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再遇白莲教

  无怪乎年轻公子惊讶,白莲教乃是一直跟帝国作对的魔教,活跃于整个南疆。
  而这个秘境,乃是帝国为了培养人才而开辟的。
  每一个进来的人都是通过楚州的几位当权人物的审核的。
  也就是说,在楚州的大人物当中竟然有人跟白莲教勾结到了一起!
  而且绝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至少有两三位实权人物的串联才行。
  交手了几招,见不能拿下对方。
  白莲教的人高声吟唱咒语,身体不自然地微微抽搐,一股雄浑的气势从他们当中升起。
  十多人联成阵势,一朵白莲的虚影出现在他们的头顶上空。
  白莲散发着一股大破灭的气息,有一种净化一切的力量。
  就是隔得老远的刘羲,也感到自己周身的法力运转不畅,浑身软绵绵的。
  他连忙更深地收敛气息,不敢有一丝动作。
  他知道,这次肯定要出大变故了,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
  他可不想被莫名地卷进去。
  那位年轻公子跟几位手下,被白莲虚影笼罩,只感觉浑身的法力飞快地消融掉了。
  他们的气势越来越弱,最后被黑衣人的飞剑穿胸而过。
  年轻公子倒地,伤口处鲜血直流,还没有死去。
  他惊惧地喊道:“你们不能杀我!我爹是兹卜郡太守,我伯父是鄢侯刘黯!”
  噗!
  飞剑毫不犹豫地再次射来,绕着他的脖子一转,热血飞洒,头颅飞了起来。
  “哼,别说你是鄢侯的侄子,就是鄢侯世子,也照杀不误!”
  其中领头的人冷笑道。
  他们将几人全部杀掉后,领头的那人拿出一只玉瓶,将瓶口对着年轻公子的尸体,念动咒语。
  一道乌光从瓶子里射出,落到年轻公子的身上。
  他的尸身迅速地干瘪下去。
  最后一滴殷红的血珠从尸体上飞出,投入玉瓶中。
  领头人郑重地收好玉瓶,与此同时,他的同伴已经将每具尸体上的储物戒指都翻找了出来。
  领头的人接过储物戒指,使了个火球术,将这些尸体焚烧起来。
  他挥挥手道:“走!”
  几人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一时,这几具尸体被烧了个干净,不留一点痕迹。
  过了一阵,估摸着黑衣人已经走远。
  刘羲从水里探出头来,打算换一个方向离开,免得被殃及池鱼。
  结果还没上岸,他就察觉到那群人去而复回。
  他连忙又藏进水中,再次使用水遁术,隐藏了起来。
  可是这群人连一丝停顿都没有,直接使出飞剑,向着他藏身的地方刺来。
  刘羲连忙在水中转移方位,躲避开。
  可是不论他怎么躲避,那群人好似都能准确地找到他的位置。
  刘羲心中疑惑:“他们是怎么发现我的?明明刚才他们已经走了,却再次返回,应该是幕后之人告知了他们。可是此人又是如何知道我的行踪的?”
  他不敢犹豫,腾云而起,飞快地逃跑。
  黑衣人紧追不舍,逐渐拉近了距离。
  刘羲感应到山林之中有一股股的凶猛的气息升起,似乎是秘境中的妖兽。
  他直接向着那些妖兽飞过去,不时地放出一两道剑气。
  吼!
  吼!
  吼!
  整个山林中,群兽狂啸。
  向着他们攻击而来。
  这些妖兽虽然大多数不会飞行,但是它们吐出一道道的法力,满空乱射。
  一头巨大的熊型妖兽,抓起磨盘大的一块,不断地向他们投掷过去。
  还有狼群仰天长啸,声音中带着一种震慑灵魂的效果,让人头晕目眩。
  几人狼狈地四处躲避。
  刘羲刚刚甩掉他们,飞出这片山头,忽然见到东边又有三五个黑衣人飞过来。
  显然他们之间有着相互联系的方法。
  刘羲连忙掉头向南飞。
  “小子,你休想逃掉!”
  追在他身后的黑衣人喝道。
  他们一行人被妖兽冲散了,有的人身上还带了伤,颇有些狼狈。
  对刘羲恨得咬牙切齿。
  见两队人马围了过来,刘羲一头扎进了一片森林之中。
  等飞进了一看,却是独木成林,十几棵好似梧桐的大树,参天而起。
  每一棵树,枝干蔓延,远远望去,就好似一座山林。
  十几棵树,就形成了一大片的森林。
  而每一棵树上,都栖息着几只青色的大鸟。
  这些鸟长喙长尾,头顶长着白冠,很像传说中的青鸾。
  看到刘羲这个闯入者,群鸟顿时愤怒叫了起来。
  他们一震翅飞过来,两翅扇动,射出一道道七彩光芒。
  轰!
  轰!
  轰!
  天空地下不断地炸响,这群鸟妖显然都有相当于人类筑基期的修为。
  尤其是中间那株大树上,昂首挺立的大鸟。
  刘羲感觉其气势,不逊于他起初见到的金丹境修士。
  不过刚才在广场上,那群修士也没有完全地释放自己的气势,所以他也无法判断,这只大鸟是否到了金丹境。
  不过肯定比他强多了,只是泄露的一丝气息,就让他的心神震颤。
  刘羲暗道一声倒霉!
  他钻进树林中,然后整个人进入了体内世界里。
  烟尘散尽,这群飞禽妖兽见刘羲消失得无影无踪,都愤怒地鸣叫起来。
  它们盯着远处的黑衣人,追了过去,把怒火发泄到了他们身上。
  白莲教的两队人汇合后,其中一队领头的人道:“那小子闯进了青鸾妖兽的地盘,肯定死定了!咱们还追吗?”
  另一人道:“此人知道了咱们的秘密,决不能让他活下去!
  还有三天,若是这些皇族的子弟们进了天梯之中,咱们就杀不到了。
  完不成教主的任务,你们该知道后果!”
  想到教主的刑罚手段,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走!”
  他们飞过去时,见到这群妖兽正冲他们飞来。
  这时,通讯玉简上忽然传来了信息。
  “嗯?那小子消失了!怎么可能?就算他死了,可是储物戒指应该还在啊!莫非被那妖兽给吞进了肚子里?”
  他们惊讶叫道。
  既然确认刘羲已经死了,他们没必要再冒险,于是结成阵势,往外退走。
  “哼!这些不知道隔了多少辈的杂血货色,果然脾气暴躁,毫无灵性!”
  黑衣人轻蔑说道。
  他们放出飞剑,不多时,群鸟悲鸣,一只又一只的大鸟被刺伤或是斩杀。
  唳!
  中央大树上的青鸾怒了,猛地飞过来。
  两只利爪抓出一道道风刃,翅膀扇出七彩剑光。
  霎时间,白莲教中就有两人重伤。
  “该死的畜生!”
  领头的人大喝一声,他们的气势连为一体,一道白莲升起。
  白莲一转,无数道剑光射出。
  打破了青鸾的防御,将它胸膛开出一条大口子,鲜血飞洒,羽毛飘落。
  “唳!”
  青鸾愤怒鸣叫,气势再升,再次厮杀过来。
  “走!”
  随着他们一声大喝,白莲裹住众人,化作一道遁光,飞了出去。
  青鸾鸣叫一声,穷追不舍。
  其他的妖兽见头领追了出去,也跟着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