豹大吃一惊,刚刚调转枪口,耳门上糟了重重一击,栽倒在地。
  狼哥几乎不假思索地对着那人影就开枪。
  那人击倒阿豹,脚一落地,就矮身蹿入了人群里,狼哥第一枪打空了,正要开第二枪。
  刘羲突然暴起,一颗鹅卵石飞出,啪地打在了狼哥握枪的手上。
  狼哥猝不及防,吃痛之下,手枪掉落在地。
  刘羲一个虎扑,胸中带着杀气,竟然有了几分虎形拳的神意。
  昔日孙禄堂修炼虎形拳,一扑之下,十多米远,仿佛猛虎跃涧。
  虎形之刚猛,可见一斑。
  狼哥双臂竖起,挡在身前,这是典型的泰拳招式。
  刘羲感觉好似击打在铁板一般,十分地坚硬。
  二人都被震退了好几步,而刘羲刚才也趁着对拳的机会,脚一勾,将手枪踢落到山下去了。
  这个时候,狼哥才看清楚,刚刚击倒阿豹的正是洛嫣然。
  原来刚才刘羲只是将洛嫣然的外套,挂在低矮的灌木上,然后做出搂抱的姿势,加上灌木丛的遮挡,看起来就好像把一个人抱在怀里一样。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刘羲精湛的演技,让狼哥等人都上了当。
  实际上洛嫣然就藏身在旁边的树上,关键时刻,果然一击建功。
  在主世界的时候,刘羲因为无法修炼,就练了暗器作为防身手段。
  像飞刀、飞蝗石、飞针、吹箭、金钱镖等几种暗器,他都练得精熟。
  没想到第一次派上用场,竟是在这一世,这个时候。
  打掉了两把枪,刘羲跟洛嫣然都镇定了许多。
  狼哥面色难看道:“好啊,终日打雁竟被雁啄了眼!原来是两个练家子!哼,以为没有枪,就对付不了你们了吗?”
  他狞笑一声,一声大喝,出拳直击刘羲头部。
  刘羲躲开头部,拳出中宫,用了半步崩拳的炸劲。
  这一招要打出好似炮弹炸开的劲道,打出后坐力来,特别地刚猛。
  狼哥抬起腿,使了个泰拳的铁膝盾,狠狠地硬顶上来。
  当地一声,好似不是血肉之躯在碰撞,而是金铁交鸣。
  刘羲一蹬,拉开距离来,感觉两只拳头疼痛难耐,似乎都肿了。
  泰拳狠辣,甚至以压榨身体潜力为代价,换取强大的战力。
  面对狼哥,刘羲感觉自己真不是对手。
  不过练泰拳的,一般身法都不是很高明,而他练了鹰形燕形虎形,都有锻炼身法的效果。
  他觉得或许这是突破口。
  于是,开始采取游斗之策,混入狼哥的队伍中。
  那些人没有狼哥武艺好,有的更是没有练过武,很快就被他放倒了一人。
  洛嫣然那边也不好过,这些人虽然没有习武,但是都有常年厮杀的经历。
  打起来经验老道,出手狠辣简洁,甚至不比明劲大成的他们差,而且他们团队作战习惯了,很是懂得配合。
  洛嫣然几次想突出重围都办不到,这些人非常狠,常常是以伤换伤,以命搏命的打法。
  所以洛嫣然也是采取的游斗之策,稳扎稳打。
  刘羲刚刚躲过了一人的攻击,另一人又攻了上来。
  刚才那一下真是惊险,那人竟然面对致命的一拳不闪不避,直接张开双臂向刘羲抱过来。
  若是被抱住了,没有身法优势,狼哥的铁拳一两拳就能打死他。
  刘羲暗骂一句:“该死的亡命徒!”
  急忙收招,险之又险地躲了过去。
  后面这人又是一个膝撞往他胸口顶来,显然也是个练家子。
  刘羲怒火中烧,胸中一口恶气不得发泄,猛喝一声,一个虎形劈挂,后发先至,那人匆忙招架,劲被打散,踉跄后退。
  刘羲抢上前,贴身短打,不管不顾,又急又快。
  拳法有云:打拳如亲嘴。彼退我进,要急要快,不可使之有半点余地。
  那人大步退,刘羲大步进,两拳之下,他的拳架子完全乱了。
  第三拳,打在他胸口上,咔嚓一声,胸骨碎裂。
  那人栽倒在地,眼见是不活了。
  刘羲趁机一个驴打滚,拉开了与狼哥的距离,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果然拳是打出来的。这种全身力道拧成一股的发劲,我以前怎么练,也打不出两拳,就泄了气,全身无力了。如今打出三拳,竟还有余力!
  而且对于劲力、气息等更了解了,感觉暗劲之路又进了一步。”
  刘羲心中有些欣喜,同时还有些不适。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亲手杀人,虽说主世界的时候有过两个人被他弄死,不过那是采取了计谋手段的,跟亲眼见血,感觉是不一样的。
  狼哥脸色阴郁地挥了挥手,道:“都退到一边,让我来!”
  剩下的几人立马退开几米远,将刘羲围在小圈子里。
  这样刘羲跑不掉,也不敢转身去对付他们,否则将后背面对狼哥,跟找死没什么分别。
  刘羲面色阴沉,狼哥这是逼着他,进行二人对决。
  他站了个无极桩,默默调整呼吸。
  狼哥不敢再小瞧他,也是面色凝重,一步步走到他面前。
  见狼哥郑重地行了个泰拳手的礼,刘羲也正色抱了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