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三十章 蛮族

  刘羲给他个眼色,道:“中使请借一步说话。”
  小黄门跟他来到一旁,刘羲递出一个包裹塞在他手里。
  道:“老师身为党人,不好跟中使公然接触。
  所以命我奉上一份薄礼。
  中使还请见谅。”
  小黄门接过包裹,在手中掂了一掂,只感觉沉甸甸的压手。
  略略打开一道缝隙,一瞧。
  珠光宝气,晃花了眼。
  小黄门喜出望外,眼里只有财宝,把刘羲的话根本没听进去。
  只是连连点头道:“好说好说。”
  他收好珍宝,郑重放入箱笼之中,转身来到刘羲面前。
  满脸带笑地问:“不知小君子姓甚名谁?”
  这些宦官心眼灵活,显然知道这些财宝不是卢植送的,而是刘羲代师所送。
  刘羲道:“在下涿县刘羲刘羲之。”
  小黄门惊讶道:“写《千字文》的刘羲刘四为?”
  刘羲道:“中使也听过我的名字?”
  小黄门道:“你的《千字文》被蔡中郎评为蒙学第一经。
  陛下已经下令,以后宗室子弟开蒙,就读《千字文》。
  我义父时常夸你必是未来的第一大儒呢。”
  刘羲道:“哦?不知中使姓名?你义父是?”
  小黄门傲然道:“我叫张全,我义父乃是中常侍张让张公。”
  原来是权势滔天的大太监张让,刘羲拱拱手道:“失敬失敬。”
  送走了小黄门,刘羲开始回家,点齐人马,收拾行装。
  军情紧急,卢植明日就要出发,没有太多时间耽搁。
  这一百多家丁,刘羲准备带上,让他们跟着一起历练。
  他跟老族长商量了一番,将家中托给他照顾。
  又匆匆去找张飞,准备将他彻底拉进自己的队伍中。
  听说要跟随卢植去九江郡平叛,张飞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张父本就有意让张飞追随刘羲,自然不反对,还派了百余家丁相随。
  第二日,刘羲与张飞带着人马出发了。
  此时刘备去辽西看望公孙瓒了,顺便收购一批马匹。
  卢植的任命来得突然,因此赶不及通知他了,刘羲只带了族中十几个青年相随。
  大家一路上快马加鞭,不几日,就进入了九江郡治所,阴陵县。
  此时九江郡十四县,大半被蛮人占据。
  这些蛮人本是受了汉人豪强的欺压,一怒之下兴兵而起。
  随着一些野心家的搅动,结果越闹越大。
  随着攻陷一座座州府,眼见官府只能据城而守,不敢交战。
  一时间,蛮人的气焰更加嚣张。
  甚至叫嚣着要打下整个扬州,化作他们的地盘。
  卢植刚刚来到阴陵,立足未稳,就有蛮族的兵马杀来了。
  此刻城中兵微将寡,这些士兵也是常年没见过血的,看到漫山遍野的蛮人,不禁吓得两股战战。
  卢植拔剑喝道:“所有人与我上城迎敌,后退者斩!”
  他的亲卫作为执法队,气势汹汹地拔出剑,鹰隼般盯着众人。
  众士兵官吏都哭丧着脸,跟着走上了城楼。
  呜呜呜!
  蛮人呼呼吆喝着,手舞足蹈,跳着巫祝之舞。
  蛮人将领是一个身高过丈、满脸墨色花纹的汉子。
  他手持巨斧,吆喝一声,往城楼上一指。
  众蛮人架着简易的云梯,悍不畏死地冲了过来。
  卢植拔剑喝道:“放箭!”
  一拨羽箭射下去,射倒了一批的蛮人。
  但是其他的蛮人仍然往上猛冲,他们动作迅捷。
  如同猿猴一般,一跳一跃,迅速地往上爬。
  高大的城墙,根本挡不住他们。
  有的蛮人身上还插着箭,却仍然疯狂地往上冲。
  卢植以自家的亲卫做骨干,统领众士兵,瞬间将他们拧成了一股绳。
  他有条不紊地发布命令。
  不论蛮人的攻势如何凶猛,总能稳住岌岌可危的防线,不放一个蛮人跃上城墙来。
  两军阵势胶着,军气在上空化作龙虎,撕咬起来。
  “啊呜哩!啊呜哩!”
  随着蛮人大声呼喝着一种怪诞的调子,只见他们双目充血,两臂肌肉瞬间膨胀起来。
  蛮人军气所化的恶虎变得高大威猛。
  阴陵守军的军气所化的金龙渐渐不敌,被撕咬得浑身鲜血淋漓。
  顿时,蛮人大批地冲上了城墙。
  众军士变得士气低落下来。
  卢植举剑喝道:“煌煌炎汉,华夏正朔。蛮夷戎狄,尽可戮也!”
  他识海中命星闪耀,头顶文气冲宵,与军气相连。
  众军士官吏仿佛被一股浩荡的力量注入体内,充满了无穷的信心。
  心中阴霾驱散,不敢害怕,都奋力拼杀起来。
  金龙猛然振作起来,长吟一声,再度跟巨虎斗了起来。
  卢植喝了声:“敕!”
  长剑一指,风云变色。
  他以文气直接改变了空气中的水汽,将之凝结成雪花。
  顿时,只在城墙上一带,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雪。
  那雪落在墙上,立时化作坚冰。
  蛮人纷纷滑落下去,摔下墙去。
  还有很多人直接被冰封住了,好似琥珀一般,冻结在了城墙上。
  刘羲道:“蛮军士气衰落了,而且阵势已乱,学生带兵去冲杀他一阵。”
  卢植点点头道:“你去吧。小心一点。”
  他说话时,显得中气不足,显然消耗不小。
  刘羲带着张飞,点齐两人手下家丁,每个人都乘上马,紧握枪矛,跃跃欲试。
  城门打开,他们直接向着蛮将冲杀过去。
  张飞早就等得心痒难耐了,一马当先就冲杀了出去。
  他舞动长矛,大开大合,当真是磕着就死,擦着就伤。
  不一时就杀出一条血路,冲到了那蛮将面前。
  “呀!汉狗受死!”
  那蛮将大喝道。
  策马上前,挥动巨斧砍过来。
  当!当!当!
  几声巨响,两人交手数合,却是不分胜负。
  张飞虽然势大力沉,但那蛮将也毫不逊色。
  只见那蛮将浑身肌肉隆起,泛起一阵土黄色的光芒。
  显然是觉醒了命星的一流武将,他的天赋技能应该是防御类的。
  张飞地攻击被他全部阻挡了下来。
  张飞没想到首战就不利,顿时恼了,爆喝一声:“逆贼死来!”
  他全身笼罩着一头黑虎虚影。
  随着他不断强攻,黑虎越来越凝实,竟然是要临场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