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十六章 绑架与追杀 一

  薛连信道:“不许胡说,武者之强,不在于拳法,而在于人。”
  老头子虽然嘴上谦虚,但是眼睛里却带着矜持的笑意。
  “你的电影什么时候开拍,剧本先送我看一看。”
  “明天就把剧本送给来。”
  刘羲瞎话张口就来,其实根本还没写呢。
  不过看过后世那么多电影套路,要原创一个剧本还是挺轻松的,更别说他听刘宝成跟谢晓宏讲过许多薛连信年轻时候的事,挺有传奇性的,比较适合改编。
  第二天,薛连信看了剧本后,基本上满意。
  他表示到时候国外上映的时候,他可以拜托朋友找发行商。
  薛连信属于台湾洪门的元老,天下洪门是一家,跟美国洪门的一些人很熟悉。
  刘羲很高兴,他正愁发行渠道呢。
  剧组还在筹备,开机的话要过年之后了。
  期末考试的成绩下来了,刘羲得了全A,惊呆了班上所有的师生。
  这一学期,刘羲的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有钱了,还成了大明星,每天课桌里都要收到几封情书。
  取得如此好成绩,许多人都围着他拍马屁。
  “哟,这不是刘大官人嘛?大明星怎么今天来学校了?”
  在校园里碰到了洛嫣然,她一如既往地调侃了他两句。
  刘羲无语道:“什么刘大官人,乱七八糟的,跟喊西门大官人似的!”
  “你不就是西门大官人嘛!报纸上三天两头都在报道你的绯闻,我看你比西门大官人都毫不逊色呢。”
  “哟,我怎么闻到了一股老陈醋的酸味儿呢。”
  “胡说八道,找揍呢!”洛嫣然扬着粉拳,龇了龇小虎牙。
  刘羲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成绩单。
  “我每科都考了A,武艺也练到了明劲大成。洛嫣然同学,你是不是该考虑兑现你的承诺了?”
  “是吗?可惜呀,我才得了两个A,不过剩下的全是A+,全A有什么好神气的!”她傲娇地哼了一声。
  二人一路斗嘴,却默契地向着同一条路走。
  刚出校门口,一群学生妹就围了过来,叫嚷着刘羲的名字,一个个激动得快哭了。
  刘羲心道:看来这个学没法上了。
  洛嫣然被挤到了半边,看着刘羲被一群小学妹围着,上下其手,生气地跺了跺脚,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哝了两句。
  这时候两个保镖从车里下来,帮刘羲挤开了一条路,把他带进了车里。
  洛嫣然看着刘羲的车开走,哼了一声,一个人郁郁地走着。
  没走多远,就看见刘羲把车停在路旁。
  他探出头喊道:“洛同学,可否给我个面子,让我载你一程?”
  洛嫣然嘴角微翘:“好吧,本小姐给你个面子。”
  她上车后,发现没有其他人,保镖已经被打发走了。
  “喂,你往哪儿开?这条路不是回家的路吧?”
  “咳,这条路直通慈云山。这些天天气微凉,枫叶红了,紫荆花也开了,正好赏花赏景,吹吹风,晒晒太阳。大好的日子,浪费在家里多可惜了。”
  刘羲一本正经地胡扯道。
  港城的冬天只是有些凉,天高云淡风轻,风光正好。
  二人一路说着一些没营养的闲话,也兴致勃勃,丝毫不觉得无聊。
  车驶出了主城区,马路上很宁静。
  一条小道蜿蜒进了枫林,红的黄的,像火,像蝴蝶,美不胜收。
  刘羲侧目看了洛嫣然一眼,只见她眼波含水,脸颊被枫林映照得红彤彤的,美得让人心醉。
  洛嫣然此时也望着他,阳光洒在他的头上、脸上,一切那么美好。
  两人一时间都没了言语,车内静悄悄一片。
  刘羲仿佛处于百花盛放的春天,只觉得一切如此美好,他想到了很远。
  想到了以后结婚生子,想到了几十年后,想到了生命走到尽头那天……
  他突然有些害怕起来,他的生命旅程并不只在这个世界,哪怕是一百年,洛嫣然总要老、要死的,那时候自己将会永远失去她!
