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拜访郡守

  当他走进卧室的时候,忽然见桌上放着的一道玉简上,冒出光华。
  小蝶的半身虚影显现了出来,“少爷,我与绿儿被飘渺仙宗收为了弟子,即日起便要前往神都雒城。勿牵勿挂。
  往后的日子,少爷要照顾好自己,等我们出山之日,就是相见之时。”
  她说完,绿儿的身影冒了出来。
  她红着眼眶喊道:“羲哥哥,你要快点来接我们啊!不许把我们给忘了!”
  光影收敛,刘羲握着玉简,心里想道:“飘渺仙宗,不知是什么门派?
  小蝶跟绿儿的灵根都不是很好,似乎没有修仙的天赋。
  他们为何会收下小蝶跟绿儿?
  是有什么阴谋?还是她们有什么特殊的天赋?”
  想不出头绪,他决定先去拜访一下郡守萧赞。
  一来反正已经得罪了王朴,须得找个靠山。
  而萧赞被王朴压制得厉害,曾经拉拢过他,却是正好作为奥援。
  二来,他身为郡守,肯定知道的秘密比刘羲多得多,可以问问他关于飘渺仙宗的事情。
  他来到府衙门前,递上拜帖。
  不一时,那个他曾见过的幕僚梁先生亲自出来将他迎接了进去。
  梁先生上下打量着他,热情地道:“刘小兄弟竟然真的通过考验,加入了潜龙卫,真是本领不凡啊。快进来吧,府台大人在客厅等你呢。”
  刘羲连忙谦逊了两句,二人一路上闲聊着,不多时就称兄道弟起来。
  刘羲拜见了萧赞之后,二人闲聊了一阵,他隐晦地投靠之意。
  萧赞也投桃报李,给他讲了讲沧澜帝国的形势,重点讲了一番楚州以及清水郡的各方势力情况。
  同时暗示不必害怕王朴的打压,他会为他在潜龙卫里撑腰。
  原来萧赞是才从神都来此上任的,而刘羲是第一位打算投靠他的有品级的潜龙卫。
  双方算得上是你情我愿,所以哪怕是地位悬殊,萧赞还是郑重地接待了他,有些千金市马骨的意思。
  萧赞给幕僚使了个眼色。
  梁先生会意,捧出一个玉盒,放到刘羲面前的桌案上,道:
  “这是明府赏赐给刘贤弟的灵石。此物乃是天地灵气的结晶,稀少难求,对于修炼有奇效,比潜龙卫发的丹药强了数十倍。”
  刘羲打开玉盒,只见里面装着三块六棱形的晶体,仿佛水晶一般晶莹剔透。
  握在手中,一运转功法,灵石中一股极为精纯的灵气由手上经脉,流向丹田。
  这股灵气比天地灵气更浓郁无数倍,比丹药更精纯无数倍。
  稍一炼化,就转化为了法力。
  修炼起来,比平时快了数十倍。
  他郑重地收了起来,向萧赞道谢。
  萧赞道:“王朴此人私心太重,将潜龙卫公器私用,甚至暗中投靠了随候刘鲤。只是我还没找到他的证据,否则定然参倒他!”
  听他的讲诉,刘羲才知道,随候刘鲤曾经与当今圣上竞争过太子之位。
  两人结下了大仇,所以当今圣上一直想找到刘鲤的错处,处理他。
  原来沧澜帝国的储君之位不是一系传承的,而是所有年轻一代的皇族子弟都可以参与竞选,从中选出最优秀的一个。
  而且当年为了镇压宗派,防止其死灰复燃,帝国在边荒几个州实行的是分封制。
  如今这么多年下来,各地的王侯已成尾大不掉之势。
  随候一系实力强劲,皇帝也不敢随意打压,否则牵一发而动全身,容易引起他们诸侯的忌惮。
  再加上皇室长老团里面也是盘根错节,对皇权有所掣肘。
  所以皇帝的权力,在楚州这一带,还不如随候、鄢侯等实权侯爷的权力大。
  萧赞就是皇帝派来楚州的钉子之一。
  “我怀疑随候跟白莲教妖人也有联系。你若能找到王朴或是随候的不法证据,我可以将你举荐给圣上,甚至可以让你进入皇史宬,饱览皇室藏书!”
  萧赞画大饼道。
  刘羲拍着胸脯道:“府君怎么说,在下就怎么做,绝不推脱!”
  反正先把话说漂亮点,至于以后怎么办,再看情况。
  他又问道:“不知府君可听说过飘渺仙宗?”
  萧赞皱眉默想了一阵,道:“好似听说过,不知你从哪儿接触到这个门派?”
  刘羲道:“是我的两个义妹被飘渺仙宗的人带走了。”
  萧赞道:“这个宗门很是神秘,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甚至都没遇到过飘渺仙宗的门人弟子。
  只是曾经在拍卖会上遇到过两次飘渺仙宗出产的丹药跟法器。
  若非你说起,我都记不起来了。
  不过能够出产高级的丹药跟法器,这个宗门想必应该是颇有底蕴的。”
  刘羲皱了皱眉,连萧赞都不知道,看来这个飘渺仙宗应该不是大宗门,但是却又能出产高级丹药跟法器,这两者显然相互矛盾。
  他觉得还是信息太少了,多想无益。
  可惜潜龙卫中只能浏览基础的信息,一些机密信息,都需要用功勋点兑换,才能看到。
  潜龙卫中,酒糟鼻老李向王朴禀告了刘羲选择的法器跟功法,道:“那小子修炼了一夜,似乎突破了筑基期,学会了腾云驾雾术。一大早就飞往城内,屁颠颠地跑去拜见萧太守去了。”
  另一人看了看王朴的面色,比了比手势,道:“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掌旗使大人,要不要我去把他给……”
  王朴道:“这几天不要多事,给萧赞抓到把柄。马上就要‘登天梯’,到时候连着萧赞一并解决掉!”
  他看了二人一眼,道:“随候爷的大事,准备好没有?”
  二人连连道:“万事俱备。”
  王朴瞥了他们一眼,警告道:“你们若是做好了,赏赐丰厚,可以让你们一步登天。若是出了纰漏,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随后的几日,刘羲安分地躲在小院中修炼五行法术。
  手下的十几个人他根本没有管。
  自己初来乍到,加上上司又看自己不顺眼,那些新人哪会服他管!
  他才不想浪费时间,去驯服那些手下呢。
  唯有自己的实力才是最真的。
  只要自己的实力超越了王朴,那些人还不屁颠颠地投靠他。
  他将衍天珠置于天道空间之中,以整个世界百分之一的气运注入其中。
  整个天衍珠顿时与世界联为了一体。
  天道分身,拥有整个世界一切过往的知识。
  他将自己的天道分身,按照红后人工智能的方式重组起来,然后投入天衍珠之中。
  顿时,天衍珠就成为了整个世界的枢纽。
  它凭空生出了两道禁制,只要有参考,能够推演到大乘期的功法,同时还能推演内世界中每个人的因果命运。
  若是注入更多的功德气运,其成长会更快。
  但是为了世界不受损伤,百分之一的气运已经是极限了。
  经过天衍珠的推演,他能够轻易地就将五行法术修炼大成了。
  几天时间,火球术、水遁术、土刺术、小回春术、飞剑术,还有腾云驾雾术,都使用得炉火纯青。
  这一日,王朴召集他们所有人出发,往摩崖山而去。
  因为每甲子一次的“登天梯”开始了。
  这一道考验,也是选储君的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