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九十八章 魔鬼峡之战 中

  PS:今天实在没时间码字,所以更新晚了,抱歉。祝大家新年快乐,大吉大利!另外,注意保重身体
  亚瑟道:“没想到你们居然还布置出了这种神奇的阵法!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你以为我们会这么容易上当吗?”
  他神秘的一笑。
  李秋水道:“莫非你还能预知到我们在这埋伏不成?哼,故弄玄虚!”
  突然间,地底传来阵阵闷雷般的响声,地动山摇。
  轰!
  又是一声巨响。
  泥土往天上飞去,地上露出一个大坑。
  两边岩石垮塌下来,将峡谷淹没了大半。
  阵法被破坏了,双方也都死伤惨重。
  半空之中。
  李秋水看着地上狼藉一片,手下死伤惨重,恨恨地道:“你们虽然技高一筹,在这埋下火药,但是以为这样就能赢吗?”
  亚瑟淡然笑道:“世界规则的限制,科技武器发挥不出应有威力。
  我从来没想过靠这点手段打败你。
  这不过是清场的手段罢了。”
  早在火药爆炸的一瞬间,刘羲就心血来潮,预感不妙,找到最薄弱之处躲避,倒是没受什么伤。
  但是他们一方的武林中人却是死伤惨重,就连轮回者都死了好几个。
  蒙古一方死的主要是士兵。
  轮回者因为预先有准备,所以基本上没受什么伤。
  铁木真跟八思巴倒是没事,但是木华黎等四杰四獒八大将却死了一半以上。
  木华黎断了腿,哲别被飞石伤了一只眼睛。
  察合台手里握着一只铃铛,摇了一摇。
  郭靖脑子里收到了他的命令。
  他走上前去帮助他们,将埋在土里的人挖出来。
  许彦跟孤鸿子都受了重伤,被埋在碎石堆里爬不出来。
  方萍搀扶着孤鸿子,郭靖救出了许彦。
  他的腿已经断了,血流如注。
  郭靖将手抵在他后心,道:“不要反抗,我运功给你疗伤!”
  许彦连忙道:“多谢郭大侠。”
  郭靖道:“应该的。”
  他的掌力一吐,内力攻入心脉,许彦立时毙命。
  “叮,杀死主神权限者一人,获得0.0001主神权限。请问宿主是否加入主神殿?请在24小时内做出选择。否则当做弃权。将由主神殿收回主神权限。”
  一道机械的电子音在郭靖的脑海中响起,一连说了三遍。
  同时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邀请光幕,上面显示着24小时倒计时。
  李秋水看着郭靖,喝道:“你在干什么?”
  转向刘羲,“刘掌教是什么意思?想要反悔吗?”
  刘羲道:“你没看出来吗?很明显郭靖已经被对方控制了!”
  察合台哈哈大笑,道:“他已经被我的‘役神法’所控制,以后就是我的胁从,帮我征战万界位面。哈哈……”
  杀了许彦,见其他人有了戒备,郭靖又回到了察合台身边,恭恭敬敬地站在他身后。
  对于能征服一位主角,察合台感到十分地兴奋。
  方萍与孤鸿子二人面色格外难看。
  想到以后郭靖一直被察合台控制,他们就感到一阵屈辱。
  虽然因为炸药死伤不少,但是李秋水一方的高手仍然不少。
  双方又大战起来。
  李秋水的武功变化万端,如仙如魔。
  亚瑟双手执剑,大开大合,招式间直来直去,返璞归真。
  两人一时间难分胜负。
  刘羲跟察合台也是老对手了。
  论力量,变身狼人的察合台略胜一筹。
  但是招式上,他比刘羲差远了,成了一只挨打的沙包。
  不过察合台凭着他那变态的体质跟恢复力,死死地缠住刘羲,两人也是难分难解。
  他们一方的轮回者还剩下方萍跟受伤的孤鸿子,两人相互扶持着。
  其余轮回者不是被杀,就是被炸死了。
  所幸老太监、黄药师、欧阳锋、洪七公三人还战力完好,裘千仞也只是受了轻伤。
  唯有一灯大师因为心慈手软,救人的时候受到偷袭,加上巨石滚落,被砸死了。
  全真七子的其他六子也是各自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
  倒是白玉蟾老道跟着佛印身后,大和尚一身硬功十分了得,两人都完好无损。
  亚瑟一方的轮回者除了被杀的几人,其他的都没事。
  还有西方教皇、铁木真、八思巴、金轮等几个人。
  金轮法王手执五轮,守在八思巴身边,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教皇就凶残了,手握一把细长的西洋剑,动作直来直去,快如闪电。
  竟然一人压制了欧阳锋与裘千仞两人,甚至还顺手一剑刺死了谭处端。
  主要是他的动作太快了,令人应接不暇。
  老太监冷哼一声,加入了战团。
  他的武功一样是以快为主,手持银针,倏忽来去。
  教皇一时之间,只感觉压力大增。
  魔鬼峡中厮杀声剧烈,雪花飞扬,白色的雪地上洒满了红色的鲜血,格外显眼。
  见久站不下,李秋水失去了耐心。
  “让你尝尝本宫的六欲天魔功!”
  她长声嘶吼,如虎啸狼嗥。
  身影一闪,速度比刚才更快十倍,围绕着亚瑟,或掌或拳或爪,形成一连串的残影。
  一眼看去,好似多人围攻一人一般。
  亚瑟浑身泛起一层淡淡的白光,给人以圣洁无暇之感。
  他挥剑更疾,将李秋水的攻击完全阻拦了下来。
  他相信拖延下去,必然就会胜利。
  因为他们这边的轮回者都没有怎么损失。
  这些轮回者有几个武功不比黄药师等人逊色。
  若是用上底牌的话,五绝也必死无疑。
  反观李秋水这边,都是本世界的高手,他们未必跟她一条心。
  李秋水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她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
  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十分的邪恶,又充满魅惑。
  她的身影一闪,闯入了下方交战的人群中。
  也不管敌我,抓起两个人,魔功运转。
  两人都没来得及挣扎,便一声惨叫,化作了两张人皮。
  死的不是别人,正是裘千仞跟神之勋章的一位资深轮回者。
  吸收了两人的精华,李秋水的气势陡然上涨,显然是功力大增。
  她吐出了一口黑气,却是精炼之后的残渣,带着一股腥臭气息。
  所有人都看得头皮发麻。
  她鬼魅地一笑,猛地飞过去,再次大战起来。
  亚瑟感觉她的功力增长了一两层,应对起来已经处在了下风。
  李秋水跟他交手了两招,再次冲入人群中。
  交战的双方吓得都急忙躲开。
  这一次,李秋水顺手抓住了受伤严重的孤鸿子。
  “宫主,是自己人!手下留情啊!”
  方萍着急大喊。
  只是她的话都没说完,孤鸿子就已经变成了一张人皮,被李秋水随手抛在地上。
  “师兄!啊!”
  方萍长啸一声,两眼血泪流淌下来。
  “该死!你们所有人都该死!我要灭尽你们逍遥宫跟神之勋章的人!从今天起,我就叫灭绝!”
  她咬牙低语着,抽出倚天剑,杀入人群中。
  不分敌我地乱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