  想要带走她,除非能够把这个世界收入囊中。
  但是谈何容易!想想都是不可能达成的任务。
  一时间,刘羲心潮起伏。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开车仔细一点!”
  洛嫣然轻轻地推了推他。
  她望了后面一眼,调侃道:“后面是你的保镖吗?一直在跟着。不愧是大明星,排场真大呢!”
  刘羲看了一眼后视镜:“不是我的车,我把保镖都打发回去了。也许人家也是顺路的吧?”
  洛嫣然道:“这辆车从咱们出城就一直跟着了,顺路的话,哪有可能这么巧,连你走小道它也跟着?”
  “别是绑架的吧?你说你没事去做什么明星?平时逛街都不自由,现在连绑票地都招来了!”洛嫣然还有心情斗嘴。
  “你怎么知道是我招来的?也可能是冲你来的呢!”刘羲回敬道。
  二人都是明劲大成的高手,平时也没能放开手脚较量一下,若是对方敢打主意到他们身上,正好拿来试手呢。
  反正打死打残了,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刘羲特意拐了两条小路,那辆车果然跟上来了。
  他快,它也快,他一慢,它也减慢。
  总之就这么不近不远地吊着。
  经过这么一番试探,刘羲可以确定,对方肯定是跟踪他们而来的。
  他在一个拐角突然刹车,堵住了后面那辆车。
  “朋友,你一路跟着是什么意思?求财还是报仇?”他放下车窗问。
  “小子,乖乖停下车!好好配合,不然要你好看!”
  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把头探出车窗,操着夹生的国语说道。
  看他的肤色面相,有点像东南亚地区的人。
  “大佬,有话好说,我有钱,别伤害我们!”刘羲做出一副害怕的表情。
  那家伙狞笑了一声,颇为满意刘羲的识趣。
  正准备跟同伙打开车门,忽然轰的一声,只见对面那辆车横撞了过来。
  几人连忙抓紧座椅,车内一阵摇晃,撞了个七荤八素。
  刘羲撞完第一下,见没有撞翻,忙退开来,再次轰燃油门,撞过去。
  “扑你阿母!”
  只听得那辆车里传出几人的叫骂声,一只手枪伸出窗来,对着刘羲的车就射。
  “我靠!”
  刘羲刹那间只觉汗毛炸起,连忙搬转方向盘。
  “砰砰”,这是子弹射在车身上的声音。
  “哐当”,这是两辆车的车头相撞的声音。
  刘羲不敢逗留,将油门一轰到底,汽车一路狂飙。
  那辆车在后面紧追不舍,不过因为被撞了两下,有点出问题了,怎么追也追不上。
  眼看要把它甩掉了,刘羲松了口气,道:
  “太猖狂了!这绝不是一般混社会的,港城的混混基本上都不会动枪的,这绝对是过江龙!”
  洛嫣然也没经历过这样的阵仗,一颗心砰砰地直跳。
  两人刚刚才松一口气,忽然前面斜刺里又窜出来一辆车,直接把他们堵在了中间。
  刘羲心里一发狠,喊道:“抓稳了!”
  直接对着窜出来的这辆车撞了过去。
  刘羲跟洛嫣然紧抓住椅子,同时脚如鸡爪扣地。
  这个时候,就显出平时桩功的功底来了。
  车撞击得那么厉害,二人却身如老树盘根,不摇不动。
  碰的一声巨响,两车的车头都变形了。
  趁着这个机会,刘羲赶忙开着车跑。
  这辆车里的人也有枪!
  子弹打在车身上,当当地响。
  二人低着头,刘羲从椅子下摸出大哥大,拨通了薛连信的电话,刚刚才说一句话,信号就断了。
  “靠!”
  刘羲骂了一句,还好他说出了有人在追杀他,相信以薛连信的能量,要不了多久应该能找到这里。
  洛嫣然道:“你把电话给我,我打给你我爸。他的电话可以卫星定位。”
  刘羲将电话递给她,回头见那两辆车还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他的车却抖了两抖,然后趴窝了,车盖里隐隐冒烟,一股焦糊味儿传入鼻中。
  “走!车坏了!”
  他拉着洛嫣然下车,往山里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