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二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下

  PS:求收藏跟推荐
  刘羲找来了几把铁锹跟斧头,就在大厅里开挖。
  他本就国术大成,如今经过灵气的洗礼,更是力大无穷。
  铁锹铲进土里,仿佛菜刀切热油,利索无比。
  不多时就挖出了一个大坑,没多久铁锹就卷刃了,又换上一把开挖。
  遇到石头就用斧头劈,用凿子凿。
  不到半个时辰,整个正厅里堆起一堆高高的泥土。
  地上挖了一个两丈多的深坑。
  此时再挖的时候,通过触感,他已经能够感觉到,下面是中空的。
  刘羲将腰间系上绳索,准备好火折子,然后猛地发力,一跺脚。
  地上一震,脚下的泥土全部坍塌下去。
  刘羲一手抓紧绳索,另一手拿了把斧子,一步步将自己往下放。
  绳子约莫又放下了一丈多,脚才落到实地。
  刘羲摸出火折子点燃,顺着地道往前走。
  大约走了两三百步,就看到了一间石室。
  石室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器具。
  白莲教的两个男子此时躺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地上杯盘狼藉,还有很多的剩菜剩饭,都不知道是多少天的了,显然这两人在这里隐藏了不短的日子。
  感受到密室里淡淡的霉味儿,刘羲屏住呼吸,走过去。
  从怀中掏出准备好的软筋散,给两个人灌进去,然后拿起粗麻绳将他们一圈一圈地紧紧绑起来。
  虽然这两个人都深受重伤,但是刘羲还是格外地认真谨慎。
  哗!
  将二人带出来,扔到了政务厅里。
  刘羲一盆水从两人的头顶浇下去。
  “咳咳……”
  他们鼻子里呛了水,咳嗽着醒了过来。
  二人本能的挣扎起来,无奈服了软筋散,浑身无力,加上本来又有伤,根本挣不开。
  那个叫老邢的男子更是崩裂了伤口,殷红的鲜血将衣服都染红了。
  他们看见了刘羲,神色颓然地叹道:“没想到我们哥俩竟然落到了你的手里。”
  刘羲眯了眯眼,道:“你们果然是认识我的。说说吧,咱们无冤无仇的,你们为何要害我?”
  老邢道:“不是要害你,只是想控制住你而已。
  在庆阳城藏着我们分坛的宝藏。
  那是百年前的一位前辈藏的,我们也是机缘巧合才得知的。
  而要开启宝藏,必须要你出手才能打开。”
  “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们的宝藏要我才能打开?”
  刘羲显然不太相信。
  老邢苦笑道:“若是我们能够打开,早拿了宝藏走了,岂会横生枝节?”
  通过他的讲述,刘羲才知道,原来百年前,白莲教有一位精英弟子竟然打入了沧澜帝国内部,还坐过庆阳城的城主之位。
  这处宝藏就是他当城主的时候埋下的。
  而要开启宝藏,不但要白莲教的独门手法跟口诀,还要调动庆阳城的城主气运。
  这种气运乃是沧澜帝国的国运,只有城主用城主印玺才能调动,别人都不行。
  刘羲吐槽道:“你们教的那位前辈脑子有问题吧?搞这么复杂,不是成心不留给后人吗?”
