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十一章 九阴现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
  全真教已然在北地声名鹊起,大有北地道门之首的气势。
  时人曰:北重阳,南紫阳。
  将王重阳与张紫阳并列为南北道门两大宗师。
  北地的许多道观都被收服,奉全真教为主。
  这一日,刘羲奉命前往华山境内为诸道观中人讲法,同时巡查产业。
  正路过一处山林,只见一群江湖中人在打斗。
  十几个黑衣人显然是一伙的,配合默契,进退之间颇有章法。
  另外六个人则是各自为战。
  这六人武功虽然更高,但是配合之间没有默契,只是略占上风,一时间也拿不下对手。
  那群黑衣人打法凶悍,死战不退。
  其中一位老者喝道:“大家拿出点真本事吧,谁也别藏着掖着了,否则这《九阴真经》就没咱们的份了!”
  使长鞭的妇人道:“薛先生说得不错,咱们先把铁掌帮的人料理了,再拼个你死我活。”
  “哈哈,打架这么好玩的事,怎么少得了我老顽童周伯通!”
  跟刘羲一同坐在马车里的周伯通见到有人打架,高兴得直拍手。
  刘羲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冲入了人群中。
  一套“履霜破冰掌”使得极为纯熟,几招之间就将那六人打得节节败退。
  他只是为了好玩,出手倒是不重。
  六人一面手乱脚乱地应对,一面大喊:“朋友是什么来路?以阁下的武功,何必做铁掌帮的走狗!”
  黑衣人的领头者抱拳道:“多谢大侠搭救,我们铁掌帮必有厚报。”
  老顽童哈哈一笑,道:“你也过来吧。”
  手臂陡然伸长,抓住那人的肩膀,一提,将之扔进了六人中间。
  他使的是巧劲,那人脚一落地,身体不由自主地旋转。
  老顽童身法极快,蹿进人群里,不时抓起一人一扔,那人就如陀螺般地转了起来。
  不多时,两方人马全都被老顽童扔得滴溜溜地打转。
  “好玩,好玩!”
  老顽童拍手笑道。
  他叉腰站在那里,见哪一个人要停下转动了,就跑上去一拨,用上了一股巧劲,那人又滴溜溜地转起来。
  就这么转陀螺一般,转了一两盏茶的功夫,直到刘羲喊他,方才停下。
  这老顽童平时没个正形,除了王重阳,只有刘羲才制得住他。
  他一心想学刘羲的国术,再加上刘羲不像马钰等人对他那样毕恭毕敬的,所以他反而喜欢成天地跟刘羲身边。
  这群人被转得头昏脑涨,停下后,一个个吐得稀里哗啦的。
  周伯通见地上掉落出来一本经书,捡了起来,道:“这就是你们要抢的那什么《九阴真经》吗?”
  “一,二,三,四……”
  他指指点点着,道。
  “你们一共有二十四个人,哦,还有我和我刘师弟,二十六个人。那就分成二十六份好了。大家都有份,谁都不要抢。”
  说着,抓起那经书便要撕扯起来。
  众人又急又怒,连声喝止。
  眼看他要将经书撕掉的时候,刘羲轻功一纵,将书拿到了手里。
  他翻了一翻,除了上篇的练气之法,还有《易经锻骨篇》、《移魂大法》、《闭气诀》等实用窍门,下篇则是《九阴神爪》、《白蟒鞭法》、《大伏魔拳》等技巧招式。
  除了开开眼界之外,这本秘籍对他没多大用处,不过倒是能够增强全真教的底蕴。
  刘羲道:“带回去交给师兄处理吧。”
  见他们要走,铁掌门弟子中领头那人挣扎着站起来,道:“朋友,这是我们铁掌帮裘帮主指名要的东西,阁下可否给本帮一个面子?否则裘帮主到来,就不好说话了。”
  见刘羲不理会,他威胁道:“朋友,莫非你不知道裘帮主的威名?想给你的亲朋好友招灾惹祸么?”
  刘羲冷笑道:“裘千仞的门下走狗口气都这么大吗?叫你们裘帮主尽管来好了。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西毒欧阳锋是也。”
  刘羲一路来到华山境内,观中道士们热情地招待了他。
  听说长生子刘处玄道长来了,华阴的富户纷纷赶来邀请他打醮,做水陆道场。
  这些都是全真教的业务,刘羲不好推辞,又多停留了一段时间。
  他们纷纷答应去终南山重阳宫上香参拜,倒是为全真教拉到不少香火业务。
  回程时,刚刚走出城,刘羲就感觉到有人跟踪。
  刘羲不做理会,继续慢悠悠地赶路。
  直到走进人迹稀少的山道,只见路中间大石躺着一人。
  此人三十来岁,留着短须,身穿黄葛短衫,右手摇着一把大蒲扇。
  刘羲停下车,道:“堂堂铁掌帮帮主,什么时候也干起了剪径的活计?”
  裘千仞翻身坐起,不屑地瞥了刘羲一眼,喝道:“小子,交出《九阴真经》,看在王重阳的面子上,老夫饶你不死!”
  刘羲的感觉极为敏锐,他察觉到裘千仞似乎有伤在身,不禁笑道:“听闻裘帮主当年一双铁掌威震三湘,一人单挑了偌大的衡山派。在下心向往之,今日想向阁下讨教两招。”
  “你要找死,老夫成全你!”
  裘千仞并不畏惧,猛然起身,一双铁掌,运起功来,变成了青黑色。
  “有架打吗?刘师弟,让我来。”
  老顽童刚刚在车里睡醒,听到打架,冲出去就跟裘千仞斗了起来。
  如今的周伯通,比起裘千仞来,武功还略差一筹。
  但是裘千仞身上有伤,反而没几招就落在了下风。
  裘千仞惊怒道:“你是谁?”
  “哈哈,老顽童周伯通是也。你的功夫很好啊,教我怎么样?”
  周伯通手上不停,嘴上也不停。
  絮絮叨叨的,不断缠着裘千仞把铁掌功交给他。
  说什么打死了他,好给他送终,不把武功绝传了。
  又问他传下徒弟没有。
  惹得裘千仞心烦意乱,一时失手,肩头中了一拳。
  裘千仞顺着这股力道,脚下一点,轻飘飘地退后十余丈,落在一根树枝上。
  他愤愤地大声道:“呸,什么北地道门之首,全真教的都是些卑鄙小人!”
  “小的冒名他人,老的比武时耍小手段,不敢正大光明地比。”
  “哼,等老夫养好伤,再找你们算账!”
  他脚下一点,轻飘飘不受力一般,去得极快。
  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山野之间。
  刘羲哈哈一笑,听他话中意思,似乎真去找了西毒算账。
  莫非他身上的伤就是被欧阳锋打的?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