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十八章 绑架与追杀 三

  两人礼罢,目光都盯着对方,寻找着破绽。
  刘羲看到狼哥站到了面光的一方,此时阳光明媚,正好从树叶间射下来,照到狼哥的脸上。
  “好机会!”
  刘羲一脚扬起树叶沙土,往他脸上覆去,趁着狼哥闭眼的瞬间,一记虎形拳打在他的胸膛上。
  “呵!”
  狼哥躲避不及,也够狠,吐气开声,舌绽春雷,一股气提到胸口,硬顶着刘羲的拳头,受了他这一拳。
  他忍着痛,半步不退,直接一拳还了回去。
  刘羲只得招架。
  谁知狼哥一招接一招,拳打、肘击、膝撞,越打气势越盛。
  他发出野狼一般的嚎叫声,整张脸殷红如血,打得刘羲节节败退。
  刘羲觉得狼哥似乎用了某种刺激潜力的法门,感觉对方的力道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令他几乎招架不及。
  刘羲心里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久守必失,若不能抢回先手,只怕十几招就要被打死当场。
  因此他只得行险一搏,使出了还不熟练的蛇形拳,出其不意之下,两只手臂跟狼哥的手臂纠缠在了一起。
  若是像薛连信、谢晓宏那些形意拳高手,到了此时,就可以用蛇形的绞劲,直接卸了他两只胳膊的关节。
  又或者顺势化为鼍形,一招鳄鱼剪尾,将他两个臂膀都撕下来。
  奈何刘羲对蛇形拳不熟,鼍形更是没练过,只得抬起膝盖,屈膝一顶,攻他下身。
  这不是拳法套路里的招式,国术打法,要旨在灵活应变。
  刘羲这一招,借鉴了泰拳的招式,快捷而隐蔽,狼哥的注意力全在手上,根本没察觉到。
  而狼哥在刘羲缠住他的手臂一瞬间,两人身体贴近,狼哥直接一个头槌,狠狠地撞在刘羲额头上。
  “啊!”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叫。
  狼哥捂着腹部,跪在地上,勾着腰哀嚎。
  刘羲捂着额头,只觉得天旋地转,头痛欲裂。
  整个人踉踉跄跄,好似喝醉了酒一般。
  谁也没想到,短短十几秒钟,二人就两败俱伤。
  “狼哥!”
  他的几个小弟都大惊失色,他们想不到狼哥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没想到竟然栽在一个小崽子的手上。
  狼哥一把推开过来扶他的小弟,嘴里吸着冷气,满脸狰狞地吼道:“不要管我,给我上,弄死那小子!我要把他千刀万剐!”
  这当儿,刘羲后背重重地挨了一拳,吃痛之下,反倒清醒了不少。
  这场战斗,他打残了一人,打死了一人,连同开始那个持枪的,洛嫣然打倒了两人。
  连同领头的狼哥在内,敌人还有六人。
  刘羲忍者疼痛,向攻击他的那人扑过去,见那人挥拳打来,他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顺势一扯,那人踉跄往前扑了一步。
  刘羲右手成爪,一招“二龙夺珠”,插入他眼眶里。
  那人惨然大叫,两只眼球仿佛紫葡萄似的挂在眼睑上。
  他跌跌撞撞地向刘羲冲过来,刘羲一让,那人脚下一滑,滚落山崖去了。
  这山不高,坡度却陡,这一路摔下去,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刘羲本就受伤惨重,搞定一人之后,全身已经绵软无力。
  这时候其中一个男子趁机紧抱住刘羲,两只手死命地勒住他的脖子。
  刘羲狠狠地一肘顶在他的胸口,这人吐了一口血,却死死地不松手。
  他越勒越紧,刘羲本就浑身乏力,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一张脸胀得通红。
  看着洛嫣然还在跟另外三人缠斗,刘羲心里遗憾地叹息了一声:“我要死了吗?好不甘心啊!”
  “刘羲!”
