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十二章 战西毒

  刘羲想来,以裘千仞的武功,除了天下五绝之外,只怕如今无人是其对手。
  当然也不排除有一些隐居山林,名声不显的老怪物。
  但是结合他刚才那番气急败坏的话,极有可能他是与欧阳锋做过了一场,还打输了。
  想到欧阳锋那老毒物可能也知道了《九阴真经》的消息,极有可能过来抢夺,刘羲就暗暗留了个心眼。
  果然,在他们进了一家客栈后,刘羲先尝了尝饭菜,竟然全部都下了毒。
  刘羲倒是不怕毒,他完全能将毒素全部转化为源力,比起那些百毒不侵之体更加可贵。
  但是周伯通却不行。
  刘羲拦住了他,道:“菜里有毒,只怕西毒欧阳锋已经来了。
  周师兄,一会儿你假装中毒。
  到时候咱们一前一后堵住门,把他抓回重阳宫受审。
  让武林中人知道咱们全真派不是好惹的。
  以后要想对全真教做什么不利之事,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周伯通点点头,然后一下蹦起来,落在地上直打滚,不断地哇哇大叫,嚷着肚子疼,疼死了。
  动静颇大,一时间,很多人都跑出房门看热闹。
  店主跟伙计满脸愁容,着急忙慌地跑过来,远远地就在问:“客官怎么了?是不是发病了?”
  又叫伙计去请医生,生怕人死在了这里。
  “哇呀呀,这是家黑店哪,酒菜里都有毒,老顽童中毒了,要变成死顽童了!”
  周伯通似乎觉得很有趣,像个皮球一样在地上滚来滚去,叫得跟杀猪似的。
  听说酒菜里有毒,这些客人们都吃了一惊。
  掌柜的快要哭出来了,连忙大声辩解,称自家是百年老店,绝不是黑店。
  这时候,破空声响。
  一个身穿白衣,身量高大的年轻男子飞进了屋里。
  此人高鼻深目,容貌上带着几分西域人的特征,声音铿锵,说话好似金铁交鸣。
  他盯着刘羲道:“小子,交出《九阴真经》,我饶你不死!”
  刘羲笑道:“是吗?裘千仞也是这么说的,可惜没过几招就屁滚尿流地跑了。”
  听到《九阴真经》四个字,外面的武林中人一阵骚动。
  此时《九阴真经》在江湖上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了,引起了不少的腥风血雨。
  为争夺经书而死的人,已经不在少数。
  就因为争得越凶,江湖中人就将它看得更重,地位不断拔高。
  《九阴真经》在江湖中人心目中的分量,早已超过了几乎所有门派的奇功绝艺,好似谁得到它,就能天下无敌似的。
  其实与《九阴真经》并肩的神功秘籍,并非没有,只是没有《九阴真经》这么大的名气罢了。
  比如王重阳的《先天功》之中附带的练气篇,就比之《九阴真经》更胜一筹,只是对习武资质要求更高。
  “嘿嘿,《九阴真经》居然落到了你们这些小娃娃手里,看来活该为我绥山老祖所得。哈哈哈,乖乖交出来吧,免得吃苦头!”
  绥山老祖是一个五短身材的秃顶老者,手执一把大刀,比他的身子还高。
  此人刘羲听说过,是一位绿林高手,统领着绥山一带的山贼土匪,称王称霸。
  他看刘羲跟欧阳锋都年纪不大,就不将两人放在眼里,直接跃进了房里。
  此时欧阳锋名声不显,除了消息灵通的大门大派之外,其他人根本都没听过他的名号。
  外面的人见到绥山老祖冒头出来,一时间都迟疑不敢动。
  更有几个他手下的小喽啰高声喊道:“绥山老祖,天下无敌!”
  “老祖一来,尔等幺么小丑,尽皆一败涂地!”
  绥山老祖哈哈一笑,刀光一闪,唰的一下将一张桌子砍成了四半。
  他出刀极快,两刀如同一刀。
  喽啰们又是一阵欢呼,而那些江湖中人也是面色一惊,暗道:“这老魔的刀法当真厉害无比。”
  “小子,你看老祖我的刀法如何?还敢跟我争夺经书么?”
  绥山老祖得意洋洋地欧阳锋,又转向刘羲,喝道:
  “小娃娃,快把经书给老祖。你若是机灵的,老祖可以考虑收你为弟子。将来也能跟老祖一样,威震天下。”
  刘羲忍俊不禁,点头道:“阁下的刀法确实不错,去街头表演杂耍的话,应该能得不少赏钱。也是一门手艺,至少饿不到肚皮。”
  “哇呀呀,你竟敢藐视我,老祖要把你削成人棍!”
