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十章 全真教

  PS:今天家里来了客人,所以更新晚了,抱歉。晚上还有一更。求收藏,求票票
  第二日,刘羲向王重阳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王重阳表面上思虑再三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同意了。
  面带矜持的笑意点了点头,命马钰设了香案,拜了道门三清祖师,授了牒篆。
  然后刘羲跪拜吕祖画像。
  因为王重阳对外号称是得了吕纯阳道统。
  然后刘羲向王重阳拜了一拜,叫道:“师兄。”
  王重阳还了一礼,道:“你名为羲,与上古人皇同名,此名太贵,非常人所能承受。为兄再给你另起一名,就唤作处玄吧。赐尔道号长生子。”
  “长生子刘处玄?”
  刘羲心里一愣。
  “这不是原本全真七子里的名字吗?莫非我顶替了刘处玄的位置?哪原本的刘处玄怎么办,还会不会拜王重阳为师?”
  蓦地,他察觉到属性面板上多出了一部分气运。
  “鸿蒙树,这是怎么回事?”他奇怪问。
  鸿蒙树分身道:“以我推测,此乃天道气运。刘处玄乃是北七真之一,全真随山派祖师。本尊顶替了其位置,自然就占据了原本属于刘处玄的道门一脉祖师的气运。”
  “还有这种操作?”刘羲惊讶道。
  此时,马钰孙不二两人连声道:“恭喜师父。恭喜刘师叔。”
  刘羲连忙起身,作揖还礼,口称:“师侄。”
  马钰又命三个儿子拜见了刘羲,口称“叔祖”。
  他的大儿子年岁跟刘羲差不多大,扭捏着给刘羲行礼。
  刘羲颇不好意思地受了三人一礼。
  两架马车已经套好,王重阳与刘羲上了一辆车,马钰叮嘱了儿子与家仆一番,也跟了上来。
  只有孙不二抱着三个儿子絮絮叨叨,依依不舍,许久才红着眼眶,登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行出城去,马钰的儿子与家仆一路相送。
  百姓们听到马钰出家的消息,许多受过他恩惠的人也一路相送,纷纷祝福他早登仙道。
  有的人甚至哽咽出声。
  刘羲感叹道:“马师侄真得百姓拥戴啊!”
  王重阳满意地点点头道:“有此人道功德,丹阳道途无忧矣。”
  刘羲问:“师兄,什么是人道功德?这世间真有功德这种东西吗?”
  王重阳道:“有益于人道者,有人道功德加身;有益于天道者,有天道功德加身。
  功德虽肉眼不可见,肉身不可触,但修行有成者却能以心眼观之。
  功德加身,诸事顺遂。
  你以后定要多积善功,才能无内魔相扰,无外魔害命,修行才能顺利。”
  刘羲点头受教,同时心底啧啧称奇,感觉射雕世界果然不简单,神秘度比龙蛇世界更高。
  此时马钰孙不二两人还没修炼内功,体质较差,所以一路走得很慢,足足用了两个多月才走到终南山。
  这一路上,王重阳不但教授他们道门典籍精义,也传了全真派内功心法。
  典籍上面,王重阳崇尚三教合一,道释儒百家俱通。
  刘羲也不遑多让。
  二人常常相互探讨辩论,可谓亦师亦友。
  刘羲修炼国术,早已百脉俱通,连那些细小经脉都已全部打通。
  他如今就好比一个绝世高手,失去了内力。
  只需要按部就班地练气,就能自然而然地突破,成为绝顶的先天高手,比其他人快速多了,而且毫无瓶颈。
  全真心法最是中正平和,初时修炼极慢,反而到后面越来越快,年纪越大,功力越深。
  而且修练有成之后,即使不修炼,内力也会自主运转,缓缓加深功力。
  可刘羲修炼起全真心法来,比别人修炼奇功绝艺的速度都更快。
  短短两月,功力就可以比拟江湖三流高手了。
  连王重阳都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走火入魔了呢。