  洛嫣然焦急地喊了一声,猛地蹿过来,一拳打在勒住刘羲脖子的那人脑门上。
  那人口眼直冒鲜血,却更加凶悍,死死勒住不松手。
  洛嫣然对身后的敌人不管不顾,一个肘击,狠狠打在那人脖子上。
  咔嚓一声,那人脖子一歪,没气了,手臂也终于松开了。
  而洛嫣然后背上连挨了两记重拳,她一把撞在刘羲肩膀上,口中鲜血喷出,吐在了刘羲的脸上脖子上。
  刘羲一脚踢退了一人,抱着洛嫣然后退了几步。
  两人相互依偎着。
  敌人除了狼哥,还有三人有战斗力。
  洛嫣然美丽的脸庞因痛苦皱成了一团,她苦涩地一笑,道:“没想到这些人是冲我来的,倒是连累你了。这次我们可能逃不掉了。”
  刘羲感动怜惜地拂了拂她的脸,低声道:“傻丫头,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没说两句,对面最近的一人已经冲过来了,敌人可不会给他们休息的时间。
  唰!
  刘羲手一扬,那人猛地蹲下身惨叫起来,他两手按着左眼,手缝隙间露出银色的针头,鲜血从中不断流淌。
  原来这是刘羲趁机从洛嫣然身上取下来的胸针,被他当做了暗器使,猝不及防之下,射瞎了敌人一只眼睛。
  剩下两人一下子迟疑了。
  实在是这一战太惨烈了,十个久经考验的老手,现在保持着完好战力的只剩他们两人了。
  狼哥跟瞎了左眼的阿猜以后还能恢复战力,而其他六个除了已死的,其他人也是重度残废,这辈子算是废了。
  这两个年轻人看起来没有战力了,谁知道他们身上还有什么手段!
  那少年的暗器本事,可十分惊人,他们可不想当瞎子。
  “你们在怕什么?他们根本没什么底牌了,否则也不会不用出来,给我上!”
  狼哥怒道。
  刘羲见两人要移步上前,连忙说道:
  “二位,你们的头儿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可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你们为他打生打死,又能得到什么?
  我的师父是洪门元老薛连信大宗师,我岳父是港城重案组高级督察,杀了我们,你们难道不怕报复?不怕连累父母妻儿?
  我看不如把这位狼哥弄死,你们自己做老大。
  我可以给各位提供资金,还有卖粉的渠道,我岳父可以做你们的保护伞!”
  洛嫣然听到刘羲一口一个“我岳父”,心里又羞又气又有些甜蜜。
  她知道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开口道:“我可以保证今天的事一笔勾销,我还可以为你们牵线搭桥。
  其实我爸早就想跟你们做生意了。但是上次你们老大的弟弟太独了,想要一个人拿八成的利润,谈不拢就要掀桌子。我爸不得不把他办了。
  你们想想跟我爸合作,整个港城是多大的利润!”
  见洛嫣然把两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刘羲暗道:果然小说里说的对,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要不是跟洛远认识,他都要信了。
  洛远年纪轻轻,前途远大,怎么可能干这种自毁前程的事儿!
  不过他们常年在东南亚那边活动,那里的很多政府官员一样无法无天,他们不清楚内情,还以为港城这也一样呢。
  二人看向狼哥目光闪烁,显然已经意动。
  狼哥怒道:“你们两个白痴想干什么?要造反么?”
  在狼哥的积威之下,二人下意识地不敢造次。
  狼哥猛地蹿起,一拳打在一人喉咙上,咔嚓一声,那人就倒地没气了。
  他又是一个膝撞,顶在另一人肚子上。
  这人吃痛蹲下身,被狼哥一拳打在后脑,扑倒在地,抽搐了两下就死了。
  “咬主人的狗,留着也没用了!”
  狼哥吐了一口唾沫。
  他恨恨地盯着刘羲二人,“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哪,我手下九个兄弟七个伤亡在你们之手,剩下两个蠢货竟被你们三言两语策反了!”
  他看起来似乎伤势无大碍了,一步一步向刘羲二人走过来。
  刘羲的心随着他的脚步一起直打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