  他怒气冲冲地吼叫道。
  此时欧阳锋不耐烦了,喝了声:“呱噪!”
  一拳打过去。
  绥山老祖又惊又怒,闪避不及,横刀挡在胸前。
  当的一声,宝刀的刀身上印下一个深深的拳印。
  欧阳锋的内力透过刀身,打在绥山老祖的胸口。
  咔嚓一声,绥山老祖就飞了出去,撞坏了门窗,跟手下小喽啰滚作一团。
  “你……”
  绥山老祖口喷鲜血,双目瞪大,直说了一个字,就头一歪断气了。
  见欧阳锋一拳打死了绥山老祖,众武林人士大吃一惊。
  绥山老祖在这些江湖散人跟小门派的眼里,那可是威风凛凛的一代大魔,没想到在这个年轻人手下一招都没撑过去。
  欧阳锋瞪了周围人一眼,道:“还有哪个跳梁小丑,要来与我争夺经书的?”
  众人吓得连连后退,连道:“不敢。”
  心里都在想:只怕这次《九阴真经》非此人莫属了。
  此时,周伯通一跃而起,一拳往欧阳锋后背捣去。
  欧阳锋虽惊不乱,回身一掌对上去。
  拳掌相交,欧阳锋只是身子微微一晃,周伯通却连退了四五步,显然功力不及他。
  周伯通哈哈大笑道:“老毒物,你下毒的本事不到家啊。好不好玩啊?”
  他嗜武成性,见欧阳锋武功比他高,也不畏惧,再次冲上去斗了起来。
  两人以快打快,眨眼间交手了四五十招,整个房间都被打得四分五裂,一片狼藉。
  周遭的武林中人大开眼界,好多人眼力都跟不上,只看见一道灰影跟一道白影纠缠在一起。
  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高手比武,一个个都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两人距离稍一拉开,欧阳锋忽然蹲在地上,肚腹一鼓一缩,发出咕咕的蛤蟆叫声。
  周伯通嘻嘻笑道:“老毒物,你是蛤蟆成精的么?”
  刘羲喊道:“周师兄小心,这是蛤蟆功。”
  欧阳锋身如离弦之箭,冲出去,向着周伯通一撞。
  周伯通抵御不住,身子往后飞出去,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才落在地上。
  然后不由自主地一屁股坐倒在地,脸色忽白忽红,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他叫道:“好功夫,有趣。刘师弟,你一定要抓住他,把这份功夫抢过来啊。”
  刘羲听他声音中气不足,知道只怕已经无力再战,遂抢上前去。
  欧阳锋冷笑一声,蛤蟆功发劲,一拳打来。
  刘羲使出了最熟悉的一招崩拳,拳如箭矢发射。
  肉身气血筋骨之力,内功真气,结合在一起,这一拳当真是如陨石流星,威势骇人。
  欧阳锋察觉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再加他自负天下少有敌手,并不认为刘羲有多深厚的内力。
  “真是愚蠢。既然要硬碰硬,本座成全你!”他心里冷笑。
  论内功,刘羲不如欧阳锋深厚,但是他那一身筋骨血肉之力,就是王重阳都不敢硬接。
  两拳相交,咔嚓一声,欧阳锋的手臂折了。
  接着刘羲顺势一拳落在他身上。
  不过欧阳锋也是不凡,他肚腹猛地鼓起,受了刘羲这一拳,身子顺着这股力道就远远地飞出去了。
  虽然吐了口血,但受伤并不重。
  刘羲见他要跑,高声喊道:“我乃全真教刘处玄。此人外号老毒物,喜欢毒杀人全家满门,大家不可让他跑了!”
  此时客栈里的人都听到了,或许是为了卖全真教的面子,或是为了扬名,亦或是真的心中有正义感。
  一些自忖武功不弱的人都上前阻拦。
  他们联合起来,勉强抵挡欧阳锋一两招还是没问题的。
  只要拖住这么一两息时间,刘羲就能赶到了。
  “此人杀兄盗嫂,天理不容!不必跟这魔头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伙并肩子上啊,用暗青子招呼!”
  刘羲一面追,一面呼喝道。
  他心中爽快极了,暗道:“以前看小说的时候,看到正派中人经常喊:‘不必跟这魔头讲江湖道义,并肩子上。’原来这句话喊起来这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