  反复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不得不暗自感叹:“果然是天人之姿。”
  以刘羲这修行速度,只怕要不了两三年,就能与天下一流高手一较长短,不出十年,必定天下无敌。
  他见刘羲整日沉迷于练武,便叮嘱道:“武功只是小道,你切不可因小失大,荒废了道学。回终南山后,我就传你金丹妙诀。你要多多用心。”
  刘羲点头称是。
  想到历史上王重阳英年早逝,刘羲就把国术几大内家拳修炼法告诉了他。
  内家拳法主修气血,锤炼肉身,最善养生。
  以王重阳的修为境界,若是修炼了国术,不但战力大增,就是寿命也能至少增加几十年,不至于早逝。
  哪知王重阳听完后,摇了摇头道:“此等护道外法,多学无益。以我的武功足够护身了。若是贪多,耽误了修行道行,得不偿失。”
  此时的全真教只是终南山中的一处小道观,观中只有几十个做杂役的水火道人跟道童。
  王重阳早年学儒,曾起兵抗金。
  这些水火道人都是他当年的账下亲兵,道童则是他这些年救下的孤儿。
  安顿下来之后,王重阳开始教导他们金丹妙诀法。
  王重阳道:“昔日陈抟老祖有四大根本法传下,分别是《指玄篇》《先天图》《易龙图》《无极图》。
  南宗张紫阳得《易龙图》,自创《皇极经世书》,道行大成,直入飞仙之境。
  七年前,我机缘巧合,得到《先天图》,自创金丹妙诀法。
  此法又称《先天功》。
  此功修先天之性,道心成丹,内外成圆。
  百劫千难,永不退转。”
  他口念真言,周身一股神秘的道韵氤氲升起。
  修行一般分为精气神心四大类,很显然先天功乃是心修之法,而非他原本以为的武功秘籍。
  刘羲以心眼观察,只见虚空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升起,金光万丈。
  令人莫名地心神安定,好似重回母胎一般。
  马钰跟孙不二两人刚刚入门,似懂非懂,只能略略地感受到那股神秘道韵。
  此后,刘羲兴趣大增,不禁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道学修炼上面。
  期间王重阳又下山了几趟,往各地弘法。
  陆陆续续地又收了四个弟子。
  刘羲因为年幼,虽比他们高一辈,但外人仍将他连着几人一起计算,称为全真七子。
  其实王重阳的弟子很多,并非只有他们六人。
  只是他们六人传承了衣钵,一起住在终南山上,属于真传弟子。
  另外他还有一个同乡,名叫周伯通,虽然跟着王重阳习武,但因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不算徒弟,反而算是师弟。
  到了过年的时候,重阳宫渐渐有了些人气。
  因为大家都是差不多时候拜师的,所以按照长幼齿序排列。
  马钰是大师兄,丘处机排第二,孙不二排第三,谭处端第四,郝大通第五,王处一第六。
  刘羲刘处玄是小师叔,同时也是全真教副掌教。
  除了丘处机拜师前是江湖豪侠,本就有不错的武艺之外,其他几人都没学过武功。
  想想全真教的武功还是十分厉害的。
  全真七子大多是中年才习武,而且他们都是以修道为主,但却都成为了一代高手,不能不说王重阳教徒的本事高超。
  不久后,他们道学跟武艺有所成就,都要下山弘法。
  弘法不只是宣讲道法那么简单的,还要跟各大佛道宗派辩论。
  那些大派哪个不是底蕴深厚的。
  而且辩法不过,就要上升到斗法之上。
  所谓斗法,其实就是比武。
  宗派之间的争斗,同样血腥残酷。
  历史上六祖慧能跟神秀大师的争斗,就是两个宗脉之间延绵无数年的大火拼,流了无数的鲜血,牺牲了无数条性命。
  杀不了心,就杀你的身。
  因此,每个宗派的护道手段,也是至关重要的。
  全真七子的威名,也是在一次次辩论,一次次杀伐中,打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