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八十六章 诱惑

  刘羲传音入密,问佛印道:“此事大师如何看?”
  佛印道:“进入主神殿的机会老僧不想错过,道长肯定也是一样吧。
  如今看来只有加入逍遥宫一方才是最合适的。
  西夷之人,跟咱们终归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我们不放心他们,他们也未必会诚心接纳我等。”
  刘羲点点头。
  酒宴过后,大家散去。
  若是无心加入逍遥宫,自然不必再提,若有心加入,则半年之后再在此相聚。
  刚欲走出,忽然听到李秋水传音叫他留下。
  刘羲脚步一顿,重又转身坐下。
  白玉蟾跟佛印看了他一眼,都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李秋水道:“这次请道长留下,是因为道长与他们不同。他们虽然都是有本事的人,但是能否进入主神殿还是未知之事。
  如今在座的都是拥有主神权限的,我们可以签订互不攻击的盟约。
  不管将来如何,至少在这次任务中,本宫不希望咱们成为敌人。道长意下如何?”
  刘羲点头叫好。
  许彦瞥了孤鸿子一眼,道:“宫主,这里可不都是权限者,某个多余的人,是否把他赶出去?”
  孤鸿子怒道:“你什么意思?有种的咱们出去比一比,看看你这权限者有多厉害!若不是走了狗屎运,你也配坐在这儿!”
  许彦冷笑道:“我是走了狗屎运,但是得到的特权也是我身为权限者应得的。不像阁下,靠着女人的裙带关系。”
  孤鸿子满面羞恼之色,冲李秋水拱了拱手道:“宫主,我先出去了。”
  说罢,不理会方萍的挽留,怒气冲冲地出去了。
  方萍冲许彦喝道:“许彦你找死是不是?”
  她一手握紧倚天剑,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征兆。
  李秋水喝道:“好了,尔等同为逍遥宫效力,不求你们精诚团结,但是至少不要起内讧,谁若坏了大事,本宫决不轻饶!”
  她转向刘羲,道:“让刘道长看笑话了。”
  刘羲表示无碍,劝解了两句。
  之后,双方一起发下盟誓,以主神殿的名义起誓,此次轮回任务中,不可互相攻击。
  结成盟誓之后,大家之间的戒备之意放下了许多,气氛也轻松了许多。
  酒过三巡,李秋水道:“本宫先去歇息了,你们慢用吧。”
  她走后,气氛尴尬起来。
  方萍对许彦怒目而视,显然对他贬低孤鸿子而不满。
  刘羲跟他们也不熟,不好相劝,正准备离去。
  阿紫突然走了进来,她轻轻一笑,对刘羲道:“道长,宫主请你去欣赏一件稀世珍宝。”
  说着,带着刘羲转过长廊,往另一座楼阁而去。
  “哼,死到临头,犹不自知。”
  许彦低声冷哼道。
  他的语气中夹杂中幸灾乐祸,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嫉妒,很是复杂。
  刘羲虽然已经走远,可是他的五感敏锐,仍然听了个清楚。
  “嗯?莫非李秋水想加害我?”
  他想:“可是刚刚才结下了盟约,她是无法对我出手的。难道光凭她的手下就能拿下我么?”
  穿过两条回廊,又经过一间过堂,来到了一座小轩中。
  阿紫道:“道长你进去吧,宫主就在里面。”
  她邀请刘羲进去,自己却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的意思。
  刘羲艺高人胆大,他推门而入,里面是层层叠叠的屏风。
  屏风上却都是春宫画,惟妙惟肖,显然是出于名家手笔。
  房间最里面,摆放着一张锦榻,悬挂着珠帘。
  熏香袅袅,床榻上横躺着一个婀娜的身影。
  刘羲脚步一顿,打算回身便走。
  床榻上那人道:“道长不看看珍宝就要走吗?”
  她卷起珠帘,露出银月脸庞,正是李秋水。
  她此刻穿着亵衣,外罩一层蝉翼般透明的纱衣,露出春葱般白嫩的手臂跟肩膀。
  云鬓散乱,脸颊泛红,目光迷离。
  一双殷桃小唇似张微张,娇声道:“道士哥哥,你看看人家算不算绝世珍宝?”
  此情此景,当真香艳诱人。
  那熏香中似乎添有催情之物。
  刘羲头晕目眩,心里一阵火热,知道着了道,当即将体内毒素全部转化,一下子恢复了清明。
  他可不敢也不想碰这个女人。
  当年她为了刺激无崖子,特意去勾引一些年轻英俊的少年来玩弄。
  事后就将其残杀,沉尸湖底喂鱼。
  她就像个母蝎子一样,每次交欢后都要把公蝎子吃掉。
  刘羲眼观鼻,鼻观心,一本正经地道:“李宫主,不知你打算如何对付察合台?”
  见问起正事,李秋水娇媚地白了他一眼,啐道:“真是不解风情的木头!”
  她道:“当然是召集天下高手,将之斩杀。不但是轮回者,本土的所有高手也要召集起来。”
  刘羲道:“宫主打算如何召集呢?还是以进入主神殿为诱饵吗?可是狼多肉少,只怕他们未必上当,说不定反过来对付我们。”
  李秋水道:“不瞒道长,本宫在此界代替的身份是大宋光宗皇帝的皇后,当今圣上之生母。
  当蒙古崛起后,我以大义号召,以名利权势做诱饵,我想那东邪西毒等人不会不入彀吧。
  而且道长早在金国布局,宋金联合起来,召集天下高手,只为察合台与铁木真,想来全天下的武林中人都不会拒绝的。”
  刘羲点点头道:“蒙古崛起时间较短,跟中原武林没什么牵扯,唯一可能站在他们那边的,就是密宗的喇嘛。”
  李秋水道:“好了,咱们别讨论那些正事了,大好春光,不可辜负。”
  她柔弱无骨般地趴在刘羲肩头,双臂缠绕着他,浑身阵阵幽香扑鼻。
  她凑近他的耳边,吐气如兰道:“听阿紫那小丫头说你的肉身练得十分厉害,怎么样,可不可以让小妹开开眼界?”
  那气息弄得刘羲的耳朵酥酥麻麻的。
  “这个老妖婆,果然是妖精变得!”
  刘羲心里暗骂了一句,推开她道:“贫道所练武学,必须保持童身,否则一身修为尽废。李宫主请见谅。”
  找了个借口,匆匆地跑了。
  “哈哈哈……”
  李秋水打量着自己的玉臂,妖冶地笑着,低声喃喃道:
  “你逃不掉的!这么好的一具肉身,可是天下难寻。吸干他,我的‘六欲天魔功’就能修成第一层了!”
  “先天有魔,以杀生为性,其功德与佛等同,其果位与佛等同。”
  她低声念着。
  “魔又如何?当我执掌天命,主宰众生之时,魔就是仙,就是佛!无崖子,你这榆木脑袋死得活该!死得活该!”
  她突然面目狰狞,嘶吼起来,将怒气发泄到屏风桌椅上,将之摔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