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八章 拜访薛连信

  翌日。
  金庸买了份《港岛日报》,又将前三天的旧报也收集了过来,认真看起来。
  今天的《港岛日报》第一篇新闻,就是公开致歉信。
  称是临时工编辑为了冲业绩,讨好老板,才用了“金庸新”这个笔名来混淆视听的。
  如今那位可怜的临时工已经被开除了,就连报社主编都受了连累,被降职了。
  金庸心里有喜有气,更多的是无奈。
  喜的是武侠小说后继有人,如今武侠小说正处于断代的时期。
  气的就是自己被消费了,还得不到一分钱。
  无奈则是因为对方太狡猾了,弄得他这口气不上不下的。
  本来这个官司就打不赢,你总不能因为别人跟你笔名相似,就说人家抄袭吧。
  何况别人都这么诚恳地道歉了,自己再抓着不放,好像显得自己小肚鸡肠似的。
  民众纷纷怒骂《港岛日报》不要脸,不过大多数人还是身体很诚实的去订阅了。
  毕竟如今武侠创作处于断代时期,这么好看的小说基本上没有了。
  一张报纸可以打发大半天时间,比其他娱乐方式便宜太多了。
  其他报纸也纷纷批判,称《港岛日报》是报界毒瘤。
  殊不知正好起到了广告的作用,销量进一步上升。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关注下,《港岛日报》第七天的销量飙升到了史无前例的二十八万份。
  这是一个历史性记录,此前的单日最高销量是《东方日报》的17.8万份。
  新的一周开始了。
  所有报界同行都在关注着《港岛日报》的销量。
  毕竟今天是免费期结束,可以看到真实情况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港岛日报》的崛起,其他几大报纸的销量都有不停程度的下跌。
  尤其是《东方日报》,因为风格跟《港岛日报》接近,跌得最惨,已经滑到了第三名,差点快到第四名了。
  他们之所以还没采取行动,就是打算看了今天的销量再做决定。
  十八万份!
  拿到今天的销量统计,刘羲母子都露出了笑容。
  唐瑛大声宣布:“大家一起创造了奇迹,感谢大家的付出!这个月,所有员工奖励双薪!”
  报社里所有人都欢呼起来,都与有荣焉。
  不多时,各大报社都拿到了销量数据,心情都变得阴郁起来。
  特别是《东方日报》马家,负责报业的马成坤把整个报社大大小小的负责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他弟弟马如龙狠狠比了个手势,道:“二哥,咱们直接给他来个釜底抽薪,看他怎么狂!”
  他们马家是靠社团起家的,可不是循规蹈矩的家族。
  马成坤沉吟了一阵,道:“找几个烂仔去闹一闹,试探一下对方底细。动作别搞大了,这几年O记把我们家盯得紧,如今正是家族转型时期。”
  结果没过一阵,马成坤接了个电话,脸色一阵难看。
  马如龙问:“二哥,发生了什么事?”
  马成坤道:“大哥打电话来,叫我不要搞《港岛日报》,说是有港府的大人物带了话的,另外道上的一个老前辈也打电话过来说情。”
  马如龙惊讶道:“这《港岛日报》的新老板是什么来头?黑白两道都通吃么?”
  看了二哥一眼,问:“咱们还继续搞他么?”
  马成坤生气道:“还搞个屁!报纸不过是家族生意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你还想为了点报纸销量,把家里所有产业都搭进去不成?”
