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扬名

  刘羲的文气显现出三丈高的青罗伞盖,将许攸文气所化的巨狼给阻挡在外。
  华歆道:“子干兄,令高足年纪轻轻,竟然已是二流文士,未来可期啊。
  我说子干兄为何如此淡然,原来是胸有成竹。”
  卢植道:“子鱼谬赞了。将来如何,却是谁也说不准的事。”
  许攸见刘羲文气竟然与他相抗衡,不禁面色微变。
  刘羲追问道:“我刚才的话,许兄还未回答呢。你说孔孟二圣贤,算不算士?”
  许攸见他抓住自己话中的漏洞不放,冷哼一声,强行转移了话题。
  许攸道:“口舌上争雄,说得再有道理,也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
  我等士人,应该讲究经世致用。
  不知刘兄可敢与我推演一场?
  我们各取一城,情况相若,相互攻杀,以定胜负。”
  刘羲道:“许兄远来是客,小弟自当奉陪。”
  两人的文气交接,精神相连,构建出了一片虚幻的世界。
  在这世界中,双方各有一座条件相若的城池,城中有兵有民,百业不缺。
  双方各选定一方城池后,作为城中主官,开始迅速发展军民,相互防御攻杀。
  卢植华歆等四位大儒都站起身来,凝神观看着。
  华歆道:“这二人都到了彻底觉醒命星的边沿,已经半只脚迈入一流了。真是少年英杰呀!”
  众学子只见刘羲与许攸两人凝神而立,神色肃然,脸色逐渐苍白,显得很是吃力。
  可惜他们完全看不懂两人的比试。
  有世家豪强低声问涿县令:“县尊,你可知他们的比试如何了?”
  其他人也都竖起了耳朵听着。
  涿县令干咳了一声,望向郡守,道:“下官才疏学浅,明府君可否指点一番?”
  郡守两眼泛起蒙蒙白光,一转不转地盯着。
  他本是二流文士,又出身世家,有秘术在身,倒是看得分明。
  涿郡太守感慨道:“他们以文气演化了两座城池,然后各主一城,内修政治,外兴兵戈。
  在这虚境之中,尽展一身所学,斗智斗勇。
  如此手段,已经是第一流的文士才有的本领。”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原来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竟然这么大么?
  年轻的士子们不免心中泄气。
  涿郡太守继续讲解道:“这个许子远用兵诡诈,机谋百出。
  而刘羲之则是堂堂正正,以梳理内政为主,一直处于防守状态。
  目前看来,许子远略占上风。”
  众士子都紧握着拳头,暗暗为刘羲加油打气。
  若他赢了,好歹算保住了一块遮羞布。
  若是刘羲也输了,那整个幽州士林都将面目无光。
  随着二人的拼杀越来越激烈,涿郡太守也逐渐看不明白了,只感到势力交错复杂,难以计算。
  邴原问:“三位贤兄如何看?”
  管宁摇摇头道:“惭愧,宁不善算计,却是看不明白。”
  他觉醒的命星,乃是与经文、教化有关,对于内政军略,没多少研究。
  同为一流文士,所擅长不同,之间也是天壤之别。
  华歆道:“以我看来多半是平局收场。
  他们到底没有进入一流,只怕精神力不能支撑这场战役比拼下去。”
  问卢植道:“子干兄如何看?”
  卢植言简意赅,道:“刘羲胜。”
  “哦?子干兄为何会如此认为?莫非羲之贤侄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不成?”
  他们好奇问。
  卢植道:“三位且看吧。”
  两人斗到了胶着处,兵力犬牙交错。
  许攸虽然机谋百出,但是刘羲一直不上当,全是堂堂正兵。
  而且他的城池内政发展,远超许攸。
  即使兵力处于劣势,仍然能源源不断地输送兵力,不显颓势。
  许攸感觉快到极限了,整片精神幻境摇摇欲坠。
  他一时急躁了起来。
  原本想着踩着幽州众人,一举成名,没想到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给阻拦了。
  即使平局收场,人家也只会说他赢了些庸碌之辈,遇到真正有点本事的,就露馅了。
  这就是狂妄的代价。
  想要猖狂,必须要有一览众山小的本事。
  他发狠道:“不成功,便成仁!”
  将所有兵力倾巢而出,对刘羲展开猛攻。
  可惜刘羲的城池虽然在他的攻击下,摇摇欲坠。
  但是己方的城池却先被刘羲的一路奇兵杀出,拿了下来,变换了旗帜。
  此刻幻境轰然破碎,许攸呆呆地站在台上,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华歆看向卢植,摇摇头道:“他太急躁了。还是子干兄目光如炬,看穿了二人本性。”
  看着呆立在台上的二人,台下众人都窃窃私语,问:
  “到底是谁赢了?”
  涿郡太守道:“是刘羲胜了。”
  许攸怨毒地看了刘羲一眼,拂袖走下台来。
  众士子大声欢呼起来。
  华歆站起来,看着刘羲道:“适才众人都说了各自的志向,敢问你之志为何?”
  这是让他做总结发言,相当于后世的获胜感言,同时也是这场盛会的谢幕词。
  在场众士人可以说都欠他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必然要为他传扬的。
  刘羲朗声道:“我辈读书人,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切不可妄自尊大,为了名利,蝇营狗苟,徒增笑柄。”
  他将后世的横渠四句搬过来,立时让所有人心头一震。
  那些青年士子望向他,目光里充满崇敬之情,仿佛在看着一位当世圣贤。
  当地的世家豪强目光闪烁,脑子里不断转着主意,打算跟他拉上关系。
  卢植四人看向他,目光中毫不掩饰地欣赏。
  许攸本来已经走了几步远了,但是听见刘羲的话,气得一口血喷了出来。
  可以想见,随着刘羲前面四句名言的传播,后面那几句点评定然也会被人熟知。
  到时候,全天下都知道,他就是那个“妄自尊大、徒增笑柄”的人。
  这简直是在坏他的文名。
  难怪他要气得吐血了。
  他紧紧握了握拳,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心中发狠道:“刘羲狗贼子,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因为横渠四句乃是后世大儒张载的名言,被历代评为儒家精神之绝句。
  可谓搔到了儒士们的痒处。
  随着这场盛会的结束,刘羲的名声顿时在幽州广为传播,随着时间的推移,越传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