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七十四章 灵鹫宫

  一年时间倏忽而过。
  在刘羲的执掌下,全真教快速发展,威名更盛。
  他们全真七子也开始收徒了,全真教不再是大猫小猫三两只,核心成员已有近百人。
  刘羲将全真教分为内院与外院。
  内院专门研究道学,学习心修之法。
  外院则专门研究武艺,作为门派的护法。
  不过掌教跟两院首座,却是要求道学跟武功都要达到一定的标准才行。
  如此既能各司其职,进一步发掘门人弟子的天赋,又能避免过于泾渭分明,而造成裂痕。
  其实此法还是学自密宗。
  在密宗里,地位最高的是主修佛法的活佛,而专司战斗的法王则是门派培养的打手。
  就好比八思巴与金轮法王。
  八思巴是蒙古国师,皇帝见了他也要以礼相待。
  而金轮法王还要受到统兵将领的差遣,一次次地冲出头当打手。
  刘羲还将国术的桩功融入到了全真大道拳当中。
  因此这套筑基功夫变得更加神异,练成后,不仅能练出内息,还能舒展筋骨,整合劲力,练成明劲。
  长年修炼,可以百病不生,益寿延年。
  眼看全真教蓬勃发展,刘羲闲来无事,不禁在想那几个轮回者怎么样了。
  说实话,刘羲还挺想念他们的,毕竟这么会拍马屁的狗腿子可不好找呢。
  不过根据全真教的情报来看,中原地区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事件发生。
  兴许他们窝在草原、大漠或是雪山等地的某个角落,也或许已经回主神殿了也说不定。
  他找了个出门游历的借口,叮嘱马钰暂管全真教诸事,骑上神雕,往天山飞去。
  神雕这一年多以来,修炼鹰爪功,气血越发浑厚,加上刘羲不时以丹药喂养,力道变得更大。
  如今周伯通跟它比武都十次九输,只怕它已经可以比肩五绝了。
  它的羽毛也越长越长,一根根仿似黑金一般,黑得发亮,透出金光。
  翅膀排开,足足一丈有余。
  神雕飞入云霄,快似闪电。
  不到两个时辰,就已到了千里之外的天山。
  他让大雕飞低,在雾气茫茫的山间转了几圈,才看到一处山上的一大片房舍建筑,知道找到了灵鹫宫。
  再飞低时,只见地上一片狼藉,到处是断裂的兵器,跟满地的鲜血。
  刘羲来到灵鹫宫的主殿之前,只见大门洞开。
  阿慈正盘坐在门口大吃大喝,他抱着一只烤羊腿,吃得满嘴流油。
  两个老仆在不断地忙碌,一会儿为他换盛肉食,一会儿又斟酒。
  只是在这静谧的气氛中,显得格外诡异。
  “咦,大个子,你来了。来吃肉,我请你。”
  阿慈招呼他道。
  “你再不来我都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
  刘羲问。
  阿慈道:“当然是回主神殿啊。”
  “你的任务完成了?”刘羲好奇问。
  因为他觉得阿慈不像是为了任务不择手段的人,所以很可能完不成任务呢。
  “完成了啊。”他理所当然的道。
  “你怎么完成的?”刘羲追问,“对了,大师呢?”
  “你是说虚竹老和尚吗?他把内力传给了我,就死了。”
  阿慈有些伤感地道。
  “然后主神殿就通知说我完成基本任务了,将在三日内回归。”
  刘羲顿时无语,觉得阿慈运气也太好了。
  “对了,这里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鲜血跟断掉的兵器?”
  阿慈挠挠头道:“那些人好像是虚竹老和尚的手下,听说老和尚死了,不知为什么就打起来了。
  后来他们说我是什么少尊主,要我带他们去看灵鹫宫的武功秘籍。
  我就带他们去看了。
  谁知看了一会儿,他们一个个的都发疯了,后来全部死在了密室里。
  然后我脑子里又听到了主神空间的声音,说我又杀死了一批气运人物,然后奖励了许多积分。
  还告诉我,主神空间里所有的东西都用积分兑换。
  不知道主神空间里有肉跟酒没有?
  好不好吃?好不好喝?”
  他一脸憧憬。
  根据他的话,刘羲已经猜测出了事情的经过。
  首先,虚竹快老死了,所以把毕生功力传给了他。
  主神空间把虚竹的死判定为了阿慈完成的任务。
  然后应该是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当年那批人的后代,想来抢夺灵鹫宫的秘籍。
  而灵鹫宫经过虚竹这么多年的“经营”,几乎完全衰败了。
  所以他们毫不担心,反而自相残杀起来。
  最后被阿慈带到了那间刻有逍遥派高深秘籍的石室里。
  结果显然这些人功力不足,强行修炼,反而走火入魔,发起狂来,最后都死净了。
  这批人也算是阿慈杀的,掠夺的气运自然算在了他的头上。
  如此,小和尚懵懵懂懂的,就超额完成了任务。
  幸好其他轮回者不知道,否则非得哭死。
  小和尚简直什么都没干,就是吃吃喝喝,好事就自己往他身上撞。
  而其他轮回者那次任务不是辛辛苦苦,机关算计,九死一生。
  刘羲看他吃得香甜,也跟着坐下,取了些肉来吃。
  这肉烤得外酥里嫩,十分可口。
  刘羲连连称赞两个老仆手艺不错。
  两个老仆摇摇手道:“先生在说什么?我们兄弟俩早聋了,听不到了。”
  通过比划,刘羲知道了他们是灵鹫宫仅存的两人了。
  从老一辈的逐渐去世,灵鹫宫就衰败下来了。
  之后虚竹在妻儿去世后,再次出家当了和尚,然后又四处云游。
  灵鹫宫仅剩的一些人也逐渐离开了,只有他们两个因为耳聋,不愿意出去受人白眼,所以才留了下来的。
  吃饱喝足后,阿慈对刘羲挥挥手,道了声“再见”,然后就睡倒在地上。
  不一会儿,身躯逐渐虚化,眨眼间就消失了。
  两个老仆转眼间发现少主也不见了,不禁面面相觑。
  刘羲看他们年纪大了,只怕难以在这远离尘世的天山上活下来,遂邀请他们去了重阳宫。
  临行前,刘羲将逍遥派的武学也观摩了一遍。
  这些武学都包含着很多道家哲理,能够充实他的底蕴。
  其中一些武学思路也令他眼前一亮。
  如今刘羲一身内功达到了先天顶峰,已经处于了世界的极限。
  光是运用内功,就能跟当年的扫地僧一样,身前生出三尺气墙。
  将石门封闭,顺便以五行阵法布置了一番,确保无人能够擅自闯入。
  刘羲带着两个老仆一路东行,既是感悟天地,同时也拜会各路黑白英豪。
  或结交,或威慑,或剿灭……
  这一路走,一路扩散着全真教的名声,播撒信仰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