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九章 王重阳

  当刘羲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挂着锦帐的床榻上。
  这屋子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看得出是大富大贵之家。
  床榻边还有一个小侍女守着,床头柜上放着装汤药的碗与羹匙,碗里的药已经喂他喝完,只剩了一点点残渣。
  小侍女欣喜地望着他,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就往外跑。
  不多时,两个道人打扮的男子步履匆匆地赶来了。
  年纪稍长那道人给他把了把脉,然后问询了他几句,可惜刘羲听得半懂不懂的。
  他见刘羲没有回话,又换了一种口音问了一遍,结果还不如刚才。
  他刚才的话带着点山东口音,刘羲猜测应该是古山东话,连蒙带猜,听得懂一点。
  后面一种口音就奇怪了,完全听不懂。
  刘羲只好挤出一个笑容,表示歉意。
  两人离去后,刘羲躺在床上,心里暗暗吐槽自己的金手指连个翻译功能都没有。
  此时,他同时中了几种剧毒,若非达到了见神不坏之境,不断地将毒素从毛孔中随汗液排出,只怕已经死翘翘了。
  但是这些毒药都非同小可,好似跗骨之蛆一般,根本排不净,反而深入了全身上下各个角落。
  “这身伤该怎么治?唉!”
  他的身体一动不能动弹,心里头却不停地转着念头。
  “咦,我真是猪脑子!毒素进入我的身体,也算是我私有之物,是不是可以直接将之转化为源力呢?”
  若非不能动弹,他真想狠狠拍一下自己的脑袋,早该想到的,否则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他在心中对鸿蒙树下达指令后,只见鸿蒙树好似巨鲸吸水一般,全身的毒素源源不断地被祂吸收了,然后属性面板上多出来十几点源力。
  毒素清除干净后,他那强大的肉身开始自主地恢复。
  气血涌动,肌肉蠕动,不一会儿,一条条伤疤开始蜕皮,长出新的肌肤。
  除了新长出来的肌肤看起来更显白嫩之外,他浑身上下已经看不出伤痕了。
  此刻,刘羲在心中埋怨鸿蒙树分身,为什么不主动为他清除毒素。
  鸿蒙树分身道:“本尊以心锁限制了我的自主权,没有本尊的允许,我无法自主行动。”
  刘羲奇怪道:“什么是心锁?”
  鸿蒙树分身道:“心锁,即心之枷锁。”
  “本尊的潜意识里不希望我有自主之权,作为分身,自然无法违背本尊的意愿。”
  “那该怎么解除心锁呢?”刘羲问。
  他可不想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鸿蒙树分身道:“普通人的心思跳脱杂乱,根本办不到。不过本尊不同,以你的心灵境界,非常简单。
  只要在心里认定,哪些是分身能做的,哪些是不能做的,就可以了。”
  刘羲心如水晶,他自然能够认清自己的内心。
  他知道鸿蒙树说得没错,他的潜意识里真的对鸿蒙树分身有那么点戒备。
  虽然鸿蒙树成了他的分身,但是这等至宝,怎么会就如此轻易地落到了他的手里?
  所谓时代主角,也不过是一时的弄潮儿而已,论气运,还比不上那些顶级的大佬人物。
  那些顶级的大佬人物,谁又不是上一时代的主角?
  而鸿蒙种子这等引起了诸多大能觊觎的宝物,为何偏偏就选择了自己?
  刘羲知道多想无益,这些不是如今的他该考虑的。
  反正鸿蒙树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分身,谁也夺不走它。
  他主动调整心念,赋予了鸿蒙树分身更多的自主权限。
  刘羲起身,见床头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遂自己穿了起来。
  刚走出门,那个小侍女忙惊讶地跑过来扶着他,叽叽喳喳地说着话。
  刘羲猜测着她应该是劝自己回屋躺下。
  他摆摆手,用山东话一字一字地慢慢说道:
  “无碍。我躺在床上,觉得胸口气闷,想走一走。”
  小侍女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勉强听懂了他的话,点点头,搀扶着他在院子里走动。
  刘羲也不好拒绝,毕竟自己刚刚还剧毒缠身,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如今马上生龙活虎的,难免引人怀疑。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为了打听些具体的信息,刘羲问了问当今天下的情况,还有她家主人的情况等等。
  小侍女也学着他,一字一字地慢慢说着。
  两人说得费劲,听得也费劲,但总算能够交流了。
  她没什么见识,只知道当今天下分为金宋两国。
  他们所在之地,是山东宁海府,属于金国境内。
  但是因为义军此起彼伏,金国对山东一直处于羁縻状态。
  刘羲还知道了,救他回来的这家主人名叫马钰,有妻孙氏,而且两人刚拜了一个名叫王重阳的道人为师。
  “哎,这就让我碰上了中神通王重阳,还有后来的全真第二代掌教马钰了?”