  “额,那位前辈据说确实脑子有问题,后来无故发疯,杀了好多自己人。若非如此,本教在清水郡的势力也不至于如此单薄,以至于被剿了。”
  老邢苦笑道。
  他偷偷打量了刘羲两眼,又道:“据说那处宝藏里有无数的神功秘籍,天材地宝,机关傀儡。谁得到它,就能拥有颠覆一州的力量。”
  “朋友,只要你放过我们哥俩一条性命,宝藏我们双手奉上。”
  另一个叫刘巴子的也连连点头,希冀地望着他。
  刘羲道:“好,一言为定!你们先告诉我宝藏在哪儿,怎么开启吧。”
  老邢摇头道:“不行,你得先发下心魔大誓,我们才能告诉你。”
  “什么是心魔大誓?”刘羲好奇问。
  “你连心魔大誓都不知道?”他奇怪道,“心魔大誓乃是修真者最普遍的契约誓言。”
  “咳,家师只传我大道妙法,对这些小术一向不太在意。”
  刘羲厚着脸皮道。
  “心魔大誓乃是以道心起誓。
  若是不遵守誓言,就会道心有缺,突破之时心魔加重,轻则功力倒退,重则伤残,甚至死亡。”
  老邢详解了一番心魔大誓的起誓之法,跟原理。
  刘羲感觉受教了,这心魔大誓说白了就是一种高级催眠法,而且是自我催眠。
  将誓言刻印在了心灵最深处,如此一来,不遵守誓言,就是不遵守自己的内心,就要走火入魔。
  所以心魔大誓在低级修士之间,常常做契约之用。
  他觉得以自己的心灵境界,这等誓言根本束缚不住他。
  不过他可不打算冒险尝试一下。
  刘羲在心中推演,根据这心魔大誓,另创出一套心灵攻击之法。
  他的心修境界虽然不低,但是却没什么对敌的手段,除了催眠,就是用心灵境界碾压,根本不会什么技巧。
  借鉴心魔大誓,刚好能弥补技巧的缺失。
  刘羲道:“你们看着我的手。”
  他两手不断变幻手印,二人意识一阵恍惚。
  “我已经发过誓了,你们快告诉我如何开启宝藏吧。”他声音充满蛊惑地说。
  “宝藏就埋在城西的群山之中,一座破庙下面。
  顺着地道一直走,就能到那里。”
  “开启宝藏要用到我们白莲教的无相莲花印,以及城主印玺。”
  他们迷迷糊糊的,就将开启宝藏的方法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包括要用到的手印跟口诀,都毫无保留地传授了。
  刘羲又问起了他们的功法,他现在对主世界的了解十分匮乏,修真功法也只有一本最基础的《练气诀》。
  详细询问了半天,将两人所知道的都全部掏空了。
  这两人习练的都是十分阴毒的巫蛊之术。
  都是养毒虫、制毒物,制造厉鬼,养鬼养尸等等手段。
  刘羲不打算学习,不过却可以借鉴一下,而且多了解一点,将来再遇到这类似的手段,也能有个防备。
  见再问不出什么东西,刘羲将心力一收,二人立马清醒过来。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两人脸色难看,没想到唯一的保命筹码如今也没了。
  刘羲嘿嘿一笑,道:“两位真是大好人哪,送财又送人。不但告诉了我白莲教的宝藏,还跟我说抓了你们去领赏,可以加入潜龙卫,或是提升官爵品级。
  二位这番好心,我又怎能辜负!”
  两人脸色大变,他们叫道:“你不能杀我们!庆阳城的河水里被我们下了蛊虫,只要不是先天高手或者修真者,通通都要死!”
  刘羲愣了一愣,道:“可我是修真者啊。”
  “你……你不在乎满城普通百姓的性命吗?”他们震惊道。
  “他人性命,与我何干?”
  “额……”
  这句话一出,两人顿时无语。
  他们用这种法子威胁过多少正道人士,那些人或多或少都要顾及一下,从没有人敢说得这么直白。
  “唉,你说你们怎么不长记性呢?”
  趁着两人精神松懈的当口,二人再次被催眠。
  这一次,刘羲直接使用了刚才根据心魔大誓所创的功法。
  他的心灵直接与两人的心灵相连。
  这两人的心灵世界充满了阴暗,杀戮,诡诈。
  在他们的心灵世界之中,刘羲如同巨人充塞天地,将整个世界镇压了。
  然后他开口道:“尔等以后当奉我之命,不得有违,更不可对我心起歹念,否则将五内俱焚,疼痛难当。”
  声音滚滚如雷,响彻整个心灵世界。
  回过神来时,这二人如同发下了心魔大誓一般,本能地觉得不能违抗刘羲的命令。
  只要刘羲的命令不是过分违背他们的意愿的,他们都不能拒绝。
  刘羲询问了解蛊之法,然后又提着两人下了地洞,将他们继续藏在地下的密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