  当天晚上,几大报业都接到了黑白两道的警告电话。
  原本打算搞不正当手段的,都连忙收手了,只得跟着学习《港岛日报》的套路,公平竞争。
  一时间,港岛娱记迅速狗仔化,那些明星名人苦不堪言。
  所有人都以为唐瑛背景通天,其实她哪有什么背景。
  丈夫工作的部门属于机密性质,她连丈夫的同事上司都不认识。
  官面上的支持,主要是因为儿子的建议,联系了驻港办。
  如今正是中英谈判的关键时期,统战工作十分重要,如今有一份大报主动靠过来,驻港办主任大喜过望。
  他了解了情况之后,通过自己的关系,联系了港府的一位高层。
  政府里的人又不傻,知道港城一旦回归,肯定要受到大陆方面的管辖,这点面子又岂会不给。
  道上的关系,则是因为刘宝成。
  他是练武的,那位大佬是他的同门师叔。
  二人不知如何认识搭上线的,反正那位大佬颇为念旧,刘宝成一提,他就轻易答应下来了。
  唐瑛又以《港岛日报》的股份做抵押,在香江商业银行贷款了一百五十万港币。
  这是一家华商银行,利率不算太高,以《港岛日报》如今的广告费,用不了几个月就能还清。
  联系好旧金山的那家医院后,母子二人心里的大石总算落地了。
  本来他们打算去感谢那位大佬的,不过刘宝成说他师叔去了台岛办事,所以只得作罢。
  但是后来,当刘羲听到那位大佬叫薛连信的时候,顿时死活缠着刘宝成,要找机会去拜访他。
  要知道薛连信可是真正的一代武术宗师,门生弟子遍天下。
  二十几年后,他还见证了王超跟广东三虎之一张威的比武,他的弟子谢晓宏还在武道大会上杀入了前百名。
  若是能拜他为师,应该能学到真本事。
  唐瑛带着小呦呦去美国了,刘羲本来也想去的。
  不过他已经请了好多天假了,唐瑛不想让他继续耽搁下去,而且报社也要盯着,不能松懈,所以他单独留下来了。
  刘羲自从小说发表之后,名声大振,不管好名坏名,反正他出名了!
  半个月时间,又累积了7点愿力,如今他的身体属性跟气运都变成了10,达到了普通人的水准,灵魂属性变成了15,属于天才级别。
  身体属性达到了10点,他一下子感觉精力充沛多了,仿佛有使不完的力。
  这天,刘宝成打来电话,告诉他师叔回来了,可以跟他一起去拜访他老人家。
  刘羲大喜过望,连忙准备礼物,一瓶药酒,一本武功秘籍。
  药酒是他前世得到的单方,青莲教就是卖的这种酒。
  度数很高,口感醇厚,回味悠长。
  武功秘籍是庆阳城铁衣门的筑基武功,《铁衣录》。
  包括《铁布衫》《铁头功》《铁臂功》《铁拳功》《铁裆功》《铁腿功》《铁脚功》,还有药浴方子。
  这是一本纯粹修炼肉身的秘籍,不涉及真气,倒是跟这个世界的武功比较像。
  这两样礼物做拜师礼,应该比较对老先生的胃口。
  刘宝成开着车带刘羲过去,本来他还提醒刘羲不要带礼物,不然反而惹师叔不高兴。
  不过当他知道是这两样礼物之后,连连说带对了。
  这种酒,刘羲也送过一瓶给他,确实是好酒,而且还有养生的功效。
  秘籍他略翻了一下,发觉不是假货,也不是一般的大路货色,很有些可取之处,恋恋不舍地合上。
  刘羲笑道:“宝叔你想看,回头我再送你一份就是了。又不是武侠小说里的神功秘籍,只能一系相传!”
  刘宝成感慨道:“现在武术没落了,只要有钱,什么门派真传都买得到。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会儿,规矩可森严得很。想学一招半式的真传,都要一重又一重的考验。
  现在你主动收真传弟子,别人都不乐意吃苦。
  我收的那些弟子都是学些套路,为了影视表演,养家糊口。唉!”
  不觉间已经到了地方。
  停好车,二人走到武馆门口。
  武馆占地很广,门脸也很大。匾额上写着:薛氏形意拳馆。
  进入正厅,只见里面很多人堵着进中院的门,探头探脑地望着里面。
  刘宝成拉过一个年轻人问:“鸡仔,发生了什么事?”
  年轻人不耐烦地扭过头,见是刘宝成,忙挤出笑容来:“哟,刘师叔来了!嗨,来了个狂妄的家伙,居然想挑战师爷爷!”
  听到有人挑战薛连信,刘宝成心中很是惊讶,要知道薛连信已经是多年成名的大宗师,哪怕现在年纪大了点,但也不是谁都敢招惹的。
  鸡仔道:“那家伙是学太极的,姓周,有个绰号叫做小武神。手里功夫很硬,已经连挑了李周两位师叔,这会儿要跟大师伯交手了!”
  “哦?”刘宝成惊讶了。
  李周二人得了薛连信的真传,都是暗劲高手,武功比他还高,没想到居然输了!
  “小武神周炳林!”刘羲心中惊讶道。
  这可是原著中比较出彩的一位配角,二十几年后,因为在王超面前装逼,两人打了个两败俱伤。
  “记得原著中说过,周炳林年轻的时候挑战过薛连信,不过只是跟薛连信的徒弟交手之后,就退走了。莫非就是现在?”
  他心里想着事,脚步却不停,紧跟着刘宝成,挤进了中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