  刘羲心里感叹:
  “这就是气运高带来的好处吗?若是气运低的话,恐怕昏迷在山间的时候,就被豺狼虎豹给啃食了吧!”
  “可是遇到王重阳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拜他为师,跟他习武吗?只怕他的武功还不如我呢。”他胡乱地想着。
  又过了三天,刘羲已经能够用古山东话跟汴梁官话,和他们流利地交谈了。
  他本身的灵魂属性就很高,加上剔透的心境,能够感知他人的情绪变化,学习语言来,十分地轻松。
  何况古语跟现代语言之间,本就大有渊源。
  期间,王重阳跟他交谈过几次。
  两人说道谈玄,十分的投契。
  刘羲在龙蛇世界研读佛道儒等各家经典一百多年,见识可谓十分广博。
  王重阳虽然也算渊博,但如何比得上刘羲,不过他的钻研却比刘羲更加精深。
  毕竟现代社会各种信息太多了,泥沙俱下,难辨真假。
  而且现代社会真正的有道之士已经极少,很多东西都失传了。
  不像如今,道门高人代代不绝。
  最让刘羲惊讶的是,王重阳的心修境界竟然比他还高!
  刘羲想用自己的心修之法跟国术修炼之法,与他交换。
  王重阳抚着胡须,摇头笑道:“此金丹妙诀,乃是我全真道根本法,概不外传。”
  言下之意,分明是想刘羲拜入全真教。
  他从刘羲身上的种种特异处,已经推断出刘羲不是寻常人,心里猜测:“莫非天外有天的传说是真的,此人真是天外之人?”
  于是,心中打定主意要把刘羲收入门下,光大全真道。
  “明日一早,我等回转终南山,小友好好考虑一下。”
  说完,他背着手踱步往外走去,口中念道:“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
  刘羲望着他的背影,一阵气闷。
  “本尊,你应该跟他谈一谈,设法学到金丹妙诀法。”鸿蒙树分身突然道。
  刘羲道:“为什么?
  这所谓金丹妙诀,不过是心灵修行法罢了。
  比我的心修之法虽然高深一点,但是只有修法,没有用法,增强不了多少实力。”
  鸿蒙树分身道:“本尊你的思想不对。战斗力只是护道手段,本尊你是求道者,应该追求长生,而非追求实力。”
  祂问道:“你知道修行者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是道心。”不待刘羲回答,祂继续说道。
  “道心不坚,长生是毒。”
  “人心时刻在变,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此时之我,已非前一瞬之我。”
  “最后自己都变得不是自己了,如此长生是本尊所愿么?”
  刘羲一阵沉默,是啊,若是从肉体到思想灵魂都变了,那个我,还是如今的我吗?
  “王重阳的心修法,乃是心灵抱丹。一颗道心修成金丹,坚固不朽,永不退转。此法看似没什么用,却对本尊以后的长生大道至关重要。”
  鸿蒙树分身道。
  刘羲道:“可是要我拜他为师,这未免也太难为情了。
  好歹我也是在一个世界中称尊做祖,活过快两二百岁的人,王重阳才多大岁数?”
  鸿蒙树分身道:“他不过是看你表现出种种特异,想要吸纳你进入全真教,壮大宗派罢了。
  拜不拜师,倒不紧要。
  你可以当他师弟啊。他定然愿意的。”
  刘羲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
  想:分身没有欲念,只有绝对的理智,果然考虑事情更加周全。以后遇事要多与祂商议。
  PS:汗一下,老康最近糟心事多,码字的时候都是闷头写,然后上传,都没怎么看评论。最近一看,原来这么多人对拜师王重阳不满意,好多人都因为这个剧情弃书,哭死(呜呜···)
  为毛一些书中,这样的情节拜师张三丰,大家都没意见,怎么到王重阳就不行了呢?王重阳不论从小说中,还是在道教的地位影响力都不逊色于张三丰啊?
  不管怎么说,老康还是决定改了,成为王重阳师弟行不行?