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筑基期

  看完了杂记之后,刘羲拿出《练气诀》来,认真观看,然后打坐练气。
  修真界共有九个境界,每个境界分为九层。
  分别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洞虚、分神、渡劫、大乘。
  大乘境之后,就是飞升,成为地仙。
  刘羲修炼全真心法,内功早已达到先天圆满之境。
  只需要将内力转化为法力,就能达到筑基一层。
  突破筑基的那一刻是修士最关键的一刻,甚至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未来的成就。
  筑基,顾名思义,铸造根基也。
  在突破筑基第一层的时候,真气上冲天地玄关,识海中会如同洪钟大吕一般咚咚作响。
  又称叩天门。
  响声次数越多,代表着法力越凝练,根基越雄厚。
  天门九响,白日飞仙。
  意思是只有天门叩响九次以上,才有飞升成仙的潜力。
  三响以下,终身无缘金丹境;
  六响以下,元婴难成;
  九响以下,难达大乘期。
  当然,也有一些后天补全根基的办法。
  不过要么是极为珍稀的仙丹异草,要么是某些神秘的仙法、魔道,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所以,从练气突破到筑基的那一刻,对每一个人都格外地重要。
  刘羲全力运转《练气诀》,内力游走全身,从头顶百会穴,到足底涌泉穴。
  每运转一圈,内力就缩水一圈,变得更加地凝练。
  “修炼唯心,唯我。练气境,法力如气如烟;筑基期,如水滴;金丹期,如珠丸……
  万般变化不过心境也。”
  他默想着《练气诀》当中的话,明白修行就是借假修真。
  以他的心灵修为做辅助,修行起来事半功倍。
  渐渐地,两个时辰过去了。
  浑身的内力被他凝练成了一滴液态的法力。
  若是其他人到此,就需要慢慢积攒法力。
  等法力充盈之后,再冲击天地玄关。
  不过刘羲不需要,源力源源不断地化作凝练的法力,不断地充盈着丹田。
  直到完全到了全盛时候,刘羲运转法力。
  真气在意志的驱使之下,如同江河倒灌,冲过头顶百会穴,往天地玄关冲去。
  玄关一窍,不在体内,不在体外。
  乃是连接内外的桥梁,也是连接人体与天地的桥梁。
  故而又称天地之桥。
  这道穴窍最为神秘,寻常练气九层突破之时,丈量玄关一窍,都要用时许久。
  这里武林中人就方便了许多,先天高手在突破先天之时,就打通了玄关一窍。
  所以刘羲的法力直接往玄关一窍冲去。
  霎时间,他的脑海中异象纷呈。
  一道巨大的仙门打开了,门外是昊天,是幽冥,门内则是自己的肉身精神。
  法力撞击到门上,咚,一声悠远的钟鸣声回荡。
  刘羲见一响之后,法力就消耗了一小半,连忙将源力源源不断地转化而来。
  法力如同绵绵不绝的江河,不断地冲击。
  同时,他的心灵之力也冲击上去,天道分身携带着整个世界的天道之力,加持在法力之上。
  咚!
  咚!
  咚!
  天钟连敲十八响!
  这是一个奇迹,就连那些杂记野史里,也没有记载谁天钟十八响的。
  最高纪录,也不过是沧澜帝国开国太祖,天钟十二响,千年时间不到,就飞升成仙。
  此刻,远在神都雒城,观天台上,一位须发雪白的老者若有所觉。
  他仰望着星空,突然大笑起来:
  “帝星光芒恢复明亮,紫气大增,莫非太祖皇帝预言的那个人出现了?”
  雒城之外几十里的龙渊之中,黑沉沉的水底,陡然一双大灯笼一般的眼睛睁开了,疑惑地望向天际。
  浑身一股莫名的威势升起,让整片山林百兽震惶,宿鸟乱飞。
  距离清水郡不远的随候府中,身着蟒袍的随候面色阴沉,看向身旁的客卿供奉,道:“苏先生,预言之人出现了,计划不会出变故吧?”
  苏先生道:“一切已经安排妥当,绝不会有纰漏。”
  随候望着天空,紧紧握着拳头,语气坚定的道:“恒儿才是预言中的大帝!谁也抢不走!谁也抢不走!”
  却说刘羲敲响天门之后,从天门中消失的法力,又莫名地从涌泉穴中涌起,一路直达丹田气海。
  丹田中,法力完全缩水了,只有浅浅的一层。
  不过却十分凝练,成胶质状,接近固态了。
  这法力的品质,可以跟许多筑基九层的人相比了。
  刘羲不禁感叹,修炼真是耗费资源,若非有源力不断的补充,光是突破的灵气,就要他积攒很久。
  突破到了筑基一层后,刘羲开始修行《练气诀》中所附带的几个法术。
  分别有火球术、水遁术、土刺术、小回春术、飞剑术,都是基础的五行法术。
  不过刘羲没有嫌弃,因为他知道,越是基础的东西,越是重要。
  只要境界高深,基础的法术也能发挥出莫大的威力。
  而且高深的法术,也是根据基础法术衍变而来的。
  不过,他最终还是把目光落在了最后两幅画上面。
  每一个法术,都对应着一幅简易的绘画。
  将神识集中于其上,那画就会在识海中自己动了起来,各种修炼的关窍,都阐述得明明白白。
  这两幅画,一幅是一个修士踩着白云飘荡在天空;另一幅画上,修士浑身雾气环绕,似乎在疾速前行。
  他现在要最先修行的,就是“腾云术”跟“驾雾术”,这两个法术。
  腾云术重点在于上下飞腾,前进的速度十分缓慢。
  驾雾术重在飞行前进,快速绝伦,却不能腾空。
  二者既是独立的法术,却又相互关联。
  合为一体,方为“腾云驾雾术”,可以让人自由翱翔于九天之上,朝北海,而暮苍梧。
  刘羲自创的踏空步,虽然也能以内力在空中飞腾。
  但是无论速度跟高度,都远远无法跟“腾云驾雾术”相比。
  刘羲修炼了一夜,腾云驾雾术勉强入门了。
  刘羲盘膝而坐,双手结印。
  一层白云从脚下升起,把他托了起来。
  薄薄的雾气缭绕,推着他猛地往前一冲。
  好几次差点撞到了墙壁跟院子里的假山。
  就这样,在院子里摇摇晃晃地飞了几圈,他慢慢变得熟练起来。
  越升越高,飞到了半空之中。
  朝阳从地平面升起,整个巨大的城市慢慢复苏过来。
  视野开阔,一望无际,刘羲只觉心旷神怡。
  他忽上忽下,一摇一晃地往内城飞去。
  在那里,他曾经置办了一处产业。
  之前他跟小蝶、绿儿商定好了,在那处宅院相会。
  刘羲想:如今这么多天过去了,当初在庆阳城没见到她们,这时候,她们应该在这里了吧?
  他准备飞进院子里去,给她们一个惊喜。
  当他以不熟悉的姿势,踉跄落地时,却发现庭院里静悄悄的。
  感应了一下,一点人气都没有。
  他一边喊着她们的名字,一边推开门寻找,却没有找到人。
  屋子里积满了灰尘,显然她们根本没回来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